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4章

正文 第4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亮抬头,吃惊地望着闻青。

    姚世玲停下手中的动作。

    “大姐,你哪来这么多钱?”闻朋惊讶地问。

    闻青笑着:“我把碎花裙卖了。”

    姚世玲惊愕不已,这不是闻青能干出来的事儿。

    “拿着吧。”闻青上前,拉过闻亮的手,把四块钱往他手里塞。

    闻亮不接,他一直讨厌闻青,闻青常年跟着二叔混,自小就爱打架,曾经把他的小伙伴打的哭的哇哇叫,小伙伴从此再不同他玩。闻青非但不愧疚,越大脸皮越厚,全村都知道她喜欢县城里的纪彦均,三天两头跑县城找纪彦均,村里背着她指指点点,说她不要脸。闻亮对此很反感。

    “闻亮,拿着吧。”姚世玲忽然开腔。

    闻青微愣了下,心头掠过一丝暖意。

    闻亮的拳头仍攥着,死活不接钱。

    “二哥,你拿着吧,是大姐给的,又不是旁人。你再不交学费,你们班主任就会把你赶出来的。”闻朋在一旁劝。

    闻亮抿着嘴,攥着拳头,暗暗较劲。

    “拿着吧,就当我借你的,等你赚钱了。再还给我。”闻青笑着说。

    闻青这一笑,特别温和,特别好看。完全不是平时里张扬跋扈讨人厌的样子。

    闻亮微微动容,挣扎一会儿,倏地接过钱,扔下一句:“我会还你的。”接着头也不回,跑出院子。

    “二哥,等等我,等等我。”闻朋跟着追上去。

    闻青则转过身看姚世玲。

    姚世玲已恢复常态,继续洗衣服。

    闻青知道母亲心性一向高,自己的某些地方,跟她是一样一样的。

    她重新将麻袋拎起来,走过姚世玲身边时,听到她说:“等这茬麦子卖了,就把那四块钱还给你。”

    “好。”闻青应,然后又加一句:“我没拿过纪彦均的钱,裙子钱是二叔留给我的,统共就十二块钱。”

    “知道了。”姚世玲淡淡地说,继续低头搓衣裳。

    闻青心里却是高兴,隐隐地觉得自己和妈妈的隔阂薄了一点,拎着麻袋的动作也轻快很多。

    她将买来的面粉倒在面缸,大米倒在米缸,油摆在油的位置,各种东西摆放就绪之后,开始洗肉,她买的肉较肥,切掉一层肥肉,放在锅里炸出油来,盛到碗中,凝成油块,留着以后炒菜用。

    闻青正在榨油时,姚世玲进来,问:“你买肉干什么?”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在水湾村,吃吨荤腥都要等过年,大年三十吃一顿,还不能吃完,留下一点到大年初一吃。

    “买肉吃啊。”闻青说。

    姚世玲看着厨房里又是面又是油又菜又是肉,心疼不已:“这得花多少钱?”

    闻青见姚世玲和自己说话,已经不是之前那种话里带火药的调调,暗喜不已,看来母亲还是疼爱自己的女儿的,长此下去,她必定能令他们对自己改观。

    “没花多少,加起来也就花三四块钱。”闻青说。

    姚世玲当即蹙眉。

    闻青赶紧说:“妈,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姚世玲盯着肉问:“什么事?”

    “县城有个肖姨裁缝店,我之前去过店里几次,肖姨生意好,想让我去帮帮忙,每个月按工钱给我,这次那条碎花裙子也是她买的,所以,我想从明天开始,每天去她店里帮帮忙,也赚点钱。”闻青平平静静地说。

    姚世玲望着闻青,她好像从来没有认识了解过闻青一样,这个丫头自她出生开始,嘴会说,哄的她二叔开心不已,整天带着她玩,她二叔是光棍,坐过牢,家里也穷娶不上媳妇儿,把闻青当亲闺女疼,闻青的衣裳、学费都是她二叔给的。

    闻青真正在姚世玲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

    昨天她说了大逆不道的话,她打了她,心里内疚,却不知如何开口,此刻也只问事件:“可靠吗?不会骗人吧?要不,明天妈跟你一块去看看。”

    “可靠,妈,你看,亮亮的学费,还有这屋子的米、面、肉都是肖姨给的钱,她的店都开几年了,不会骗人。”据闻青所知,后来肖姨还开了服装厂,成了大老板,赚不少。

    “那行,你喜欢你愿意,你就去。但是县城……”姚世玲想到了纪彦均。

    闻青压根没想到纪彦均上面来,以为姚世玲想的是县城远,于是说:“县城离咱水湾村不远,我走的快,半个小时就到地儿了。晚上下了工,天还没黑我就回来了。”

    姚世玲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女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心里感动,点着头说:“好,好,好。”

    闻青心里暖乎乎的,开始准备晚饭。

    等到闻亮和闻朋放学回来时,一时院子就闻到一股肉香,令人垂涎欲滴。

    闻亮一愣。

    闻朋直冲到厨房,兴奋地问:“妈,今晚咱家吃肉吗?”

    “嗯。”姚世玲正在地锅前添柴禾烧火,闻青掌勺。

    一听有肉,闻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用说自己先跑去洗手了。

    闻亮进来时,脸色不好看,见厨房里有肉有菜还有面粉了,脸上极不高兴,扭头就进了堂屋。

    闻青看向姚世玲,姚世玲说:“他像你爸,看着花钱了就心疼。”

    闻青笑了笑,越来越有家的感觉了。

    闻青做的是大白菜烧肉,大白菜是便宜又百搭,肉肥瘦适宜,葱、盐、酱油等佐料一放,喷香喷香的。

    “有肉吃了,有肉吃了!”闻朋高兴的喊起来。

    姚世玲一把捂住他的嘴:“别乱喊,小心让人知道了。”

    闻朋点头脑袋,保证不喊了。

    姚世玲松开闻朋,搬着饭桌,进了堂屋,然后将白菜烧肉,白面馒头都端进堂屋,关上院门,让闻青、闻亮、闻朋都进堂屋,关了堂屋门开吃。

    闻亮、闻朋对此习以为常。

    闻青大约明白,闻家招致的闲话太多了,本来就穷的揭不开锅了,又整一顿肉吃,不定被左邻右舍编排成什么样子呢,传出去以后闻亮闻朋怎么娶媳妇。

    “妈,你也吃,这肉特别好吃。”闻朋嚼着姚世玲夹过来的一块肉,小口咬了一下,有点舍不得吃的样子。

    姚世玲笑:“好吃你就吃。”接着又夹一块给闻亮,闻亮虽然一副老成的样子,但是到底是个孩子,长期吃不好喝不好,此刻突然见了肉了,也眼馋嘴馋,并没有拒绝。

    在姚世玲未给闻青夹之前,闻青夹了一块给姚世玲:“妈,你别光顾着他们两个,你也吃啊。”

    “好。”姚世玲也给闻青夹了一块。

    一顿丰盛的晚饭吃的其乐融融,直到闻青躺在自己的床上了,她还在回味,今天一天像是做梦一样。

    她死了,变成鬼魂。

    她又活了,变回十七岁的自己。

    她用一天的时间,将自己同家人的关系,拉近了一大步。

    ……

    闻青从未如此有成就感,这些都是她做的,虽然微不足道,但足够让她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事情,并且改变自己的命运,对自己至亲之人好一点。

    至于纪彦均,她准备把这人忘掉,找个时间把亲退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把生存问题解决了。

    第二天一早。

    闻青吃了早饭,便拎着昨天的布袋去县城。

    临走前问:“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了,我晚上回来。”

    “好。”姚世玲点头:“你早点回来。”

    “嗯。”

    闻青刚出村子,又引起一片舆论。

    “看,闻青又去上县城了。”

    “啧啧啧,去的真是勤,每天都去。”

    “姚世玲就没告诉过好吗?倒贴的女人不值钱,这还嫁给纪彦均呢,名声都毁了。”

    “上次我娘家那边的人,去县城买布料,看着闻青满大街的追着一个男人跑,听说那个男人就是纪彦均。”

    “真是这样啊,闻青咋一点也不害臊啊,这要是纪家不娶她,我估计她真的就嫁不掉了。”

    “就是,就是。”

    “……”

    这次闻青没听到流言蜚语,她步子迈的很快,顺着大土路,到了县城直奔肖姨裁缝店。

    肖姨一见她来就开心的不得了:“闻青,闻青,你来了,我就等你呢。”

    “肖姨早上好。”

    “好好,你早上吃饭了吗?我这儿有两个大肉包子,你拿去吃呗,不了不了,我都是在家吃过再来的。”闻青推迟。

    肖姨笑着:“所以,你就是直接来给肖姨帮忙的,你这孩子啊,真是太守时了。”说着肖姨就拿了一卷布递给说:“咋样,我说的让你过来干活这事儿,你考虑的咋样了?”

    闻青沉默一会儿,说:“可以。”

    肖姨当即大喜:“真的?”

    闻青点头:“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闻青望着肖姨说:“我在你这店里卖鞋子。”

    “什么?卖鞋子?”肖姨惊讶,随即面露难色:“我这儿是卖衣裳的,让你来帮忙,给你工钱,你在这儿卖鞋子,不合适吧?”

    闻青并没有因为肖姨拒绝尴尬、生气或者别的,而是环顾店内,她的那件碎花棉布裙没了,碎花平底横纹凉鞋也没了,笑了笑问:“肖姨,衣裳配鞋子,难道不是最合适不过了吗?”

    肖姨语塞。

    正在这时,店内走进来一名年轻女子,穿的就是闻青那件碎花棉布裙,脚下踩的就是闻青做的碎花平底横纹凉鞋,看上格外的纤细漂亮。

    那女子刚一进来,就要买布碎花棉布,做同款棉布裙和凉鞋。

    与此同时,有来这儿买布做衣裳的,有直接带着布来麻烦肖姨做衣裳,然后掏手工费的。

    看着年轻女子后,纷纷问肖姨:

    “这裙子是你们店里的吗?我怎么没有见过?多少钱啊?我家还有布,给你一块钱手费,能给我也做套吗?”

    “这鞋子也好看。”

    “咦,这鞋子和这裙子布料是一样的。”

    “肖姨,这都你们家的吗?你怎么都藏起来不和我们说呢,害怕我们没钱吗?我告诉你,我老公和他兄弟下海坐生意,不缺我置衣裳的钱。”

    “……”

    肖姨被问的颇为无奈,自己做了几年的衣裳,居然比不上闻青这个小丫头的手艺,转念一想,自己做的都是中山装,罩衣,大棉袄,斜开衩裤,多少年都是这样,哪像闻青这丫头,脑子灵光,会选布做的又好看。

    于是,硬着头皮说:“是我店里的,可以,行,中,有啊,好。”

    转过头来,小声冲闻青说:“卖鞋可以,一双鞋你得给我提三毛钱,还要帮我卖衣服。”

    闻青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