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16章

正文 第16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看样子刘姐撒起泼来,闻青罩不住。”

    “那怪谁呢?怪就怪闻青她自己手脚不干净。”

    “估计这事儿之后,肖姨裁缝店是开不下去了。”

    店内其他顾客的一言一语落在刘姐耳中,刘姐刚才的一丝“退却”,在顾客的“站队”中消退,重新气势汹汹起来。

    “我污蔑你?你去报警啊!报啊,有本事再把你偷布料做鞋子的事情说出来啊!”刘姐喊起来,这么一喊,引来更多路人的围观。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这家裁缝店坑老主顾布料!”

    “有这事儿?”

    “这不正闹着呢吗?”

    “不会是真的吧?以后我可不敢在这儿做衣裳,买布料了。”

    “太黑心了吧,这年头大家挣钱都不容易,居然偷布,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姑娘,干这么肮脏的事儿!”

    “太恶心了,我以后再也不在这儿做衣裳了!”

    “……”

    一时间所有的流言蜚语,通通指向闻青。

    修鞋大爷在店外,几次向店内挤,都被路人挤出店门,他心里着急,闻青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应付了这么大的事儿啊。

    应该吓哭了,应该气哭了吧?修鞋大爷这么想着,继续向前扒着:“让一让,让一让。”

    修鞋大爷仍旧没挤进店内,但是却瞄到了闻青,闻青没哭,没气,也没怕,倒是平平静静的,这令修鞋大爷令眼相看,没想到闻青年纪小,挺能扛事儿。

    “说吧,你赔不赔钱?”刘姐咄咄逼人。

    闻青抬眸看向店内店外,都是凑热闹的人,想报警都没有办法出去报,转而看向刘姐说:“我来算一下吧。”

    此言一出,刘姐立刻扬起胜利的笑容。

    店内店外骚动起来:

    “是要赔钱了吗?”

    “八成是,这么多人在呢,她想耍赖都耍不了。”

    “那我一会儿也让她赔我的钱。”

    “……”

    闻青看向人群问:“请问一下,这里有会计,或者会算账的吗?”

    闻青这么一说,众人都纳闷了。但是在八十年代的这里,但凡识几个字,会算账的,都被为“有知识”的,一般“有知识”的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有知识”,因此闻青这么一说,就有一男一女站出来。

    “我是会计。”

    “我会算账,但不是会计,算俺家的瓜子买卖的。”

    众人纷纷猜测起来。

    “她找会计和算账的干吗?”

    “当然是退钱了,不然算什么账?”

    “就是就是。”

    听到众人这么说,刘姐和她的几个同伴,脸上更加得意了。哼!闻青这么一退钱,不但买不了好名声,反而让后来人不敢再来肖姨裁缝店买布料做衣裳了,闻青的名声也毁了,反正闻青在水湾村已经没好名声了。

    “武奶奶,你家孙女上几年级了呀?”闻青看着武奶奶跟前的小女孩问。

    小女孩立刻说:“姐姐,我上小学四年级了,我认识好多大字。”

    “那小妹妹,你帮姐姐念字,好不好?”闻青笑着说。

    “好。”

    这时,不知是谁“噗哧”笑一声,嘀咕一句:“原来不识字啊,就这还做裁缝,呵呵。”

    闻青听见了,不以为然。

    店外的修鞋大爷却纳罕了,闻青明明识字,干嘛让小女孩念字呢。

    闻青请出会计、算账和小女孩后,极其有礼貌地对待三人。

    令小女孩害羞地捂嘴笑,压根儿不知道现在气氛有多紧张。

    闻青则看向刘姐问:“刘姐,你买的是什么布?”

    “晴伦。”刘姐下巴昂的高高的回答。

    “多少尺?”

    “八尺。”

    “做的什么?”

    “汗衫和七分裤子。”

    “带衣裳来了吗?”

    “没有。”

    “卖你多少一尺的?”

    “一块二毛钱一尺。”

    “窄幅三尺五的。”

    “对。”

    “有裤兜吗?”

    “有?”

    “几个?”

    “当然一个。”

    “拉链是斜的,还是正的?”

    “斜的。”

    “你说的晴伦布布鞋,是什么样的布鞋,鞋码多大?”

    刘姐看向闻青,又扫了一圈的人,心里犯嘀咕闻青这是怎么赔钱,想着可能会赔多点,于是说:“就是圆口布鞋带花边,鞋码三十七的。”

    “什么花边?”

    “红色花边。”

    闻青点了点,然后说:“三七码圆口布鞋带花边,鞋面用布宽四寸五,长一尺三。算账的,我算的这个对不对?”

    算账的立刻拿了木尺,量了一个三十七码圆口布鞋的鞋面用布,用笔头在纸上算了一会儿,才回答:“闻青说的没错,是布宽五寸,长一尺三。”

    顿时众人目瞪口呆。

    “光知道一个鞋码和鞋型就算出用布。”

    “闻青这么小的年纪,太厉害了啊。”

    “……”

    刘姐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闻青到底要干嘛?

    闻青问完之后,看向会计和算账的,问:“两位记下来了吗?”

    “记下来了。”

    闻青又看刘姐,温和地问:“刘姐,我能量一下你的身形吗?”

    刘姐想说不行,左看看右看看,众人都在看她,她有点骑虎难下,然后说:“量吧。”

    闻青拿了皮尺就去量刘姐的肩宽、臂长、上身长,下身长,期间问:“刘姐最近变瘦了吗?”

    刘姐搞不清楚闻青在干嘛,更不知道闻青要赔自己多少钱,声音硬绑绑地回答:“没瘦,我跟以前一样。”

    闻言,闻青笑了,然后报数:“袖长四寸,衣长一尺五,裤长两尺。”然后问刘姐:“当初是不是这个尺寸?”

    刘姐愣了下。

    闻青转头,从柜台里拿出小本本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这个数据。

    刘姐突然察觉到哪里不对,不由得慌起来,立刻喊道:“闻青,你就是偷布料了!”

    这时,会计和算账对着数据,然后算账的说:“做衣裳的用料一般就是两个衣长加两个裤长,按这个数字来说,布料八尺,这已经用了七尺了。”

    “那她就贪了一尺!”刘姐指着闻青笃定地说。

    众人看向闻青。

    闻青不语。

    会计开口说:“闻青没有贪婪。算账忘了算袖长,两个袖长八寸。八尺的布用七尺八,另外两寸应该在裤兜上。”会计言毕,将小本本交给小女孩,小女孩脆生生地将数字念一遍。

    店内顾客都是常做衣裳的,工序多的可能不会算,像汗衫、七分裤这种简单的,算起来并不难。

    “八尺布,正正好好用完啊。”

    “挖圆领会剩点碎布吧。”

    “那也不够做鞋子啊,而且鞋子要整布才好看嘛。”

    “那就是说,闻青压根儿没有偷布?”

    “何止没有偷布,整个县城算用布,估计都没有她这么准的,几乎是寸布不差。”

    “这么厉害?”

    “我奶奶以前也是裁缝,她都算不了这么准!”

    “……”

    不管刘姐前面铺垫多少,多么的理直气壮,此刻铁证的数字摆在她的面前,容不得她狡辩。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极不好看。

    修鞋大爷见此,无声笑起来,就说闻青肯定不是偷布的人!看着会计、算账的修鞋大鞋才算明白,闻青找他们是为了数据的真实性,找小女孩念,是因为孩子不会说假话。修鞋大爷暗暗对闻青竖大拇指,这种情况下都能冷静对待,好样的。他笑着笑着,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退出人群,急奔自己的小修鞋摊位。

    而此时刘姐站在店中央气势全无,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说什么似乎都没有力度。

    闻青这才缓缓开口说:“刘姐,我想告诉你一点,我从来不会晴伦布做布鞋,一来晴伦布透气性差,大家都是干活吃饭的,容易出脚汗,引起脚臭。不信,你看柜台上的布鞋。”

    众人顺着闻青的指向,看向柜台上的几双鞋子。

    “还真没有晴伦布的鞋子。”

    “嗯,晴伦确实透气性不好。”

    “这么说,闻青是被冤枉的?”

    “刘姐还说,闻青偷了她带墨汁的晴伦布做鞋子呢?这话怎么说?”

    “当然是骗人了!”

    “我就说嘛,肖姨开店好几年了呢!”

    “为啥要针对闻青呢?”

    “想把闻青赶出肖姨裁缝店呗。”

    “……”

    一声声议论纷纷飞入刘姐的耳中,刘姐身后的几个女人,心虚起来,脸色涨红,准备遛走。

    刘姐不死心,开口说:“不可能八尺布用的干干净净!剩的那些布头呢?肯定让你偷了!”

    刘姐话音刚落,修鞋大爷拎着一个破旧小麻袋气喘吁吁地挤进店内:“让一让,让一让!”

    “这什么人啊?”有人好奇问。

    “就是啊,怎么有来一个人?”

    “哦!这是门口修鞋大爷,我认识!”

    “他来干什么?”

    修鞋大爷刚一站稳,把破旧小麻袋解开,拽起一角,呼啦啦一袋子小布头小布条都从麻袋里滑出来,红的、白的、蓝的、绿的最大不过碗底,最小的像指甲盖,修鞋大爷说:“找吧,你们做衣裳剩的小布头,小布条都在这儿,老大爷我看着肖姨扔了怪可惜,都拎回来当垫子,坐屁股底下的。刘姐,把你的晴伦布条找回来拿回家吧。”

    “扑哧”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了笑声。

    刘姐一下被臊的脸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