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神王 > 正文 7.第7章 铁血父子

正文 7.第7章 铁血父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林以为莫伤来到秦府是和他同样的目的,不由得感觉到了丝丝压力,对着秦瑶道:“瑶儿,你们秦府,哪位青年才俊与白秋雪有婚约?”

    “这……”秦瑶面露难色,美眸瞥了秦问天一眼,随即道:“老师,这事,恐怕有些变故。”

    “是何变故?”唐林一愣,道。

    秦瑶看了秦川一眼,她自己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又不敢欺瞒她老师,不由得有些为难。

    “问天,你过来。”秦川对着秦问天说了声,秦问天顿时来到了秦川身前,只听秦川道:“唐兄,莫兄,这是我儿秦问天,正是他与白秋雪有婚约在身,只是我儿情况特殊,虽拥有极好的天赋,却不能修行,两位能否看看,有何办法?”

    “大哥,天生绝脉,是什么好的天赋。”秦河道。

    “闭嘴,何为天生绝脉,问天曾经脉俱在,定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导致,而且,问天对星辰的感知力量可是极强的。”秦川叱喝一声,这一幕,使得莫伤和唐林眼眸都微微眯起,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他们的想法却又不同。

    “我看看。”莫伤和唐林几乎同时开口,随即一人将一只手搭在了秦问天手腕之上。

    “绝脉之人。”唐林心头一颤,脸色顿时不大好看了起来,将手缩回,淡淡的笑了了下道:“呵呵,看来是浪费我时间了,所谓龙凤相合,如今,蛇也生出攀凤之念么。”

    秦川瞳孔收缩,神色也冷了下来,道:“阁下说话,是否有些不太妥当。”

    “嗯?”唐林听到秦川称呼都变了,神色不悦,秦府为当今陛下所嫌,日日败落,迟早沦为历史,若非是因为白秋雪以及秦瑶,他绝不会踏足秦府,却没想到这秦川为秦问天对他如此不客气。

    “秦川,看来你真有痴心妄想之意,堂堂秦府到如今地步,倒也可笑。”唐林讽刺一声。

    “若是阁下无其他事,请便吧。”秦川伸手说道,下了逐客令,这使得秦瑶极是为难,道:“老师,我父亲他脾性向来急躁,你勿要见怪。”

    “秦瑶,你这父亲,好不识时务。”唐林冷冷说道。

    “瑶儿,以后,不得再以此人为师。”秦川声音强势,使得秦瑶面色苍白,而唐林却是气急,怒道:“好、很好!”

    秦问天看着这一切,心中暗叹,看着秦川刚毅之面容,内心愧疚,为了他,秦川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如今,竟和皇家学院强者,亲生女儿秦瑶的老师翻脸。

    不过莫伤此刻却是另一番想法,只见他盯着秦问天,眯着眼睛,笑道:“秦老弟,他何时绝脉的?”

    “六岁那年开始。”秦川开口说道:“之后越发严重,直到经脉俱碎。”

    “六岁。”莫伤心头倒吸口凉气,盯着秦问天,随即松开了手,目光闪烁,如若他的猜测为真,那这少年,该有何等大毅力。

    想到刚才唐林的表现,莫伤心中暗自偷笑了起来,这蠢货。

    “咚、咚、咚。”大地遽然间颤动了起来,马蹄声颤,秦家之人目光一凝,神色冷漠,谁敢在秦府之中踏马而行?

    很快,他们看到一群手握长枪、身披铠甲的骑士呼啸而来,为首之人铠甲之外披着一袭黑袍,随风而舞,那双目光锐利如刀,透着一股阴冷气息。

    “冷鹰。”看台之上的秦川瞳孔收缩,没想到今日他秦府如此热闹,这冷鹰乃是他父亲昔日麾下副将,为人阴毒狠辣,向来为他父亲不喜,后来果然跟随了秦家死敌叶家,打压他秦府。

    “少爷,好久不见。”冷鹰目光如同鹰隼般锐利,盯着秦川道。

    “冷鹰,你竟带人骑马闯入秦府,胆子越来越大了。”秦川目光极为不善,冰寒冷漠。

    冷鹰丝毫没有在意秦川的话,如今的秦府早已日暮西山,陛下亲自纵容各方势力打压秦府,只要秦川之父秦昊还在,恐怕陛下便不会安心的,所以,无论是谁踩秦府一脚,陛下只会装作不知道,这正是顺了他的心意。

    “我来秦府,其一,是来看看老爷子是否还健在;其二,是告诉秦府一声,两天后楚国各方势力将会降临白府,白秋雪必会踏入帝星学院或皇家学院其中之一,届时,两家商讨所谓婚事,秦府还请务必到场,不要躲在这。”

    说罢,冷鹰一勒战马,马蹄声滚滚,奔腾而去,只是回头对着秦川冰冷一笑,久经战场的他眼睛好似一道利剑般,能穿透人心。

    秦家之人都盯着远去的身影,秦川的身体甚至因为愤怒而颤抖了起来,如若白秋雪携被帝星学院收为弟子的声望退婚,那时,谁都将认为是理所当然,他秦家秦问天,不配,这是羞辱秦府,羞辱秦问天。

    “白家,太过分了。”秦川断然没有料到,白家会如此恩将仇报,两天后,他倒要去看看。

    “原来如此。”只见唐林冷笑开口说道:“秦川,等着被打脸吧,告辞。”

    说完,他也踏上巨鹰,腾空而去,巨鹰在虚空盘旋了下,啸声似有讽刺之意味。

    整个秦家,寂静无声,自当今陛下打压秦家,秦府不断没落,然而依旧将腰杆挺得笔直,从未有过此次之屈辱。

    “大哥。”只听秦河突兀间开口,道:“局势你也看到了,白家,显然和叶家联手对付我秦家了,再携白秋雪天才之威,两日之后,如若我秦府前往,必然颜面扫地。”

    “你意思是我秦府,真如冷鹰所言,避而不出?”秦川冷道。

    “这些年来,秦问天消耗秦府多少资源、用了几颗星陨石,我虽心中有意见,却可曾说过一句,然而,此次之事,事关秦府声望,我建议,将秦问天逐出秦府吧,这些年来,我们该做的,也都做了。”秦河声音低沉,使得空间一片压抑。

    这些年,秦府许多人的确对秦问天有意见,秦川对这义子太过宠溺了,然而,他却偏偏是个不能修行之废人,无法扶起。

    “老三,你如何看?”秦川对着另外一人问道,秦家老三秦野。

    “秦问天,他更适合普通人的生活。”秦野低声说道。

    秦川沉默了片刻,随即目光一扫诸人,缓缓说道:“昔日先祖蒙先皇之恩,征战沙场八十载,重伤十八回,十国盟会之时,先皇被困,千里单骑,身负八箭,依旧将先皇救出,归国之时,已是不治,何等气概。”

    “而今夕,我秦府没落,只因受些屈辱,便要将昔日先祖恩人之后,逐出秦府,这等举措,令我汗颜,让先祖蒙羞,他日下九泉,都无颜面见先祖之灵。”

    “秦府在,秦问天在……两天后,召集秦府男儿将士,兵发白家,若有人再议将秦问天逐出秦府,我必亲自诛之。”

    说罢,秦川手掌猛然间朝着身下座椅拍出一掌,顷刻间咔嚓的声响传出,座椅粉碎,空间寂静无声。

    秦川之音回荡于虚空之中,只见他的身体站得笔直,诸人看着秦川,仿佛看到先祖当年身姿。

    “秦问天的先辈,对秦府到底有何恩惠,竟让秦川如此。”诸人心中暗凛,他们只知道,秦川收秦问天为义子,并如此待他,只为报秦问天先辈之恩惠。

    为此恩惠,秦川,他可以牺牲一切,这种气概,让他们感叹,然而,这铁血义气,又让他们肃然起敬,每一人的身体,都站得笔直。

    “问天,此事你不必理会,安心在家,义父自会为你讨个公道。”秦川看向秦问天之时,目光又柔和了许多。

    秦问天心中叹息,他自碎经脉,让义父担心,本想在成就武命修士之后,再告诉义父其中缘故,却未曾想到,白家所为之事,掀起了如此风波,让秦府都受到波及。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黑伯从未告诉他,他也不知道先辈之间有什么,他只知道,秦川对他之恩惠,此生难报。

    只见秦问天退下看台,来到演武场战台之上,随即双膝跪地,目光看着秦川,道:“此事因我而起,我自己解决,无需动用秦府任何力量,白家所为,羞辱我没有关系,然则波及秦府尊严,我必不答应,这件事,我秦问天,一力承担。”

    “父亲。”秦问天重重的喊了一声,随即叩头下去,竟有一缕回音。

    一跪,谢父恩!

    秦川漫步走上前,将秦问天扶起,父子双目相对,都露出了笑意,秦问天这一次,没有喊义父,而是,父亲。

    “我一直相信你,有一天,你能做到其他人所不能!”秦川目光中透着坚毅之色。

    旁边,莫伤目光微微眯起,笑意浓郁,相比那白秋雪,他更喜欢眼前的青年,天赋厉害、心智也够坚韧,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两天后,各大势力齐聚白家,秦府准备发兵前往,看来,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