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15章

正文 第1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

    “坑人?不可能吧?肖姨裁缝店开了好几年了,肖姨人一直不错的。”

    “是啊,我年年来这儿给家里人做衣裳的,没被坑过啊。”

    “……”

    面对女人的指责,不少老顾客选择相信肖姨,相信肖姨裁缝店,然而,女人并不放弃,煞有其事地望一圈顾客,郑重说道:“你们都被骗了!”

    众人惊讶:“骗我们什么?”

    女人问:“你们有没有在这家店里买过布?”

    众人不解答:“买过。”

    “回家量过尺寸了吗?”

    “买过直接就在她家做了呀。干嘛要量尺寸呢?”

    “你们算过布料没有?”

    “……还真没有。”众人底气没有那么足了,暗想难道这其中有猫腻?

    女人一拍大腿:“我就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拿钱不当钱花,你们知道吗?前些天,我在她家……”女人抬手指着门头:“就这家,买了八尺晴伦布,让她家新来的那个小姑娘给我做衣裳,那小姑娘叫闻什么来着?”

    “闻青。”

    “对,就是闻青!”女人咬牙切齿地说:“就是她!”

    而此刻,闻青正在不远处,蹙着眉头,静静地看着这边的情况,她自认自己和肖姨为人处事,皆是清清白白,怎么落得个“坑人”的名声。就连上辈子,她是跋扈无理脾气暴了些,但坑人是她不屑的。

    而今她更不像上辈子那样,凡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去力争,而是静静站着看着,她想弄清事实情况再做打算。

    女人绘声绘色地说:“那个小姑娘别看长的水灵灵的,对谁都笑嘻嘻的,一肚子坏水,净会算计人。”

    “算计人,怎么说?”

    “那天给我量布的就是那个叫闻青的,八尺晴伦布她收了我八块八毛钱,做一套衣裳,就汗衫加七分裤,手工费一块二毛钱,一个夏天我就指望这一套了。然后我就给了她十块钱。后来你猜怎么着?”女人语气陡然一转,勾的所有人齐齐看向她。

    “怎么着了?”

    “布料不够。”女人说:“你说我这么瘦,我就做个汗衫和七分裤,八尺布哪里不是了?结果她又让我多出了五毛钱。做套破衣裳收了我十块五毛钱,一寸小布头都没剩给我!”

    听言,闻青眉头皱的更深了。

    其他人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是说闻青那丫头偷布?”有人问。

    女人眼睛一亮。

    这时人群中不知道谁又说了一句:“呀,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一件事,上次我男人做一套中山装,明明肖姨说布料够,布料够,闻青非说不够,后来从裤腰那里又接了一块棉布,多收我两块钱呢。”

    “还有,我有条裙子,给了九尺布,一寸也剩,收了我三块钱手工费呢。”

    “……”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说了少布料这事儿,在场所有人,不由得都暗忖自己长久以来来肖姨裁缝店做衣裳,是否被坑过。

    一时间现场嘁嘁喳喳的声音不断。

    不管闻青有没有偷布,似乎都有了偷布的嫌疑。

    女人的爆料还没完,接着说:“本来这事儿就这么过了的,我也不想计较那一尺布的事儿。”女人一副仁慈的样子。

    “那哪能不计较啊。”

    “就是啊,一尺布一块钱呢!”

    “……”不知不觉间路人便倒戈到女人这方。

    “我真是不想计较的,毕竟一个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做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也不好听。”女人语气无奈地说着,紧跟着话锋一转:“但是,那天我表妹来这儿买鞋子,四块钱一双布鞋,拿回家我才看到,鞋面用的就是那天我的那块晴伦布,当时晴伦布上有一点墨汁,这个我记得清清楚楚!闻青用的就是我的晴伦布做鞋子!”

    “居然偷布做鞋子!”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

    “就是说,闻青真的拿着多余的布去做鞋子了?”

    “一尺布够做好多说鞋子子,听说她做的鞋子卖的挺贵,五六块钱一双呢。”

    “合着布料都是咱们的,她一毛钱成本都没有,就卖了五六块钱?”

    “我就说嘛,上次我来买布料时,看到了双鞋子,和我衣裳布料是一模一样,看来是偷我衣裳的布料做的。”

    “以前肖姨从不这样的。”

    “就是她来了这样的。”

    “太过分了!拿着我的钱又赚我们的钱,有没有良心!”

    “这小姑娘心忒黑了!”

    “……”

    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矛头纷纷指向闻青,说闻青偷布,说闻青偷用她们的布料,做鞋子卖高价,她们就等在肖姨裁缝店门口,要讨一个说法,要把闻青送派出所,把钱吐出来,再让闻青滚出肖姨裁缝店,不然,她们和肖姨裁缝店没完。

    闻青安静地站在路旁。

    正巧跟前有个修鞋的大爷,认出了闻青,小声提醒说:“小姑娘,快躲一躲,别理她们,等肖姨回来了再说。”

    闻青看向修鞋大爷,笑了笑。

    躲?凭什么躲?这人摆明是针对她,她还从来没怕过事,何况她清清白白,要躲的应该是对方才对。

    “谢谢大爷,没事儿。”闻青肖姨裁缝店门口走出。

    修鞋大爷小声喊着:“闻青,闻青,别过去,他们人多,哎,你这孩子咋不知道避风头呢……”

    闻青走到肖姨裁缝店门口时,一群人正在恶意地揣测着闻青的各种行径。

    女人更是放大各种细节。

    于是闻青一出场,全场一静,所有都注视着闻青。

    紧跟着便有人交头接耳地说:“刚才闻青应该听到坏话了吧。”

    “肯定听到了啊。”

    “那应该生气了呀。”

    “……”

    然而,闻青并没有生气,看着众人,当作什么都没听见一样,从兜里取出钥匙,笑着说:“不好意思,有点事儿,来晚了。”

    一众人纳罕,按理说闻青应该听到了闲言碎语,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闻青上前开门,开着开着,转头说:“武奶奶,你闺女让我给你做的那件对襟刺绣棉袄,我已经做好,今年冬天你可暖和了。”

    武奶奶呵呵地笑着。

    其他人转头看向女人。

    女人脸色不好看,刚才她看到了闻青,知道闻青听见了所有人的编排,她知道闻青是个暴脾气,听着这些一定会上前来叫嚣,她才不怕呢,她泼起来,天不怕地不怕,会怕一个闻青。

    可是,闻青不但没有发脾气,反而笑嘻嘻地对待所有人,对刚才的话当作没听到。更加不把女人放在眼里。

    女人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但是她哪是这么轻易放弃的人,连忙上前,说道:“闻青,你来的正好,我正要问你呢,你短了我家的布料,咋算?”

    闻青此时已将复古的三开木门打开,不急不徐地回头:“刘姐,你把话说清楚,短了多少布料?”

    刘姐?

    刘姐一愣,她就来过肖姨裁缝店一次,没想到闻青居然记得自己,她立刻心虚起来,不过转眼功夫,她又硬气起来:“闻青,你别装了!短了多少你还不知道吗?”刘姐指着柜台上一双双布鞋和凉鞋说:“你这些鞋子,你敢说不是用店里的布料做的?”

    刘姐声音大气势强,令旁边的顾客怀疑真的是闻青使了坏。

    闻青望着刘姐答:“没错,我做的所有鞋子,用的都是本店的布料。”

    听言,刘姐立马得意,向周围转了一圈,以征得更多人的附和:“听到没,你们听到没?她自己都承认了。”

    店内立刻传来一阵嘁促声。

    “真的用的是店里的料子啊。”

    “那就是说她真的短了我们的料子?”

    “这也太过分了。”

    “……”

    刘姐听着所有人都在为自己说话,更加得意,就看闻青下一步怎么做。

    闻青一脸茫然地问:“我承认了什么?”

    “你承认了你短了我们的布料!闻青,我们看在你年轻,就不会和你计较,你赶紧把短了我们的料子折钱给我们,我们就不给你计较,不然,你这样算犯法,到派出所是要坐牢的。”

    闻青不慌不忙,直直看向刘姐,语气凝重起来:“刘姐,说话要凭证据,我哪里短了你的料子?不如,我们现在就报警,把警察叫来,让他们做正,是我短了你的布料,还是你听了谁的话,无事生非污蔑我?”

    刘姐一愣,她本想着,闻青不过才十六七岁小姑娘,怎么会气场这么强大,让她想退却呢?

    店内其他顾客也迷糊了。

    “叫警察?”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相信谁啊?”

    “八成是刘姐说的对啊,偷用布料的事儿,闻青咋证明,肯定说不清楚啊。”

    “那这事儿要传出去了,闻青怎么做人?肖姨裁缝店还要不要开了?”

    “可是闻青都愿意报警了。”

    “报警不过是个幌子,不过想压住刘姐而已,我猜闻青根本不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