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20章

正文 第20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连.载.请支持.正.版

    闻朋瞪大眼睛望着:“好多台缝纫机啊。”

    汤权笑着:“也不多,也就二十几台。”

    二十几台?

    闻朋这两天一直待在肖姨裁缝店,听姚世玲说肖姨裁缝店内的蝴蝶牌缝纫机一台一百七八十块钱,那这二十台得多少钱?闻朋低头掰着手指头算。

    “进去吧。”汤权看向闻青。

    闻青伸手摸了摸闻朋的脑瓜子:“朋朋,走了。”

    “大姐,这些缝纫机要四五千块钱呢。”闻朋小声说:“他好有钱哇。”

    闻青笑了,汤权连大头鞋小汽车都开了,花四五千块买缝纫机算什么,不过看汤权这么急吼吼地要画稿,此刻厂房有二十多台缝纫机,只有不到十台在运作,可见,他在生意上遇到困难了。

    “汤总。”

    “汤总好。”

    汤权带着闻青、闻朋刚一进厂房,厂房内仅有的十余人,转过头来纷纷问好。

    “好好好。”汤权挥手,让他们各自忙着,接着喊道:“朱师傅,叶师傅,你们过来一下。”

    这时,缝纫机前两个灰衣男人走过来,胖点的是朱师傅,瘦点的是叶师傅。

    “汤总上午好啊。”二人说。

    汤权笑着面对二人:“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请的制衣顾问闻青。一会儿,她会和你们一起讨论做新衣裳的事儿。”

    制衣顾问?

    朱师傅、张师傅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闻青,闻青穿着格子上衣,扎着清爽的马尾,脸蛋白白净净还带着点点的婴儿肥,眼睛水汪汪的,十分好看。

    不过,这个制衣顾问分明就是个孩子样啊,还制衣顾问?汤权制衣厂效益太差,差的汤总脑袋都不灵光,病急乱投医了吗?

    汤权笑着介绍:“闻青,这是我们汤权制衣厂的两位老师傅,朱师傅,叶师傅。”

    闻青先笑着先问好:“朱师傅好,叶师傅好,我叫闻青,请多多指教。”

    闻朋有一样学一样,学着闻青的样子,向二人问好。

    反倒是朱师傅、叶师傅对闻青的态度冷冷淡淡,懒洋洋地应一声,似乎很看不上闻青。

    汤权些许尴尬,在中间说了些寒暄的话,缓和气氛。

    闻青从始至终面色淡然。

    闻朋察觉到朱师傅、张师傅的态度,心里不舒坦,直想拉着闻青走。

    闻青伸手摸摸他的小脑瓜,示意他稍安勿躁。

    “好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么我们说说做衣裳的事儿,好吧?”汤权从公文包里掏出闻青的画稿,走向制衣台。

    闻青伸手示意朱师傅、叶师傅先行。朱师傅、叶师傅极不情愿地走到制衣台,看所谓的“画稿”,

    闻青和闻朋随后,并且站在最边角。

    朱师傅、叶师傅扫了闻青一眼,这小丫头真有礼貌,态度上的那点冷淡微微松动。

    当他们看到汤权展开的画稿时,愣住了。

    “这是闻青画的中号圆领衫、短袖、长裤、七分裤,女款同一系别的不同种类。两位师傅你们看一下,这个方案是否可行?”汤权自己十分满意。

    朱师傅、叶师傅是老裁缝,技术、眼光一顶一的高手,但凡给个样子,就能做出一件一模一样的衣裳,边边角角都能计算相当准确,对衣裳的眼光也非常独到。唯一缺乏的是创造力,他们看样能做衣裳,做的非常完美,但是凭空做衣裳,他们做不出自己满意的衣裳来。

    汤权曾多次拿出衣裳样稿,都被二人否决,那些样稿不是太超前,就是太保守,根本让人产生不了购买欲。

    但是,眼前的这同一系列的衣裳十分不同,它符合现时代主流特点,又有自己的特色,仅看样子,就能将女人的身段含蓄地表露出来,令朱师傅和叶师傅眼前一亮,准确地说,是惊艳。

    “这、这是她画的?”朱师傅问。

    “没错。”汤权又翻了几页画稿,画稿中不但有衣裳的细节图,连材质、比例都有注释,详略得当。

    朱师傅、叶师傅惊愕不已,二人不由得转头看向对方,似乎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肯定,继而转头第一次打量闻青。

    闻青今天穿的是蓝红相间格子棉布短袖,袖子到胳膊肘处,袖脚处有个白色的圆形小扣子,干活的时候可以解开扣子,将袖子往上翻,十分方便。再看她的裤子,黑色确良布的七分裤,裤脚微微收紧,脚下穿的是扣带晴伦布凉鞋,既不太露脚趾脚面,又十分清亮。

    整个看上去朝气蓬勃,并且大方得体。

    朱师傅、叶师傅看完怔了怔,接着异口同声地问闻青:“你身上的衣裳在哪儿做的?”

    闻朋不高兴地接话:“我大姐身上的衣裳是我大姐自己做的,在哪儿都做不出来!”

    “那这衣裳样子哪来的?”二人又是同时问。

    “我大姐自己画的!”闻朋又抢先回答,刚才他们对闻青的态度,就让这小家伙不开心。

    “和大人说话要有礼貌。”闻青对闻朋温声说,心里却为闻朋能够维护自己而开心。

    闻朋低头不作声。

    朱师傅、叶师傅闻言满脸震惊,自己画衣裳,又自己做出来,并且做的这么好,细节之处又那么体贴周到。这、这、这个小孩,不对,这个小姑娘太有能耐了吧?

    “朱师傅、叶师傅,怎么了?这画稿你们又不同意?”汤权故意问,看二位师傅的表现,他已经知道,闻青入了他们的眼。

    “不、不、不。”朱师傅、叶师傅连忙说。

    “这画稿很合适,很合适。”朱师傅迭声说。

    汤权顿时得意。

    “合适就好。”闻青一如初时那样,温和谦逊。

    朱师傅、叶师傅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人家小姑娘身怀高超能力,一直谦和有礼,他们两个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这般瞧不起人,真是……想想都脸红,他们也确实脸红了。

    “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出样的事儿吧。”闻青看向汤权说:“正好有些问题,我还可以请教一下朱师傅、叶师傅。”

    “不不不,我们向你请教。”朱师傅一改刚才冷淡的态度,对闻青敬了三分。

    “对对对,是我们向你请教。”叶师傅在旁附和。

    闻青是真心敬重二位,连忙说道:“不不不,朱师傅,我只是侥幸做了件衣裳,入了汤总的眼,你们多年的经验和功力,才是值得我多加学习的地方。”

    “不不不,闻顾问,你是有大才能的,我们没啥子本事。”

    “朱师傅你别这么说。”

    “……”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闻青敬朱师傅、叶师傅有手艺有经验有眼光。

    朱师傅、叶师傅明白闻青是功力了得,又加上她面对他们的不屑,不但不恼,反而仍旧谦逊处之,让二人又臊的慌,又钦佩不已,小小年纪就这般了得。

    汤权在一旁看着笑,学着闻青的样子,摸着闻朋的小脑瓜,说:“你大姐好样的。”

    闻朋一脸骄傲:“那当然。”以前他是不喜欢闻青,现在可喜欢可敬佩了。

    “好了,你们也别互相奉承了,我们开始讨论一下,先出个衣裳样子,怎么样?”汤权适时开口。

    “行,行,行。”朱师傅连连应声。

    闻青:“好。”

    朱师傅、叶师傅二话不说凑到画稿前,仔细看起来,并小声讨论着,时不时询问着闻青,然后再赞成地点。

    闻青如实回答,并提出疑问。

    朱师傅、叶师傅到底是多年的老裁缝了,经验丰富,见识广博,回答的也让闻青心服口服,对二人是肃然起敬。

    同时闻青灵活的大脑,别出心裁的设想,又让朱师傅、叶师傅赞赏不已。

    三个人算是对了彼此的胃口。

    接下来三人对着两块布料,开始折叠、画线、画点、讨论、下剪刀……,一旁观看的汤权连连点头,暗暗想,自己一百块钱请个顾问,真是太值了。若是以后将闻青纳为已用,汤权制衣厂一定发展迅速,就是不知道闻青愿意不愿意。

    “我看,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儿,下午,我和叶师傅先试着做两套,闻青你下午也不用过来,等我们今晚做好成品衣裳,明天早上你再来看一下就行。”朱师傅说。

    闻青笑着点头:“那就麻烦朱师傅和叶师傅了。”

    “是我们麻烦你了。”

    正巧此时也到了中午。

    汤权提议要请闻青、闻朋吃饭。

    闻青没同意,表示自己在市里还有事儿,就不吃了。

    “那等你们忙完,我送你们回县城。”汤权说。

    “不用了,汤先生。”

    “别汤先生汤先生了。”汤权笑着说:“以后叫汤叔叔就行了,我这年龄你叫我一声叔叔不为过吧?”

    闻青也没拒绝,笑着:“行,汤叔叔,你忙吧,我弟弟刚才说没坐过公交车,一会儿我们办完事之后,我带他坐公交车就行了,就不打扰你了。”

    “那行。”汤权笑着说:“明天我再去接你。”

    闻青、闻朋这才和汤权告别,离开汤权制衣厂。

    二人刚一走,朱师傅、叶师傅走过来。

    “汤总,你从哪儿找的这么厉害的小丫头?”朱师傅问。

    汤权笑着:“缘分吧,在医院不小心碰到的。”

    “这下咱们制衣厂有救了。”朱师傅说。

    汤权暗暗点头,确实,看来他的大头鞋保住了,不用当二手车卖了。他望着闻青、闻朋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闻青、闻青出了制衣厂后,直向南州市市中心走。

    如今的南州市仍处在刚发展中,马路四周还不是高楼大厦,而是高矮不同的楼房、平房和瓦房,马路两旁涌现出了不少私人店面,马路上也偶尔跑过拉达、波罗乃兹、菲亚特126p这样的小汽车,闻青还看到了一辆桑塔纳,看来南州市开始冒有钱人了。

    “大姐,咱们去哪儿?”闻朋问。

    “先去吃饭。”闻青回答。

    “吃啥?”

    “你想吃啥?”

    闻朋不说话,他当然想吃肉了,但是肉太贵了,然后指着一个胡同里说:“那边有卖大白馒头的,大姐,咱们买两个吃吧。”

    闻青怎么会让闻朋啃馒头,她恨不得一下把闻朋给养的白白胖胖的,因此她找了一家国营饭店,点了一份涮羊肉,一份菜汤面。

    羊肉汤标价三十分钱一份,也就是三毛钱一份,里面就是大白菜、粉丝、几片羊肉外加几块羊骨头,味道却是正点。

    菜汤面标价十五分钱一份,也就是一毛五分钱一份,一小撮白面面条上放了些菠菜、葱花和油豆腐等,清白相交,很是好看。

    “大姐,这好贵吧?”闻朋小声问。

    闻青笑:“今天姐赚了一百块钱,请你吃。”

    “一百块钱?这么多?”

    “嗯,所以放心吃吧。”闻青温柔一笑。

    闻朋开心极了。

    二人话毕,服务员就送上了羊肉汤和菜汤面。闻青把羊肉汤推给闻朋,又将自己的菜汤面中的一半面条拨给闻朋。

    闻朋直说自己吃面,让闻青喝羊肉汤。

    闻青说自己不喜欢吃羊肉,坚持让闻朋听话,于是闻朋捧着大碗的羊肉汤,配着白面面条,呼哧呼哧吃起来,别看闻朋个小人瘦,饭量极其大。

    不一会儿,羊肉汤就见了底。

    闻青问:“吃饱了吗?”

    闻朋一脸幸福的笑容:“吃饱了,我从来都没吃过这么饱过呢。”

    闻青笑了:“以后可以天天吃饱。”

    “嗯。”闻朋点头,然后问:“大姐,你吃饱了吗?”

    “吃饱了。”

    “可是,你吃好少,还没有我一半多。”

    “我不能吃多,吃多胖了就不好看了。”

    “大姐,你好看,咱们水湾村的姑娘都没你好看,他们都说,你是水湾村最好看的姑娘。”闻朋一脸得意相。

    闻青听后开心地笑了,然后走到柜台前把钱村了,拉着闻朋出了国营饭店,到了马路上,才向四周看看。

    “大姐,你找啥?”

    “找代销店。”

    “找代销店干啥?”

    “买点东西,去看班主任。”

    “看班主任干啥?”

    闻朋简直成了十万个为什么,闻青一一回答他,上辈子闻青考上高中后,一学期没上完,她二叔的噩耗传来,那天她刚放学,得到消息后,连书包都掉丢了,往事发地跑。

    她二叔是个看得开的人,过的生活也是有今天没明天,虽然疼闻青,但并没有留下积蓄,高中一学期学费要五十多块钱,那时候还有学杂费二十五块钱,没了闻青二叔,闻家根本付不起来闻青的学费,闻青也就自动地退了学。

    这辈子她想上学,想多读点书,想让自己的人生与上辈子截然不同。

    今天正好有空,她决定找一下班主任,说一说她再读书的事儿,这个年代的老师极有责任感,说一下再读书的事儿,班主任一定会帮忙。

    只是上学的记忆十分久远,闻青不大记得班主任的家住在哪儿,连面相也是模糊的。

    她找到代销店,买了八两红糖、八两糕,去市重点高中——南州市第一中学,虽然放假,但看校老头在。

    她问了看校老头班主任的地址,和记忆中的吻合。这才带着闻朋去找班主任。

    班主任住的是南州市老旧的小区,一排排小平房子,闻青挨个问,终于找到了班主任的家。

    班主任是个胖胖的女人,看到闻青反应了一会儿,喊道:“闻青?”

    闻青没想到班主任还认识自己,连忙上前:“赵老师。”

    “你咋在这儿?”班主任笑着问。

    “赵老师,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嗯。”闻青将自己想上学的想法同班主任说了一下。

    “想再上学?这是好事啊。”班主任把闻青请进了平房内。

    平房里干净整洁,堆了不少书,班主任拎了两个凳子,让闻青、闻朋坐。

    “热吧?”班主任问着,就从里屋搬出了台扇,插上电,对着闻青、闻朋吹。

    这个时候南州市已经通电,不少家庭也进入了各个家庭。

    闻青所住的县城过一个月才能通电,此刻闻朋看着风扇好奇的不得了。

    “赵老师,谢谢你。”班主任这么热情,她有点受宠若惊。

    “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学生啊。”班主任笑着问:“准备啥时候回来上课?”

    闻青问:“我想这次开学就开始上课,就是不知道学校还收不收我,还有我的学籍问题……”

    “这个没关系的,学籍至少保留一年,而且现在国家大力鼓励教育,你又是考进来的,想再上学,学校非常欢迎的。”

    闻青听言,欣喜不已。

    接着班主任面露难色:“就是……”

    “怎么了?”闻青心里一咯噔。

    “就是,你都离开学校快一年了,我带的班级也分文理班,我这个班主任是跟班走的,下学期我就带高二的文班。如果你留级,就上高一,我和校长、基他班班主任说一声,就行。升级的话,我怕你跟不上,而且面临着选文选理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得你自己选。”

    闻青思考一会儿,左右权衡之后说:“赵老师,我想进你的班,落下的课程趁着暑假,我自己学习学习。”

    “那行,暑假我也没事儿,你有问题可以来问我。”班主任说,然后问:“你有书吗?”

    闻青:“……”

    “没有。”一直在吹台扇的闻朋抢话说:“赵老师,我大姐没书没笔,啥都没有,她写字都是用我的烂笔头。”

    闻青微微尴尬,因为二叔去世突然,她当时太着急,书包什么都丢了,回来她太失落,也没有回去找。

    “没关系,我这儿就是书多,你先借着用,等开学了再还给我。”班主任说:“没事儿的。”

    闻青感激不尽。

    与班主任又说了一些话之后,将事先买来的八两红糖和八两糕送给班主任。

    班主任说什么都不要。

    闻青硬是放下,然后拉着闻朋赶紧跑走,班主任喊也喊不住,只好作罢。

    “大姐,好多书啊。”闻青和闻朋各抱了一摞书,从班主任小区跑出来后,闻朋气喘吁吁的,闻青将重一点的书,放在布袋里自己提着,余下的两三本让闻朋抱着。

    “是啊,好多书。”闻青很多年没碰书,突然拎着这么多书,颇微感慨,有了班主任的支持,她放下心来。终于,终于又可以上学了。

    “大姐,咱们可以回家了吗?”闻朋抱着书问。

    “嗯,回家。”闻青说。

    在去大马路上等车前,闻青买了一份米花糖给闻朋,让他在公交车上吃。

    闻朋吃掰了一点,说是今天自己吃的好吃的太多了,得留点给二哥和妈妈吃。

    闻青笑着没反对。

    二人在大马路上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公交车才晃悠悠的来。

    闻青拉着闻朋上车,半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到了县城,二人直奔肖姨裁缝店。

    刚到裁缝店就看到了许久未回来过的肖姨。

    “闻青,你回来了?”肖姨热情地迎上来。

    “肖姨,你咋回来了?”闻青问,顺手将一布袋书放到桌上:“孩子怎么样了?出院了吗?钱够用吗?”

    肖姨笑着说:“孩子挺好,还没出院,钱够用够用,我就回来收拾一下东西。”

    闻青没在意,姚世玲则冲闻青直眨眼睛,闻青这才发现肖姨所谓的“收拾东西”和自己理解的完全不一样。

    “肖姨,你要走?”闻青惊讶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