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10章

正文 第10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有没有烫到你?”肖姨问。

    “没有。”闻青回答,话未落音,已经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将碎花棉裙子交给肖姨,期间一眼也看纪宁芝和章方方。

    “熨好了?”肖姨问。

    “好了。”

    肖姨左右察看碎花棉布裙,满眼都是笑意,闻青这熨衣裳的手艺也是一流。肖姨自信满满地拿着碎花棉布裙,递给纪宁芝:“小姑娘,熨好了,你看看,这次碎花棉布裙,可比上次你同学表姐的那条好,看这走针,看这肩膀上的小垫肩,都是闻青花了心思的。”

    纪宁芝、章方方目不转睛盯着碎花棉布裙子,没错,就是这条裙子,当时她们两个都说好看的。

    “真的是闻青做的?”纪宁芝再次确认。

    肖姨爽快回答:“那可不是,连这双凉布鞋也是闻青做的。还有,你看看。”肖姨指着门口的顾客说:“这些老主顾,拿着布料来,就是专门找闻青来做衣裳的。”

    “对啊,我就是找闻青的。”

    “我也是,我肩膀肉多,好多做的衣服穿的都不舒服,上次闻青做的那件的确良衬衫,穿的可好了,自从我吃胖后,就没穿这么舒适的衣服过。。”

    “我是拿料子来,给个手工费就行了的。”

    “……”

    闻言,肖姨笑了,花十块钱聘请闻青太值当了。

    纪宁芝、章方方环顾一圈,接受这件衣裳出自闻青之手,接着纪宁芝突然转头,看向闻青:“这裙子这鞋子,我不要了,不买了!”

    顿时,店内一静。

    肖姨满脸的笑容未敛住,便僵在了脸上,问:“你说啥?”

    “我说这裙子,我不要了,不买了!”纪宁芝又说一遍。

    顿时店内众人面色各异。

    “不买了?”

    “都做好了,这就不要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就是啊。”

    “……”

    众人皆是不解。

    纪宁芝恶狠狠地盯着闻青,闻青蹙眉,记得上辈子,为了纪彦均,她讨好过纪宁芝,当时她给纪宁芝买块手表,让纪彦均代为送给纪宁芝,纪宁芝拿到之后欢喜不已,一听说是闻青送的,立马扔掉,为此她又和纪宁芝吵的不可开胶。

    此时,纪宁芝又是如此,对她满满的恶意。

    肖姨愣了愣,没有立刻动怒,而是重新绽放笑容:“小姑娘,你可真会说笑,定金都付了,你说不要,这不合规矩啊。”

    “我没说笑,我就是不要这条裙子了!”纪宁芝坚定说。

    肖姨脸上不好看,完全没有想到纪宁芝是因为闻青的关系不要裙子和鞋子,只认为是纪宁芝在耍赖,当即就不愿意了:“小姑娘,这不行,县城不止我一家裁缝店,不拘哪一家,衣裳都是定做的,为你量身做的裙子你不要,我卖给谁去?”

    “我管你卖给谁,反正我不要这种布料差,样式难看,做工粗糙的裙子!”纪宁芝把声音提高了,态度强硬。

    店内的其他客人也在此时发出小小的议论声。

    “这是要闹什么啊?”

    “衣服都做好了,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对啊,闻青做的衣裳都合体的,她这裙子不要了,卖给谁去啊。”

    “她真不要了,扭头就走,肖姨也没办法,肖姨是农村来的,这姑娘是本县城的,坳不过的,要不然小姑娘怎么这么横?”

    “肖姨肯定不敢惹她。”

    “……”

    肖姨脸上极不好看,她心里十分不服气,裙子都做好了,难道她要认栽吗?上次闻青做的碎花裙是均码,而这次为了提高价格,她让闻青根据年轻女子报的尺寸做的,非但如此细节上,也比上次那条碎花棉布裙子好,换成旁人,肯定穿的不舒适。

    可是,肖姨能和这小姑娘闹下去吗?眼前这姑娘似乎是县城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她在县城是孤身一人。

    肖姨没法子。

    “方方姐,我们走!这裙子我们不要了,回头我给你买别的,更好的!”纪宁芝气愤地说着,顺手拉起章方方的胳膊,转身就要出裁缝店。

    “等一下。”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闻青终于说话了。

    纪宁芝、章方方停步,回头看闻青。

    “把钱付了再走。”闻青面无表情地说。

    店内一静。

    肖姨微愣,看向闻青,小声说:“闻青,这事儿……你别管了。”

    闻青看向肖姨,笑了笑:“肖姨,没事儿,这事儿交给我了。”

    “多少钱?”纪宁芝嘲笑着问。

    闻青平静地说:“裙子十六,鞋子四块,总共二十块钱。”

    肖姨一惊,闻青真是狮子大开口,要这么多,要知道这姑娘是打算一毛也不给的。

    然而闻青并不觉得多。

    纪宁芝却是一脸鄙夷:“二十块钱?你做梦去吧!”

    纪宁芝以为闻青会闹起来,然而闻青却笑了。

    这一笑,令所有人都奇怪,连章方方和纪宁芝也疑惑起来。

    “你笑什么?”纪宁芝心虚问。

    闻青不说话,反而是进了柜台后面。

    店内顾客纷纷好奇。

    “闻青要干什么?”

    “闻青好像也是农村来的,估计这姑娘是不会掏钱的。”

    “是啊,做生意不容易,能不惹事就不惹事吧,看这姑娘的架式,不是软茬。”

    “咦,这不是纪家的纪宁芝吗?”

    “是宁芝吗?她哥是不是叫纪彦均来着,挺有本事的。”

    “对,原来纪家也没钱,都是这几年纪彦均赚的,纪彦均除了会赚钱,也是个不好惹的,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们兄妹俩一起,这会儿怎么就一个人了,不知道一会儿纪彦均回来了,该怎么护着妹妹了。”

    “那肖姨和闻青不就惨了?”

    “……”

    正说着,闻青已经从柜台后面出来,手中拿了一张字据,走到肖姨跟前。

    肖姨想息事宁人,小声说:“闻青,要不咱们就算了,这裙子改一改,我们少卖点。”

    “那不行。”闻青坚持:“肖姨,你放心,出了事儿,我来捏着。”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闻青都不是怕事的人,相反她不惹事,已经很不错了。

    她看一眼纪宁芝。

    纪宁芝也望着她,有点搞不懂她在搞什么鬼。

    闻青不急不慢地展开字据,念一句:“张玉玲,是吧?”接着看向纪宁芝。

    纪宁芝一愣,张玉玲是她同学表姐的名字:“闻青,你……”

    闻青一面看字据,一面伸手翻肖姨手中的碎花裙,像是在验货一样:“白蓝碎花上好棉布,嗯,没错。鸡心领,也没错,垫肩收腰裙摆直径三尺二……有三尺二吗?我来量量。”说着闻青又去拿木尺开始量尺寸。

    店内客人不清楚状况,肖姨也不明白。

    章方方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说现在纪家是一万元户,那么张家就是两万元户。纪宁芝又是极其虚荣,凡事总想和张玉玲表妹比上一比,暗暗较劲,若是让张玉玲表妹知道纪宁芝没有买这件裙子,一定会笑话纪宁芝穷,没钱,二十块钱就嫌贵。

    果不其然,下一秒闻青就直入主题:“三尺二没错,哦,错了,我看错了名字,这上面签字的是张玉玲,不是纪宁芝。”说着闻青抬眼看向纪宁芝:“不好意思,我看错了,纪小姐,你可以走了。这裙子鞋子说多不多,说少不说,二十块钱,但对张玉玲小姐来说,不算什么,这都付了四块钱押金了,那十六块钱压根不算什么,纪小姐真对不起。”

    闻青这几句话一说,令店内所有人更加迷糊了。

    肖姨也看不明白了,说不让纪宁芝走的是闻青,现在让纪宁芝走的还是闻青,而且还道歉。

    “闻青……”肖姨不解地喊一声闻青。

    闻青笑了笑,直说:“刚才我弄错了,真不好意思。”

    大家料定这次纪宁芝会转头就走,但是此刻她却不走了,站着原地,恶狠狠地瞪着闻青,眼眶红起来了。

    店内所有人都疑惑起来。

    “这是怎么了?”

    “闻青都道歉了,她怎么不走了?”

    “就是啊,这是咋回事?”

    “……”

    大家纷纷不解。

    肖姨更加迷糊了。

    章方方心里却清清楚楚,其实纪宁芝跟闻青闹起来挺好,纪彦均疼妹妹,越闹他会越讨厌闻青。

    闻青平静地望着纪宁芝,而后转身:“肖姨,我把这碎花棉布裙收起来,别落了灰,过两天张玉玲小姐应该会来做衣裳,说不定带着她表妹过来。”说着,闻青接过裙子,转身再次听到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宁芝,好了没有?”

    闻青全身一僵,定在原地,背对着门口,看不见情况。只听到纪宁芝“哇”的一声哭起来:“哥!”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