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21章

正文 第21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肖姨,你要走?”闻青惊讶地问。

    肖姨笑了笑:“嗯,我今天来是想和你办房屋过户手续,办完我就走。”

    “走哪儿去?”

    肖姨笑了:“回家种地。”

    “以后不做衣裳了?”闻青问。

    肖姨苦笑一下:“店没了,缝纫机也没了,怎么做衣裳?”接着肖姨乐观地说:“好在,我儿子的命保住了,这比什么都让我高兴。”

    闻青沉默一会儿。

    肖姨转身,抱起布帘后的一床被子卷成卷,往粗麻袋子里装。

    姚世玲见她一个人不好装,忙上前帮忙撑着粗麻袋子说:“肖姨,你也不用这么急搬东西。”

    肖姨笑着说:“闻嫂子,我麻烦你和闻青的地方够多了,我这破铜烂铁的家当,还占你们的地儿,就太不合适了。”

    “哪会啊。”

    姚世玲话刚落音,闻青突然开口问:“肖姨,你还想做衣裳吗?”

    肖姨一愣,想,当然想了,她转头看向闻青。

    闻青说:“肖姨,你留下来,继续顾着肖姨裁缝店你愿意吗?”

    肖姨抱着一卷被子,缓缓站起身来:“可是这店已经是你的了,我还顾着成什么样子?”

    “你帮我顾着,如果有一天你攒够了六百块钱,就可以把店买回去怎么样?”闻青问。

    肖姨彻底愣住,结结巴巴地说:“可、可、可是,我攒不够六百块钱……”六百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你可以。”闻青说。

    肖姨直愣愣地望着闻青,十分不明白闻青的意思。

    闻青说:“肖姨,你应该知道,随着县城人民生活水平渐渐提高,做衣裳的越来越多,我们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六百块钱不是难题。”

    “但是……”

    闻青抢白:“肖姨,我想请你帮我顾着肖姨裁缝店,店内鞋子仍旧卖一双你提三毛钱,除了鞋子之外,所有布料、衣裳、针线等,一切盈利,你和我四六分。”

    四六分?

    肖姨震惊在原地,闻青怎么会提出这样丰厚的待遇,像她这样的,其实一个月给十几二十块钱工钱就行了,四六分太抬举她了,闻青、姚世玲卖牛救她儿子的命,已经够她一家子感恩了,她不能不知报恩。

    “闻青,这不行,如果你需要帮忙,一个月给我十几二十块钱就够了,分红我是绝对不能要的。”肖姨连连拒绝。

    闻青则说:“肖姨你听我说完,一个多月后,我就要去南州,我妈农闲时候才能到这里帮忙,所以这个店只有你能够管理,你答应我,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你总不会想让肖姨裁缝店关门吧?”

    “你去南州干什么?”肖姨问。

    “我大姐要去上高中!”闻朋在这一旁接话。

    肖姨转头看过去,见闻朋手上正抱着一本半旧的书,书皮上写着硕大的两个字——历史。

    “真的要上学?”肖姨问。

    闻青点头:“嗯,我想学习更多的知识,运用起来,画出并且做出更多好看的衣裳。”

    闻青说这话时,声音平稳,肖姨却分明感受到了她的坚定以及理想的穿透力,她为之而震动,她早就看出闻青非同寻常,不管是处事还是能力,如今她更愿意学习,以后必会更加灿烂,闻青值得更好的资源教育。

    肖姨这么想着,就下了决定。以后闻青上学了,就没有时间赚钱,闻青作为她的恩人,她不应该得了恩就忘了恩人,她接下肖姨裁缝店,赚了钱可以给闻青交学费。若是她不接下这个店,肖姨裁缝店势必要关门,到时闻青交不交得上学费,都是难题。

    思及此,肖姨没有再犹豫,大胆回答:“行,闻青你放心,裁缝店交给我了,我一定给你好好赚钱,至于四六分还是什么分的,哪怕你一个月给我十几二十块钱,也中。”

    姚世玲一听喜色难掩。刚才她还想,闻青要是去上学了,这个店关了多可惜,现在有办法了!

    闻青也笑了,说:“谢谢肖姨。”心里也松了口气,肖姨愿意接受这个要求,那闻家以后生活条件会改善不说,她在学校里同样可以通过肖姨裁缝店赚钱。

    闻青、肖姨商定之后,肖姨急急忙忙拉闻青去当地派出所,带着一堆文件和证明,一个小时不到,完成了过户事宜。

    肖姨以房子还了闻青的债,肖姨心里轻松,她老家有的是房子,只要能继续做衣裳,每个月有收入,她就挺开心。

    闻青拿着一纸房契,上面写着:南州市新诚县华宁街125号,户主闻青。

    户主:闻青。

    闻青努力保持镇定,但她心里仍旧是激动的。她有了房子,有了店面,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帮忙想帮忙的人,做一个与上辈子截然不同的女人。

    “闻青,谢谢你。”肖姨说。

    闻青看向肖姨:“这个房契我先收着,如果你哪天愿意要回去,六百块钱就能买。”

    “嗯。”肖姨感动地点头,差一点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走吧,我们回店里吧,妈和朋朋还在那儿等着呢。”闻青说。

    肖姨:“好。”

    两人很快回到肖姨裁缝店。

    因为肖姨儿子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肖姨准备从明天开始就到肖姨裁缝店上班,闻青劝不住,只好将钥匙交给她。

    肖姨先一步回了医院之后,傍晚时,闻青、姚世玲、闻朋往水湾村走。

    “大姐,县城那房子以后就咱家的了吗?”闻朋问。

    “对。”闻青笑着说。

    “太好了!”

    姚世玲连忙说:“小闻朋,你可别到处乱说。”要知道,在水湾村里,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流言蜚语坐害死人。

    “我知道,不能露富。”闻朋捂着嘴说。

    闻青“噗嗤”一声笑出来:“还露富呢,咱家穷的一间房子,八个洞在漏雨。”

    闻朋笑起来。

    姚世玲解释说:“土房就这样,房顶是麦秸绑的压的,一年得换一次麦秸,不然就漏雨,正好这两天肖姨回来了,我不用去县城了,闻亮也在家,我就和闻亮绑好麦秸,先把你那屋子的旧麦秸给换了。”

    “好。”闻青应着。

    一家三口边说着家常,边顺着大土路往水湾村走。

    刚一到家,就见闻亮正坐在门摘豆芽,闻青这才想起来,家里种豆子发芽了,种豆子的过程中,不可能一颗豆子一颗豆子均匀分布在土地上,不少都是三四五六颗豆子挤在一起发芽,为了来年收成好,就需要把多余的豆芽提出来,留最后一两根豆芽,让好它长成豆杆结豆子。

    于是,每年豆子发芽,大家都会去提豆芽,提回来了炒着吃,下面条吃。

    不过,今晚姚世玲是将豆芽切碎了,洒上油,盐,辣椒等作料,拌着粗面蒸锅贴饼吃。

    闻青一面吃着豆芽饼,一面翻着政治书,心想还好还好,政治历史她都看得懂。

    吃完了之后,闻青又开始做鞋子,途中想到好的鞋样,会花在画稿本上。

    仍旧如往常一样,到了夜深之后,才上床入睡。

    第二天一早,闻青起来晚了。

    姚世玲又蒸了白面馒头,让她带到店里吃,她提着布袋,抄近路没有村东头,而是走村西头,也就是左邻右舍特别爱乘凉的地儿。

    照例她一出现,许多人都热情招呼,她一走,又是背后指指点点。

    “闻青又去县城!”

    “瞧她天天穿的,臭美的很。”

    “还有那头发梳的,你看村里姑娘谁不是扎两个辫子,长一点的编两大麻花辫子,偏偏她扎个独辫子,丑死了。”

    “……”

    闻青听到了这些话,不过她不怒反笑,猛然间就想到了一个点子,一个可以让汤权制衣厂新衣裳快速卖出的方法,她上在大土路后,对着树荫下的邻居们笑了笑,而后快步向县城走。

    到了县城,她直奔肖姨裁缝店,未到店内,便看到了裁缝店门口停着的大头鞋小汽车。

    “闻青来上班了啊。”修鞋大爷打招呼。

    “大爷早。”闻青说一声,便进了肖姨裁缝店。

    闻青进了肖姨裁缝店,果然看到汤权在店内。

    “闻青,你来了,汤先生等你很久了啊。”肖姨笑着说。

    闻青笑着:“汤叔叔,你可真早。”

    汤权说:“早起鸟儿有虫子,咱们去看衣裳吧。”

    “好。”闻青干脆地答应。接着同肖姨打了声招呼,便坐上汤权的车子,直接去了南州市汤权制衣厂。

    刚到制衣厂门口,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货车,正在卸货装货,在人来人往中,她看到了她十分不想见的人,纪彦均。

    纪彦均正站在车边,低头吸烟,不时抬头叮嘱他人轻拿轻放,正说着他转头一看,看到了闻青,顿时愣住,而后将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之后,向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