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章

正文 第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肖姨,别急,等会儿我们详谈,先招呼客人。”闻青说。

    肖姨点头:“好。”于是拉开柜子,从柜台小抽屉里拿出没封皮的小本本,分别记上客人的要求。

    比如:拿着的确良来做白衬衫的,这个得收手工费。

    比如:买涤纶布做七分裤的,带线来了没,带扣子了没,前拉链还是斜拉链,这个都得记。

    再比如:昨天的衣裳今天来取的,欠了五毛钱没给的。

    等等,肖姨一一记下来。

    闻青则拿起皮尺,给要做衣裳的客人,量肩宽,手臂长,胸围,腰围,数字一一报给肖姨,也让肖姨记下来。

    接着闻青用红色粉笔,比着木尺,在白色的确良布上画点画线,熟练程度令客人乍舌,纷纷向肖姨说叨。

    “肖姨,你请了个好帮手啊。”

    “就是,这小姑娘有两下子啊。”

    “我看做的有模有样呢,长的也水灵,以后可就是肖姨裁缝店的门面了。”

    “……”

    闻青笑而不语。

    肖姨毫不掩饰说:“那可不是,这位姑娘身上的碎花棉布裙,和这双横纹凉鞋,就是闻青做的呢。”

    “真的啊?”客人们纷纷惊奇。

    年轻女子也惊讶,看向闻青问:“这裙子和这鞋真是你做的?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做的?”

    闻青微窘了下,笑着说:“也没什么,就是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做点不一样的衣裳和鞋子。”

    “那你以后,没事儿的时候,能帮我做点别的样式的衣裳吗?我给你钱。”年轻女子说,看上去像个有钱的主儿。

    “可以啊。”闻青笑着答应,反正她没事儿的时候,确实喜欢做鞋子,画衣裳。

    年轻女子微笑着,指着身上的碎花棉布裙说:“这套我很喜欢,我表妹的同学看到了,硬要做个一模一样的,所以我才来这儿买布做的。你再给我做一套吧。碎花颜色不一样的布料就行了。”

    “好。”闻青答应。

    “几天能出来?”年轻女子问。

    闻青看向肖姨,又看向肖姨本上的记录,然后回答:“三天后你过来拿。”

    “好,那我三天让我表妹或者表妹的同学过来拿。”

    “行。”

    “谢谢你了。”

    年轻女子选了布料,交了订金,拿了单子,便离开了。

    闻青则开始按照肖姨的小本本上,从前往后,先做一套简直的短袖和七分裤,重新坐在缝纫机前,脚放在踏板上的刹那,她才觉得自己真真正正的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她还未走入歧途的八十年代。

    她先空踩缝纫机片刻,让缝纫机预热,再在针孔上穿细线,布料塞进针尖下,随着噔噔噔不停歇的声响,她开始专注起来。

    夏天的短袖和七分裤是最简单的,画线标记、裁、剪、走针,裤子再根据客人的腰围,包上圆形或者扁型的松紧带,针线走一圈的同时,在松紧带上也走几针,起固定作用。

    不过一个上午,闻青就将简单的短袖七八裤做完,正好赶上饭点,也没什么客人,她这才同肖姨谈及她来肖姨裁缝店帮忙,以及卖鞋子的事宜。

    肖姨倒了茶水,与闻青面对而坐。

    肖姨也是个独立的女性,她和婆婆关系不好,有点手艺,就独自来县城开店,她老公孩子都在农村,偶尔会过来看她,她也常回去。

    刚结婚那会儿,婆家的人都看不上她,现在她有本事了,每个月挣的也不少,婆家的人一个个都捧着她,对她儿子也好,所以她现在日子过的也不错。

    “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肖姨问:“一个月给你十五块钱工钱怎么样?”

    闻青笑了笑:“肖姨,十五块钱太多了。”

    “太多了?”肖姨纳罕了,闻青是真傻还是假傻,现在城里人工资都涨了,平均都二三十块钱了,就凭闻青这手艺,到了市里,少说也要三十块钱一个月,她给十五块钱算少了,没想到她还嫌多。

    闻青点头:“太多了。肖姨,我刚才也说了,我给你帮忙,但我的条件是在这儿卖鞋子。卖鞋子最基础的是,我得有鞋子卖,要有鞋子卖,我必须得做鞋子吧,所以,我不能一天都在你这儿给你做衣裳。我得空出半天做鞋子。”

    “你的意思是你上半天的工?”肖姨问。

    “大半天吧,我一早来,下午两点多钟回家。”

    肖姨犹豫,她的本心是想让闻青全天都在这儿的。

    闻青继续说:“在这儿卖一双鞋子,会按肖姨所说,给肖姨提三毛钱,另外,我所用的布料也会是肖姨你店里的布料,肖姨你觉得怎么样?”

    肖姨抬眸看闻青,她从前只是觉得闻青这丫头机灵,水灵,好看,此刻却发现机灵、水灵、好看,这三个词远远不够形容她,她聪慧,淡定,有种让人无法抗拒又信服的魅力。

    肖姨思索,闻青说的很对,做鞋子需要时间,一双鞋子她坐着不动可以提三毛钱,就闻青做鞋子的手工和样式来说,一定好卖。

    并且闻青做鞋子用的布料还需要从她的裁缝店里买。

    肖姨在心里盘算,怎么盘算,她都觉得这笔交易,她是稳赚不赔的,况且闻青的手艺真是整个县城独一无二的。

    于是,肖姨思忖片刻后,再次开口说:“那我一个月给你十块钱工钱,但是你得保证,一个月给我做的衣服不少于二十套,不然我亏本。”肖姨说着亏本,其实心里美滋滋的。

    闻青淡淡笑着:“肖姨放心,这个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不过,这两天不算工钱,这是你上次答应的。”肖姨有点抠门。

    “成!”闻青并不计较。

    两人谈论完之后,肖姨准备开始做午饭,才刚起身,打算问闻青吃什么时,她已经从布袋里掏出了白瓷缸饭盒,饭盒上卡着一个木头盖子,将将好能够把白瓷缸盖的严实。

    “你不在我这儿吃?”肖姨问。

    闻青笑着:“不了,我妈每天都给我准备了饭。我等会喝点开水就成了。”

    “准备的啥,我来看看。”肖姨好奇地问。

    闻青其实也不知道,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姚世玲都给她准备好了,特意留着让她带去吃,说是听说给人打工,人都不管饭,唯恐饿着了闻青,把家里唯一的白瓷缸给闻青拿着,让她借点肖姨的水喝。

    刚一打开,闻青愣住了。

    肖姨看到后,笑着说:“闻青,看不出来,你家的伙食还挺好的,白面馒头配大白菜烧肉,得,我给你热一热,你再喝点热水,我也不留你在我这儿吃了。”

    闻青怔怔的。

    她记得昨天吃白菜烧肉时,闻亮闻朋吃的小嘴油乎乎的,直呼好吃。但是吃到一半,姚世玲不让吃了,说是一下不能吃这么多,不然晚上睡不着。于是强行将白菜烧肉扣下来一部分,现在全在她的白瓷缸子里了。

    闻青心里潮潮的,眼睛酸酸的,同时又感到一股股的暖流从心间淌过,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

    她庆幸,庆幸自己重生,庆幸现在一切都来得及,她的妈妈是那么疼她。

    热好了白面馒头和大白菜烧肉后,她并没有吃完,而是留了一大半,准备带回去。

    饭后没有休息,闻青就开始干活。

    肖姨看到后,赞叹不已,聘请闻青真是明智啊。

    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时候,闻青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肖姨答应过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反悔,交待着说:“明天不要带饭了,就在我这儿吃。”

    “不了不了,我妈肯定会给我准备饭,我不能拂了她的好意啊。”闻青笑着说,然后指着缝纫机四周问:“肖姨,这些小布头你还要吗?”

    肖姨底头看着地上,这会儿市面上已经有花花绿绿的布料,不过,做裁缝最不缺的就是小布头,有时候多的时候还会烦,想着扔了可惜,留着占地方又没有用,肖姨摆着手说:“不要了,不要了,你要是觉得有用,你都拿回去吧。”

    “好咧!”闻青高兴不已。

    肖姨见状,笑了笑,真是个直率诚实的孩子。

    闻青捡了一堆布头,塞进布袋里,出了肖姨裁缝店,穿过一条街,才能走上大土路,这条街上卖了不少商品。

    闻青看到了一家文具店,卖的是笔、本子、墨水等等,闻亮已经上了初一,但是他破旧的书包里连支钢笔都没有,闻青记得闻亮的学习特别好,闻青想给他买支钢笔,给闻朋买支铅笔。

    进了文具店里,看了下价格。

    新家村牌钢笔六毛六一支,但是蓝色黑极钢笔水要一块二毛钱,老板说这是好笔好墨水,不容易滞住。

    黑色圆珠笔二毛钱一支。

    铅笔二分钱一支,铅笔头带橡皮的铅笔要三分钱一支。

    闻青手里还有两三块钱,但她不敢花,毕竟这会儿还没拿到钱,但她特别想给闻亮闻朋买点学习用品,于是买了一支黑色圆珠笔,一支带橡皮的铅笔,总共花了二毛三分钱,然后才拎着布袋向大土路走去。

    半个小时后回到水湾村,路过村口时,邻居们客客气气地招呼。

    “闻青从县城回来了啊。”

    “闻青回来的真早啊。”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

    闻青一一笑着应对。

    只是闻青刚一走过,这些人又叽叽喳喳说起来闲话。

    这时,一个大小伙呆呆地望着闻青的背影,然后说:“其实闻青长得真好看,咱们村都没她长得好看,以前没发现,现在她爱笑了,感觉更美了。”

    大小伙话未落音,他妈妈的一个巴掌甩过来:“美你奶奶的蛋,这种姑娘就不能要!”

    “就是!美能当饭吃啊。”

    “你看闻青下地干过活吗?她除了长个好脸蛋,没啥本事,好吃懒作.爱臭美,哪点美了!”

    “我告诉你们,千万不要跟着闻青学,小心嫁不出去!”

    “……”

    一帮人教育着身边或大或小或不大不小的孩子,闻青俨然就是水湾村的反面教材,都不能学闻青。

    闻青此刻已到了自家院子,未进院子就见姚世玲用两个凳子,架着筛子,正在筛麦子,别人家都是两个合力,她家只有姚世玲一个人在干。

    “妈。”闻青喊一声。

    姚世玲转头看过来:“闻青,你咋这么早回来?”

    闻青笑着进了院子,和姚世玲谈及自己和肖姨的谈判。

    “一个月十块钱,你还卖鞋子?”姚世玲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有一天闻青会收了性子,变得这么上进。

    “嗯。”闻青点头说:“我刚接了一个活儿,一双鞋子,我准备卖给她两块五毛钱卖出去,三毛钱给肖姨,去掉我的成本,可以赚一两块钱。”闻青脸上满是笑容。

    姚世玲打心眼里高兴。

    闻青这时才将目光放在一旁的麦子上问:“妈,你这是干什么?”

    姚世玲说:“这不是要交公粮了吗?我得赶紧把麦子清理干净,不然到粮站检查时,不过关,还得拉回来重新筛干净,麻烦。一旦超过期限,一天要罚二斤粮食呢。”

    闻青这才想起来,种地每年要向粮站交公粮这事儿,于是问:“什么时候交?”

    “明天。”

    “明天闻亮闻朋还要上课。”闻青说,其实她完全可以和姚世玲一起到粮站交公粮,但是纪彦均家就在粮站旁边,甚至赶上交公粮日,队伍都能排到纪彦均家门口,她不想见纪家的任何一个人,至少暂时不想遇见。

    “没事,我一个人就行了。”姚世玲说。

    “那哪成,这么远,你又不是拉空车,还带这么多麦子,天气这么还热。”闻青沉默一会儿,鼓足勇气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