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150|149.148.147.1

正文 150|149.148.147.1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独.发........其.他.地.方.均.为.盗.文..........请.大.美.妞.们.支.持.正.版......爱你们.......么么哒……

    ———

    虽然纪彦均、衡衡是严禁“坏”男孩接触西西的,但闻青还是比较鼓励西西多交朋友。

    这天,西西骑着儿童自行车在小区内广场上玩耍,热的小脸粉扑扑的煞是好看。

    一个小男孩跑过来说:“小妹妹,小妹妹,你停一下,我、我我可以和你说话吗?”

    西西停下来,扭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小哥哥,干啥?”

    小男孩还有点羞涩,说:“我们能做朋友吗?”

    “可以。”西西笑嘻嘻地说,嘴角小梨涡随即露出来,好看极了。

    小男孩开心地笑着自我介绍:“我叫张勇,今年六岁了,我今年上学前班,明年上小学一年级,你呢?”

    西西脆生生地回答:“我叫西西,我今年两岁半。”

    “西西!”两个小家伙正打算拉手做朋友时,纪彦均喊一声。

    “爸爸!”西西扭头挥着小手和张勇说:“小哥哥,我爸爸来了,拜拜。”

    “爸爸!爸爸!”西西蹬着小自行车就跑了。

    张勇站在原地看着。

    “勇勇,走,我们回家吧。”

    “妈妈,我想和西西做朋友,做好朋友。”

    “做什么朋友,等你上一年级就不在南州了。走吧。”

    张勇一步三回头地看西西。

    西西已被纪彦均抱在怀里。

    “爸爸!”

    “嗳!闺女!”纪彦均伸手抹掉西西小脸上的汗水。

    西西也用小手,给纪彦均擦汗:“爸爸,你热吧?”

    纪彦均笑:“热。”

    “我给爸爸、扇风。”说着就用小肉手当扇子给纪彦均扇风。

    纪彦均看着她小小的手,手背上数个小窝窝,稚嫩的很,却还在用力给他扇风,纪彦均心底软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谢谢闺女。”

    西西嘻嘻笑。

    纪彦均轻轻亲了她一下,说:“闺女,咱们回家好不好?”

    “好。”

    纪彦均一手抱西西,一手提着儿童自行车,边走边和西西聊天。

    回到家时,闻青正在家里煲汤,西西噔噔地跑到厨房,声音清亮地喊:“妈妈,妈妈。”

    “嗳!”闻青应一声,一转头就见西西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背带裤,小脸白嫩,眼睛灵动有神,好看极了,她弯下腰,凑向西西,西西垫着脚,小手捧着闻青的脸,在闻青脸上亲一下。

    闻青笑着说:“去玩吧。”

    “那,我去、找哥哥。”

    “去吧。”

    西西噔噔刚跑走,纪彦均就进来了,从闻青身后环抱住她:“青青。”

    闻青笑问:“东西收拾好了?”

    “嗯。”纪彦均分公司在异地开张,作为董事长他理应去露个面。

    “吃过饭走?”

    “嗯,媳妇儿,我舍不得离开你娘仨一分一秒。”

    闻青笑:“我们也舍不得你,尤其是西西,一会儿西西肯定会哭。”

    果不其然,饭后,纪彦均刚拉出行李,西西笃笃跑到纪彦均跟前,问:“爸爸,你哪儿去?”

    “爸爸,你要去出差吗?”衡衡也过来问。

    “哥哥,啥叫出差?”西西转头问衡衡。

    衡衡说:“出差就是爸爸要去外地住,外地吃饭,不和咱们一起吃饭了。”

    “爸爸不在家住吗?爸爸不陪我睡觉觉吗?”西西担心地问。

    “对啊,爸爸得过好多天才回来。”衡衡解释。

    西西昂头看纪彦均。

    纪彦均将她抱起来:“闺女,爸爸去赚钱,过两三天就回来。”

    “两三天”这个对大人转眼即逝的时间段,对小孩子来说,则是长得不得了了:“不要,不要爸爸走。”西西小胳膊紧搂着纪彦均的脖子。

    “听话,乖,妈妈哥哥在家呢。”纪彦均亲亲西西的小嫩脸,伸手捋一捋她的两个小辫子。

    “可是,我也要爸爸、在家。”西西撇着嘴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要纪彦均去出差。

    纪彦均心疼的不行,摸着西西小脸,温柔耐心地哄着:“西西不是喜欢花猫吗?爸爸给西西买,好不好?”

    “好。”

    “西西还喜欢花花是不是?”

    “嗯。”

    “那爸爸去外面给你买,买了就回来,好不好?”

    “好。”西西点头。

    纪彦均这才把西西放下来,对衡衡说:“跟妹妹好好玩。”

    “好,我带妹妹玩滑滑梯。”衡衡说。

    纪彦均亲吻了下闻青:“媳妇儿,这两三天辛苦你了。”

    “到了打电话回来。”

    “好。”纪彦均放开闻青,再次提起行李,才刚走到门口,只听哇的一声,西西大哭起来,哭着跑过来抱着纪彦均的腿:“爸爸,不要走,不要花猫,不要花花,要爸爸。”

    西西哭的可伤心了,小脸哭的通红,抱着纪彦均的腿不松手。

    纪彦均心疼地再次把西西抱起来,将行李扔到一边。

    闻青叹息一声。

    衡衡也叹息一声,妹妹太黏爸爸了。

    最后纪彦均把西西哄睡午觉,他才悄悄地出门,心里一万个舍不得,搂着闻青亲了又亲,闻青笑着说:“快走吧。”

    “媳妇儿,要想我。”

    “知道了。”

    纪彦均搂着闻青又亲了一会儿。

    纪彦均走了,闻青心里一空,想着家里还有衡衡西西,心里又温暖起来,不过俩孩子都在睡觉。

    闻青坐在客厅看书,不一会儿,一个小身影赤着脚匆匆忙忙地从侧卧跑出来:“爸爸,爸爸。”

    闻青抬眸喊:“西西。”

    西西转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闻青问:“妈妈,爸爸呢?”

    闻青没有回答,而是招手:“西西到妈妈这儿来。”

    西西乖乖地走到闻青身边,闻青把她抱在怀里,她还是问:“爸爸呢?”

    “爸爸去出差了。”闻青轻声细语地说,伸手摸着西西的小脑袋。

    一听爸爸出差去了,西西开始撇嘴,撇着撇着,眼泪啪嗒落下来。

    西西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由纪彦均带着,几乎寸步不离。衡衡小时候都单独住在水湾村几天过,西西却一天也没有离开过纪彦均,一睁眼喊爸爸,爸爸立刻出现,今天突然分开,西西很不适应很难过。

    “别哭,过两天爸爸就回来了。”闻青安慰。

    西西奶腔夹着哭腔,特招人疼:“我、想爸爸。”

    “爸爸也会想西西的。”闻青说:“如果西西一直哭,爸爸就不喜欢了,西西要让爸爸不喜欢吗?”

    “不要,我要爸爸、喜欢我。”

    “那西西不哭了,好吗?”闻青温柔地说。

    “好。”

    “乖,等爸爸回来时,看到西西吃的好,喝的好,胖胖的,爸爸肯定会笑的。”闻青笑着说。

    “我喜欢爸爸笑。”西西昂着小脑袋看着闻青说。

    “那西西喜欢妈妈笑吗?”

    “喜欢。”

    “亲亲妈妈好不好?”

    “好。”西西趴在闻青脸上亲了一口,闻青笑了,西西也笑了,随了纪彦均的长睫毛上粘着薄薄一层水珠,又可爱又可疼。

    闻青轻轻地给她擦眼泪。

    接下来的两三天西西都很乖,因为纪彦均出差,只有闻青一个人在家,为防止闻青劳累,纪彦均给闻亮、闻朋、姚世玲都打了电话,三人轮流来看闻青、衡衡和西西,每次来都带许多零食礼品之类。

    衡衡拆开就和闻青一起吃,西西则把零食、礼品都藏起来。

    等到纪彦均回来时,西西搂着纪彦均不放。

    纪彦均也不愿意放下西西。

    西西把自己小抽屉的礼品和零食都掏出来:“爸爸,你吃。”

    闻青在一旁说:“是妈和亮亮朋朋买的,衡衡的都吃完了,就她的全部藏起来,看来是留着给你吃的。”

    纪彦均看着西西问:“闺女,是留着给爸爸的吗?”

    “嗯嗯,都给爸爸。”西西笑嘻嘻地说,嘴角的两团小梨涡异常可爱。

    纪彦均却突然沉默了。

    闻青在一旁看着纪彦均,陷入沉思。

    如果上天没有给她重生的机会,她也不会明白,其实纪彦均的生活也是十分不易。活到了现在,她算是明白,不管是第一世还是第二世,她都有错,错在她活的棱角分明,又双眼模糊。

    人与人之间是非对错本来就不是泾渭分明的,何况她对纪彦均爱的方式有误,纪彦均对她爱的方式她又不明白,所以稍稍一点外力,就将二人打的溃不成军。

    现在想想,也许是第一世、第二世先走的都是她,纪彦均尝够了失去的痛苦,所以这一世分外疼惜她,疼惜她的孩子,舍不得他们受一丁点儿的委屈,也十分敏感。

    闻青很庆幸生了西西,西西爱笑,乖巧,和她一样贴心地爱着纪彦均,将他不安的心给安抚住。

    此时,纪彦均又被女儿感动的眼圈通红。

    闻青上前,搂着西西说:“西西真乖,爸爸可喜欢西西的礼物了。”

    西西嘻嘻笑起来。

    纪彦均擦了擦眼睛,搂着闻青说:“媳妇,谢谢。”

    闻青转头笑着说:“不然闺女就看到你哭了。”

    纪彦均笑。

    虽然这次西西没有看到纪彦均哭,但是最终西西还是看到过一次。

    那是西西去帝都上大学,纪彦均、闻青把西西送到南州机场。

    “爸,妈,不要送了,哥哥在那边机场等着我呢,不要担心我啦。”西西一手挽着纪彦均的胳膊,一手挽着闻青的胳膊,笑着说。

    如今西西是大姑娘了,出落的亭亭玉立不说,脸蛋胜似闻青,爱笑,浑然天成的亲和力,令她从初中开始就被人追,不过追求者统统被衡衡赶跑了。

    西西自己也是个有主见的姑娘,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明镜似的,一直以来在学校出类拔萃,口碑也相当好。

    “东西带齐了吗?”闻青问。

    “妈,你和爸都检查三遍了。”

    “万一忘了呢?万一真的忘了,你就在学校自己买,别省钱,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掖好,别冻着了,也别熬夜,没事别瞎逛,天黑就在宿舍待着,外面坏人多。”闻青一想着西西不在自己身边,那是一肚子的担心。

    “知道了,知道了妈。”西西搂着闻青,笑着说,一笑嘴角的梨涡就出来,闻青伸手戳一下:“别光顾着笑,我说的你要听。”

    “好。”西西笑的更乐了。

    纪彦均在一旁却不做声,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

    等到西西过安检,一回头就看到纪彦均眼圈通红,依依不舍地望着自己,她冲他们挥手:“爸,妈,放假我就回来。”

    在她快要看不到爸爸妈妈时,她突然看到爸爸在擦眼泪,而且不止擦一两次,她顿时心里酸酸的。

    旋即她想到小时候爸爸把她扛着肩膀上去散步。

    她想到爸爸每晚哄自己睡觉。

    她想到下雨天爸爸拿着伞来学校接自己。

    她想到下雪天,爸爸背着自己在雪地里走。

    她想到爸爸和她说,不希望她长大,一直做他的掌上明珠。

    她想到刚刚爸爸擦眼泪的样子.......西西忍不住哭起来,一直到坐上飞机,还在哭,她突然不想到帝都上大学了,她想永远待在爸爸妈妈身边,越想哭的越厉害。

    “西西,你别哭了。”突然一个男声传过来,她抬头一看是张勇,一个自称是她哥学前班同学,大学校友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儿?”

    张勇嘿嘿笑:“碰巧。”

    西西擦把眼泪,将眼罩一戴,头扭到一旁,不理张勇。

    两个小时后,西西拉着行李箱出机场,身后跟着张勇。

    “西西,西西。”张勇喊,想帮西西提东西,西西不大理他,自顾自地大步向前走。

    西西长得漂亮,又青春洋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少人对她称赞不已。

    “西西。”

    西西闻声抬头一看,就见前方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穿着休闲,俊朗不凡。

    “哥哥!”西西开心地向前跑。

    衡衡笑着过来,先给西西一个拥抱,然后接过行李问:“顺利吗?”

    西西笑着说:“很顺利,你快给爸妈打个电话,说我到了。”

    “好。”衡衡才掏出手机,张勇出现,淡笑着说:“纪衡你好,好久不见。”

    “嗯。”衡衡打鼻孔里嗯了一声,把手机递给西西:“你给爸妈打电话。”然后一手拖行李,一手揽着西西的肩膀,向车库走,好像怕西西被抢走了一样。

    张勇:“.......”

    这边西西的电话已打到家里,电话刚响一声,纪彦均就接听电话了。

    挂上电话后,纪彦均坐到闻青跟前说:“衡衡接到西西了。”说完纪彦均叹息一声。

    闻青问:“舍不得西西?”

    纪彦均握着闻青的手。

    闻青笑着说:“是谁告诉我,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过好二人世界就行了?”

    “西西她跟衡衡不一样,西西没离开过家。”

    “总要离开的,不是吗?以后还会嫁人。”闻青说。

    闻青才刚说嫁人的事儿,过年衡衡、西西回家过年时,衡衡就悄悄地跟闻青说西西谈恋爱了。

    这时西西正在厨房帮纪彦均做饭,父女俩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衡衡则搂着闻青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八卦。

    “西西跟谁谈恋爱?”闻青问。

    “张勇!”衡衡说。

    “张勇?”闻青问,听西西提过。

    “名字特别土是不是?人也脸皮厚,整天和西西说他是我学前班同学,大学校友,我认识他个球球啊!”衡衡说。

    “注意用词。”闻青提醒。

    衡衡嘿嘿一笑,说:“他就是拿着我套近乎!”

    “张勇人咋样?”闻青问。

    “肯定没我好!”

    “那你看他和你妹合适不?”闻青问。

    “不合适!”衡衡坚定地说,虽然衡衡长大了,但是对妹妹的爱护一点没变,在闻青面前是个小话唠这种特性也没变:“咱家西西这么好,不说找个像爸这样人品、颜值、能力、身段极品的,也要找我这样人品、颜值、能力、身段极品中的极品吧!”

    闻青不理会她的自卖自夸,说:“听说,他对你妹很好。”

    “好什么好,妈,我和你说,他就不是个好人,有次西西去西藏,坐火车去的,头天在朋友圈说经过唐古拉山时高原反应有点严重,第二天张勇那家伙带着红景天、藏红花坐飞机飞到拉萨去找西西,结果他那大块头肺活量大,高原反应差点休克,又是吃药又是挂水的,没照顾着西西,倒让西西照顾他了!”

    衡衡喝口水继续说:“还有,他还和西西说,他六岁就认识西西,六岁就想和西西做朋友,六岁啊!妈,他这叫啥?前面去西藏叫苦肉计,现在提小时候叫攻心计,心机太深,太不要脸了!妈,我跟你说,趁着西西还没有泥足深陷,你和爸赶紧把他俩搅和散了!”

    搅和散了......

    闻青还没有反应过来。

    西西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哥哥,你又说我坏话了!”

    衡衡坐正。

    闻青笑着说:“没说你坏话,就说你谈恋爱了。”

    西西腾的一下脸通红。

    “真谈了?”纪彦均从厨房出来问。

    “没有。”西西赶紧否认。

    “还说没有。”衡衡反驳:“那天,我到餐厅吃饭,你们怎么在一起吃饭了?”

    “你不是也跟一个女的吃饭吗?那女的还叫我妹妹,你才是谈恋爱吧!”西西说完,把菜一放,拉着纪彦均的胳膊打小报告:“爸,我跟你说,哥哥小学四年级就给一个姑娘写情书了,那姑娘因为他字写的丑,以为是草稿纸就扔垃圾桶了,哥哥因为这还哭了呢,爸,还有......”

    “小西西,你还说,你以后别管我要生活费了。”

    “那是你欠我的工资。”西西继续告状:“爸,每个周末我去哥哥公司给他打工,他到现在工资都没给我结清,硬说是他给我的生活费。”

    “有这事儿?”纪彦均问。

    西西点头:“哥哥特别抠门。”

    闻青看向衡衡。

    衡衡挠头,笑着:“妈,你要理解我,我这不是怕西西乱花钱嘛。”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真谈恋爱了吗?”闻青笑着问。

    “妈,哥哥就是谈恋爱了,还是嫂子追的他。”西西笑嘻嘻地说。

    原本话题是西西谈恋爱这事儿,后来就演变成了衡衡啥时候结婚,衡衡狠瞪西西,西西嘻嘻笑。

    闻青比较开明,只要衡衡、西西各自幸福快乐就行。

    纪彦均则觉得西西恋爱太早了,虽然并没有恋爱,但恋爱的苗头也太早了,西西在身边再待几年才好。

    衡衡也是这么认为,于是时时向闻青反馈西西和张勇的消息。

    比如:

    妈,西西周六来我这儿打工时,张勇也来了,不过西西没见他。

    妈,张勇今天给西西送他妈煲的汤来了,不过汤我喝了,有点淡了,手艺不如爸。

    .......

    闻青看着信息笑,然后拿着手机给纪彦均看:“彦均,你看,张勇长这样,挺英俊的,一米八三呢,自己开公司,有本事。家境也不错,父母都是诚实人。”

    纪彦均撇了一眼:“哼,配不上西西。”

    “怎么会呢?”

    “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要能力有能力,听说喜欢我们西西很多年了,简直就是我们西西的迷弟。”

    “不好看!”纪彦均一句话否决。

    尽管纪彦均、衡衡“从中作梗”三四年,但是西西还是带张勇来见父母了。

    张勇颜值虽然确实比不上衡衡俊朗,但也不比衡衡差多少,来到家里,光买礼物买了一小汽车,说这叫礼多人不怪,把闻青喜欢的,纪彦均喜欢的,衡衡喜欢的,以及姚世玲、闻亮家娃、闻朋家娃喜欢的全买了。

    西西:“.......”

    到家后礼貌谦逊,让闻青喜欢的不得了。

    衡衡则是烦!烦!烦!

    纪彦均不高兴,从头到脚趾甲都不高兴!

    西西小声说:“张勇,你别介意。”

    “没事的,这事儿没追你困难。”张勇笑着说。

    然后张勇太单纯了,在家吃过饭后,衡衡借着看姥姥的由头,带着张勇去水湾村割麦子,说是就八分地,不值得下机子割,就人割吧。

    就是让张勇割,张勇从中午割到下午,晒黑了一层,下午又将麦子拉到场里,最后才回到南州市。

    西西看到黑了一圈的张勇,心疼地问:“哥哥是不是为难你了?”

    “没有,我就是不禁晒。”

    “肯定是哥哥使坏了。”

    张勇笑着刮了下西西的鼻子说:“你这么好,要是我妹妹我女儿的话,我也不会把你轻易嫁给别的男人。”

    西西有点感动,才刚要说话,听到一阵咳嗽声,张勇连忙离西西远远的,笑着喊:“叔叔。”

    纪彦均嗯了一声之后,一脸不高兴地进了书房。

    闻青取来护肤品给张勇涂。

    “谢谢阿姨,不用涂的,黑就黑,没啥的。”张勇说。

    闻青对张勇的印象更好了。

    张勇虽然见了家长,得到了纪家的“勉强”同意,但这并不代表他和西西就修成正果了,衡衡、纪彦均时不时打个岔,原本打算等西西毕业就结婚的,愣是拖了四五年,终于领证。

    领证当天,张勇抱着西西眼圈红红地说:“差点以为我要打光棍了。”

    西西哈哈笑起来。

    结婚当天,纪彦均把西西交给张勇后,转个身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泪如雨下。

    闻青是懂他的,找到他后,把他拉坐到身边,伸手给他擦眼泪说:“彦均啊,我发现新郎官还没有你英俊呢!”

    一句话把纪彦均逗笑。

    闻青笑着说:“女儿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们应该高兴,而且张勇父母愿意为了张勇和西西,从帝都搬回南州住,可见他们对咱们西西的重视,对不对?”

    纪彦均握着闻青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青青。”

    “干什么?”

    “最后还是我们两个。”

    “嗯。”

    衡衡结婚了,西西也结婚了,闻青、纪彦均非但没有寂寞空虚地生活着,反而有滋有味。

    每天早上,纪彦均起床,拉着闻青起来跑步。

    “我不想跑,不想跑。”闻青喊着,但是还是被纪彦均拉着手,在小区里跑上一圈。

    跑完步回来,照常是纪彦均做饭,纪彦均洗碗。

    二人各自处理事情后,趟在一起睡午觉,脸对着脸说话,偶尔会数数彼此脸上的皱纹条数和白头发。

    “彦均,你眼角多了一条细纹。”闻青说。

    “你昨天不是给我敷面膜了吗?怎么会又长一根呢?”纪彦均说,声音里已经带着沧桑。

    “面膜也治不好你的老脸。”闻青说。

    纪彦均笑,捧着闻青同样有皱纹的脸蛋,深情地亲了亲:“再老我也爱你!”

    “不知羞。”闻青笑着骂,也凑过去亲亲他的脸,纪彦均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伸手把她搂入怀中。

    午觉起来后,两个人活动活动,彼此说一些生活琐事,十分惬意。

    “青青,土豆又涨价了?”

    “涨多少。”

    “比上个星期一斤贵五毛钱。”

    “哦,那小青菜呢?”

    “小青菜没贵。”纪彦均说完抬头看窗外,进卧室拿了件外套,走到闻青跟前说:“青青,起风了,外面有点冷。”然后给闻青穿好外套。

    “你也加一件衣裳啊。”闻青也跑到卧室拿了件外套,给他穿上。

    然后二人牵着手出了门。

    傍晚,凉风习习,夕阳的余晖洒在湖面上,洒出点点橘红的波光,映衬的四周柔光浅浅。

    闻青、纪彦均手拉着手,沿着湖边慢悠悠地走着。

    纪彦均问:“青青,冷吗?”

    闻青回答:“不冷,有你就很暖和。”

    纪彦均笑了。

    闻青也笑了。

    过了一会儿后,纪彦均开口说:“青青,我们终于一起慢慢变老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