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11章

正文 第11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青全身一僵,定在原地,背对着门口,看不见情况。只听到纪宁芝“哇”的一声哭起来:“哥!”

    纪彦均!

    闻青呼吸一滞,无论如何也无法动弹,大脑里轰隆隆的,上辈子的记忆纷至沓来。

    纪宁芝、梁文华、章方方的言辞:

    “哥,是闻青她先吼我!”

    “彦均,像闻青这样家穷,没知识,没见识的农村人,配不上咱们家,早离婚早好。”

    “彥均,是我不对,我不该惹闻青,闻青冲我发火没错,都是我的错。”

    “……”

    还有纪彦均的态度:

    “闻青,不要再闹了,宁芝她还小……”

    “妈就是嘴上说说。”

    “闻青,别冲外人发火。”

    “……”

    一直到她因病去世,他抱着她:“闻青,闻青,对不起……”

    闻青闭上眼睛,眼睛发酸发胀,大脑中的轰隆隆声褪去,耳边是纪宁芝委屈的哭声,以及言辞过分的控诉,她用力压下内心的各种情绪,告诉自己,自己已经不是上辈子的闻青了。

    “哥,你要给我做主!”纪宁芝抽泣着说。

    做主?

    闻青呵笑一声,转过身来,望向门口,望着纪彦均,纪彦均仍如上辈子一样英俊,棱角分明的脸庞,沉稳内敛的气质,什么都好,唯一的不好就是不爱她。

    不过,闻青看开了,她这辈子最重要的是对得起家人,这就足够了,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不欠纪彦均一毛一毫。

    “闻青。”纪彦均这时开口。

    闻青面色淡然:“什么事?”

    “宁芝说的是事实?”纪彦均问。

    闻青不像上辈子那样,与纪宁芝又吵又闹,闹的鸡飞狗跳,而是平静地回答:“没错。”

    纪彦均挑下眉,问:“多少钱?”

    闻青依旧如常:“二十五块钱。”

    “她胡说!”纪宁芝叫嚷起来:“她刚才明明说是二十块钱,哥,她在讹我。”

    “没错,我是讹你,你可以选择不给,我会找张玉玲付。”闻青再不是那个遇事就知道咋咋乎乎,理直不直都会气壮的闻青,而是凡是讲理讲据。

    这点令一旁的章方方刮目相看,闻青真的变了。

    纪宁芝没想到闻青这么坦诚,一时气结,脸霎时涨红。

    店内的其他客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衣裳太贵了,同时想想刚才纪宁芝的无理取闹,她们又顿时觉得解气,毕竟肖姨、闻青的为人,她们都是知道的,也不曾讹过她们,这次是纪宁芝先挑事,被闻青涮也是活该。

    就是不知道纪彦均会不会给钱?

    正在这时,店内客人中,突然有人小小的惊呼了一声。

    其他人忙问:“咋了?”

    “我想起来了。”

    “想起啥?”

    “想起来为啥看闻青这么眼熟?”

    “为啥?”

    接着那人便小声地说出来:“闻青她是纪彦均的未婚妻!”

    “什么?”众人惊吓。

    “没错,是未婚妻,去年,大概就是去年,纪彦均跑运输时出了车祸,跟他同行的人救他一命,那人好像是闻青的二叔,她二叔临死前把纪彦均托付给了纪彦均,纪彦均答应了,说是等到闻青十八岁就结婚。”

    众人再次被惊吓住:“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纪家人看不上闻青呗,说是农村人,前几天听说女方要取消婚事,纪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呢。”

    “啧啧,怪不得这个纪宁芝这么刺闻青,合着看不上闻青。”

    “那哪能看上闻青,纪家可是万元户。”

    “……”

    几个女人交头接耳,便将闻青与纪彦均的事儿,给捋出来了。

    “我记得闻青以前爱在十叉路口那等纪彦均的车子,那时候还不知道她叫闻青,只觉得这丫头长得挺俏,没想到就是现在的闻青啊。”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看到过纪彦均和她吃过饭。”

    “看过电影。”

    “牵过手呢。”

    “就是说他们都处过了?”

    “肯定处过了。”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看不懂。”

    “……”

    一群人七嘴八舌,你透露一点,我爆料一点,基本就把闻青和纪彦均的过往扒出个差不多,然后现在就不知道这两个人接下来会是什么状况。

    “衣服你做的?”片刻后,纪彦均开口问。

    “对。”闻青答。

    “行。”纪彦均说着便掏钱包,抽出两张蓝色十块钱纸币,一张五块黄色纸币。

    “哥,不能给她!”纪宁芝又在一旁嚷着。

    闻青见纪彦均掏钱,转身开始打包碎花棉布裙子和横纹凉布鞋,装在布袋子,走上前,交给纪彦均的同时,伸手将二十五块钱拿过来。

    “还有定金四块钱!”纪宁芝适时喊一声。

    闻青面无表情,看向纪宁芝,反问:“张玉玲交给我们的定金,要退给你吗?”自然是要退给张玉玲。

    纪宁芝再次被闻青羞辱到,她最怕别人说她没钱,说她不漂亮,刚想反驳回去。

    纪彦均开口问:“可以走了吗?”

    一直不说话的章方方上前拉住纪宁芝,温声:“宁芝,走吧,再不走你哥就要生气了。”

    纪宁芝偷偷瞥一眼纪彦均,果然见他沉着脸,当即不敢再闹。

    纪彦均先出肖姨裁缝店。

    纪宁芝、章方方跟上,走到门口时,纪宁芝回头冲闻青做个鬼脸,似乎在说“看吧,我哥都不搭理你!”接着得意地扭过头去。

    本想着看好戏的顾客,此刻一脸懵然。

    “这就走了?”

    “对象都处了,怎么这说走就走了?”

    “就是啊。”

    “……”

    所有人把目光放在闻青身上,连肖姨也看向闻青,肖姨离客人近,她们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她没想到闻青和纪彦均还有这层关系,想想纪彦均那样的妹子,其实还不如没这层关系的好,闻青长得好看,又能赚钱,哪点配不上那个纪彦均了。

    肖姨暗暗为闻青不平,但是闻青似乎在笑,肖姨问:“闻青,你笑什么?”

    “二十五块钱呀。”闻青将钱递给肖姨,说:“肖姨,给,收起来吧,我现在开始做衣裳,你把尺寸都记录下来吧。”

    “好,好,好。”肖姨点着头,却纳罕,闻青对纪彦均没感觉了吗?肖姨想不通,但是凭她过来人的经验,凭纪彦均的表现,闻青和纪彦均肯定没完。

    “肖姨,缝纫机上的红线没了。”闻青的声音令肖姨回神,肖姨连忙回答:“好,我去拿。”

    经过纪宁芝的闹腾,一上午积压了许多的活儿,于是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肖姨没有停过,闻青没有停过,连缝纫机也没有停过。

    整个肖姨裁缝店在缝纫机的“噔噔”声中与顾客的说话中,渡过一个上午。

    直到中午吃饭,肖姨裁缝店才算安静。

    尽管姚世玲给闻青带了饭,肖姨还是卖了鸡和肉,烧了一大盘,硬往闻青的白瓷缸里倒,闻青推辞都推辞不掉。

    半个白瓷缸都是鸡块和肥瘦相宜的肉块,闻青想起弟弟闻朋的馋样,她没舍得吃,留着带回家给两个弟弟吃。

    闻青才盖上白瓷缸,肖姨从后台出来,递给闻青一把毛票。

    闻青吓了一跳:“肖姨,你这是……”

    “说了鞋子钱算你的,我提三毛钱就行。”

    闻青粗略地看了一眼毛票,大约有□□块钱:“肖姨,这太多了。”

    “不多不多。”肖姨笑着:“要不是你,我可能还得亏本呢,这条裙子十六块钱,鞋子算九块钱,我提三毛钱,你拿八块七。”

    “肖姨,这真的太多了。”

    “不多,不多,快拿着啊。女人啊,还是得有点钱,有钱了就不会被人看不起,说话也有底气。”肖姨将钱硬塞到闻青手里:“以后我这缝纫机,你随便用,不用手缝那些鞋面啥的。”

    闻青听出肖姨话外的意思,心下感动不已,当即点头:“好,谢谢肖姨。”也就接下了八块七毛钱。

    肖姨这才笑起来:“以后咱们好好干,多赚点钱。”

    “必须多赚点。”闻青也笑。

    二人正说着话时,店门口来了一位中年女人,四处察看着问:“肖云,肖云在这里吗?哎呀,我也不识字,这门头上写的啥啊?”

    “肖云,肖云在吗?”女人又喊。

    “喊我的。”肖姨连忙走到门口,笑着招呼:“孙大姐,你咋来了,快快进来坐。”

    “肖云啊,真是肖云,可找着你了。肖云啊,你婆婆让我给你带个话,说是你儿子病了,让你赶紧回村子去看看。”

    “啥病?”肖姨吃惊问:“不都好好的吗?”

    闻青听言,站起来也走到门口。

    孙大姐说:“不知道啥病,反正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你婆婆正在家里哭呢。”

    肖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闻青连忙扶住:“肖姨,肖姨,你先别慌,先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一遍,看是什么病,对症下药。”

    “对,对,对,不能慌。”肖姨连声说道,但是已经失了理智。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