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2章

正文 第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闻青捂着发疼发热的左脸颊,不敢相信地喊出声。

    姚世玲心神俱是一惊,怔怔地望着闻青。

    上一辈子,闻青因为这一巴掌,同姚世玲当场翻脸,愤怒地冲着姚世玲喊叫,放出狠话,接着拿着碎花棉布裙跑出院子,很久没有回来。

    可是此刻,闻青未动,她一动不动地望着姚世玲。

    但姚世玲却先动了,她像是不知如何应付一般,慌张地说:“田地里的活儿,我还没干完,我去干活了。”说着姚世玲提起院子里的竹篮,取下插.在墙洞里的镰刀,步伐匆匆地出了院子。

    闻青傻傻地站在原地,用力拧自己的脸,疼的。

    她用力再扭一把,疼的她发出“嘶”的一声。

    真的是疼的!

    她眼眶霎时蓄满泪,却忽然笑起来。

    她活了,她又活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天啊!上辈子生命之末,她时时懊悔、祈祷,懊悔一辈子的傻,祈祷上天给她一次机会,让她重新选择。她会选择听妈妈的话,疼两个弟弟,不会拼了命地要嫁给纪彦均,更不会跟纪家的任何一个人有往来,她会好好的过日子。

    没想到,老天真的给她这个机会了,真的重新来一遍了。

    闻青忽然捂住脸,痛哭起来。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真实的痛感,院子里熟悉的农作物香气,模糊视线里的碎花棉布裙……这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她高兴的哭起来。

    正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响了。

    闻青转头看过去,看到两个黑黑瘦瘦的男孩,衣服灰暗破旧,膝盖和胳膊肘处都打了不同颜色的补丁,满头大汗的共同拎着一大箩筐青草从外面进来,气喘吁吁的。

    “亮亮,朋朋?”闻青喊,眼前的两个男孩是她的两个亲弟弟,闻亮和闻朋,按时间来算闻亮今年十四岁,闻朋今年十岁月。闻青高兴地扑上前:“亮亮,朋朋。”

    闻亮闻朋吓的连连后退。

    闻青连忙驻步,她忘记了,她上辈子脾气真的很差,别说水湾村里的男孩女孩个个都被她打服,连闻亮、闻朋不听她话,她也打。所以他们两也是很怕她,除了怕她,还有讨厌她。因为她的名声太差了。

    “你们去给咱家牛割草去了。”闻青抹了一把眼泪,笑着对闻亮闻朋说:“割的真多。”

    闻亮闻朋二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闻青。

    闻青继续笑着,想接过箩筐:“你们俩歇会儿,我来吧。”

    “不用。”两个弟弟同时说,紧抓着箩筐,步伐一致地向牛棚那边走,把闻青晾在一边,他们怕闻青一不高兴把一箩筐青草都给扔上水沟里去。

    闻青想喊一喊闻亮和闻朋,但想着平时自己的行事作风,实在……她的形象在所有人的眼中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于是,她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碎花棉布裙,再看看槐木桌子上放着的小簸箕,里面放着针、线、顶针,各种颜色小碎布,小簸箕外是刚刚她生气扔下的剪刀和鞋样,她确实爱臭美,这个年代这个村子里,穿件衣裳都要找裁缝现做,一来便宜,二来做衣裳省下来的布料,还可以塞个鞋垫,拼个枕巾,多了还能凑个被面。

    但是,左邻右舍中真正会做衣裳的没有几个,她们都是自己瞎琢磨出来的,有的甚至是用手工缝制出来,做出来的衣裳样式老旧不说,穿在身上,把一身的缺点都给显出来了。

    闻青二叔活着时,出钱让闻青去学了半年的裁缝手艺,她聪明、悟性好,对这行又感兴趣,不过半年时间,做出来的衣裳比她师父还要好看贴身,所以她身上的衣裳都是自己做的。

    不过,这个年代的接受度低,她的衣裳较前卫,一穿出去,村里就有一群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她臭美说她瞎捯饬说她不干正事,她可不管这些,厚着脸皮照穿不误。

    此刻,闻青将这些工具全部收起来,送回到自己的茅屋里。

    正在牛棚里的闻朋,偷偷瞥一眼闻青,问:“二哥,大姐咋了?”

    “别理她,她就那死样子。”闻亮一向不喜欢这个不懂事的姐姐,一迳地将牛草倒进牛棚,看也不看闻青一眼。

    闻朋这个小孩子则好奇心极强,他刚才看到闻青哭了,闻青可是从来不哭的,她打架就没输过,吵架也没输过,所以从来不哭的。闻朋抻着脑袋向茅屋里看。

    正在这时,闻青突然自屋内出来。

    闻朋吓了一跳,连忙缩脑袋,转头佯装正在忙。

    闻青又抹了把眼泪,抬头看了眼天色,已经晌午了。一家人都还没吃饭,都该饿了,她走进厨房。

    “二哥,大姐进厨房干啥?”闻朋又问。

    闻亮回头向后偷瞄一眼,哼了一声:“饿死鬼投胎。”接着收回目光,说:“朋朋,我去田地里找妈,你去不去?”

    闻亮将箩筐扔在地上,抱了一抱青草,放在牛槽里,让牛儿自个儿吃,拍拍手,走出院子。

    “二哥,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闻朋跑着追上闻亮他才不要留下来陪败家女呢。

    闻青伸头看两个弟弟一副怕被自己吃的样子赶紧溜走,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转念一想自己上辈子的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就动手,对谁都不客气,两个弟弟讨厌自己也是在常理之中,都是自己的错。

    不过,不急,不急,既然重生了,她会用心过好这一辈子。

    这么想着,闻青便开始准备做饭。

    八十年代家家户户都不富裕,尤其是农村,地少产量低、人口多,年年都交公粮。但是比起吃不上饭的六十年代来说,真是好太多了。可是,自闻青爸爸去世,然后她二叔去世,她家的日子越过越差,几乎成为水湾村最穷的一家。

    就像现在,米缸里没米,面缸里是一些粗面,不够吃两顿面条的量。菜是倒是不少,但都是种类单一野菜,案板上油碗里只余下一些油渣子,和半碗发酵而成的豆酱……

    顿时闻青感到一股强烈的负罪感。

    她没有想到自己家中贫困至此。

    再想想她的棉布碎花裙子,光布料就花了十块钱,又加上纽扣、缝纫机使用费、细线加起来又是一块钱,钱是她二叔留给她的,她为了能够美.美地出现在纪彦均面前,为了让纪彦均多看自己一眼,特地买的,就等着下次见纪彦均的时候穿。

    此刻,她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上辈子自己是怎么想的,傻吗?

    十一块钱够买十斤猪肉。

    十一块钱够买十多斤大豆油,够买□□十斤大米,够买近一百斤的面粉,够她们一家四口舒舒服服过一个月的,她偏偏去买这么好的布料,专门去县城借别人的缝纫机做衣裳……她脑子真是进水了。

    闻青在心里暗暗把自己骂了一百遍之后,捋起袖子开始洗菜。

    家里菜多、面少、几乎没油,她想了想,将菜洗净,再过一遍水,把菜汁挤出,拧干,放在盆里,散上少许盐粒,再放上少许粗面,拌着野菜,面的粘性在闻青的巧手下,团成了一个馒头样子,而后放在锅中蒸熟。

    家中没有米,煮不了稀饭。

    她有仅有两样的粗面和野菜,整了半锅野菜面汤。

    等到姚世玲、闻亮、闻朋从田地里返回来,远远地便看到自家烟囱正在冒烟。

    姚世玲当即震惊。

    “着火了吗?”闻亮也傻眼了,问。

    闻朋大喊:“妈!大姐把咱家厨屋给烧了!”

    正在路边闲聊的邻居听闻朋这么一喊,纷纷向闻家的篱笆院子里看,除了烟囱冒烟外,厨房门口也有薄烟向外飘,可不就是闻青把厨房给烧了!

    “闻青真烧厨房了?”

    “哎哟喂,这事儿闻青干得出来!这事儿也只有闻青才干得出来!”

    众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快,快去提水来,赶紧的灭火,可别烧坏人,烧到别人家了。”

    “这是谁又惹着闻青了呀,快点提水。”

    “去我家,我家离闻青家近,提水方便。”

    “对,去她家,赶紧的,不然火势大了就控制不住了!”

    “……”

    众人纷纷慌乱起来。

    闻亮闻朋拔腿就向自家院子里跑。

    姚世玲脸色发白,莫不是因为自己打了闻青一巴掌,这丫头失了理智,做出这等祸害人的事儿,然后已经逃之夭夭了吧?

    姚世玲赶紧丢掉竹篮和镰刀,跟着闻亮闻朋拼命地跑进院子。

    同时左邻右舍端水盆的端水盆,拎水桶的拎水桶快步赶到,就想着一次把火给扑灭了。

    “大姐!”闻朋大喊着,第一个冲到厨房门口,同时也是第一个惊在门口的,呆呆地,不敢相信地看向厨房里,喊:“大姐?”仿佛他不认识闻青一样。

    接着闻亮来到呆住。

    姚世玲随后呆住。

    左邻右舍也纷纷呆在原地。

    呆呆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厨房。

    厨房内闻青正掀开锅盖,将一个个野菜馒头往笸箩里拾,见门口突然围了一圈人,疑惑地打量着,最后目光停在了姚世玲身上,低声说:“妈,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