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巫纪元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云灵身世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云灵身世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被这宫装女子一喝,众人都是脸色发白地猛地倒退了一两步,只有站在前头的巫,以及霍刚和木勇两人,巍然未动;但霍刚和木勇两人此时脸色都是一阵发白,面对这宫装女子的威压,两人却仿佛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可怕存在一般,只能强自支撑。屋↘】

    不过,站在木勇身后的方洛涯,此时似乎也并未动弹,但却已经无人注意;他此时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那可怕的女子,心头满是惊骇之色;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只是随口发怒,所产生的威严,便能让如此多之人完全无法抵抗。

    “呼!”站在最前头的巫,此时轻抬手杖,一股淡淡的青色屏障骤然而生,却是刚好挡在众人面前,抵消了这股威压,才让众人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许。

    “云家贵人,还请慎言!”巫沉声言语道:“此处乃是我巫族大崖部落...贵人若是想灭我部落,自无不可!但人巫两族,多年未起纷争!贵人若是真肆意横行,小巫纵是拼尽部落之力,也能让贵人难逃重伤...更是难出我天青山脉...”

    听得巫这言语,宫装女子面容一寒,看着巫寒声道:“一个小小命巫,竟敢威胁我?”

    “我虽只是命巫,但此处乃是我大崖部落,有部落祖灵在此...你纵是灵武,要灭我大崖部落全族,也并非易事!”巫拱手淡声道:“我尽全族之力,你也难免重伤...”

    随着巫的言语,整个部落之内,便有微风轻轻荡起,数十个小风团在巫的身周骤然而起...一阵轻轻地呼啸之后,众人头顶之上,便有一个巨大兽型虚影浮现...从半空之处,俯视眼前那宫装女子,眼中凶厉之色骤然而起...”

    方洛涯愣愣地看着头顶之处那骤然浮现的兽型虚影,很是震惊,他不懂这气息惊人的兽型虚影到底是从何而来,但他却是隐隐地感觉到,自己与这兽型虚影似乎有着一丝细微的联系存在,感觉隐隐地有些亲近...

    而且随着这兽型虚影的浮现,自己原本紧张的心绪,好像也瞬间地平复了许多,如同找到了靠山一般。

    不过那宫装女子看着眼前的巨大兽型虚影,却并无任何惧色,只是秀眉微皱,定定地看了这兽影两眼,终于有些恼怒地轻声哼道:“好...倒是想不到小小一个大崖部落,竟然有接近灵级的元灵在,难怪敢与我对抗...”

    “此乃我大崖部落存续天青山脉之根本...倒是无意冒犯贵人!”巫缓声地道。

    “哼...一个小小元级巅峰的元灵,就算你竭尽全族之力,也最多让它挡我两三刻钟而已,自然是不在我眼中!”女子冷笑了一声,这态度却是平缓了不少,道:“不过我人族与你巫族未生冲突已近百年...我也无意多生事端!”

    “这便告诉你等...此次我奉命前来带云灵回归云家,是因为我云家近年血脉单薄...故家主令云灵小姐回归族地,为我云家小姐,家主之下,万人之上!”

    “以我云家实力和资源,云灵小姐将来进阶灵武、地武都易如反掌,甚至探及天武也并非不可能!此乃天大好事,难道不比在你等化外之地要强?”

    听得宫装女子这番一阵言语,巫也是一阵默然;眼前这女子一来便是云灵小姐、云灵小姐的称呼...虽然对眼前众人都是一脸不屑,但提起云灵的名字来,却是不敢有明显的不敬。

    想来这女子当不是唬人之言,但巫却还是沉声地道:“既然是如此,还请贵人请出令牌...”

    “好...你这小巫虽然本事不济,但倒是还有几分胆气!”宫装女子冷哼了一声,然后反手取出一个紫金色的令牌,只见这令牌各种云纹环绕着一个“云”字,端得是华贵精致至极。

    见得这令牌,巫轻轻地吐了口气,这令牌他十余年前便曾见过,一般无二,当不是作伪!这女子身为灵武,又有人族云家令牌,那比那应是奉云家家主之令而来不错!

    既然是云家家主下令,那么对方就绝对不可能空手而回!

    “既然已经见着令牌了,还不请云灵小姐出来?”宫装女子寒声地道。

    听得这话,巫便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身旁的木勇!

    看着巫的目光,木勇纷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了起来;他自然知晓,巫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眼前这宫装女子,既然来自那云家,巫又确认对方为灵武级高手;对方这真要灭部落全族,那并非不能,也并非不敢...

    只是,这若要让他将云灵交与对方,他却是万千个不愿!

    这咬牙半晌之后,看着那宫装女子脸色越来越难看,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诸多同仁,还有眼前那满村的木屋和那些躲在屋内,胆战心惊朝着外边张望的诸多妇孺!

    木勇终于如同瞬间衰老了十余岁一般地,转身看向身后的方洛涯,脸上露出凄然的笑容,沙声地道:“阿涯...去...去把云灵...带过来!”

    “勇叔!”看着木勇眼中的挣扎和无奈,方洛涯心头也是一阵的发酸,两眼开始有些滚烫;他如何不知木勇心头不甘...但眼下满村老小皆在,又怎可为了云灵一人,而拖累整个部落?

    “去吧!”木勇垂着头,无力地挥了挥手道。

    方洛涯强忍住鼻端的酸意和眼中的滚烫,缓步朝着家那边走了过去。

    刚走了十几丈远,便见得一个娇小的人影正躲在不远之处的一颗大树之后,正满脸惊惶之色地看着眼前众人;

    再看到方洛涯走过来的时候,那娇小的人影终于缓缓地站起身来,定定地看着方洛涯。

    看着这个站在那处的娇小身影,方洛涯的身躯瞬间地一僵,眼中的热泪终于忍不住地从眼角缓缓地滴落下来。

    自己曾经发誓,会守护着这个家,守护着她...

    但现在...

    “洛涯哥哥...”站在那处的云灵,娇美稚嫩的脸庞之上,此时早已经挂满了泪珠...

    她虽然才十二岁不到,但却是已经很懂事了,而且方才她担心阿爸和哥哥,不顾一切跑过来躲在那处的时候,已经听到了一切,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云灵...”方洛涯站在云灵身前两三丈处,却是怎么也迈不开脚步,他知晓...自己往前一步,便离云灵远了一步!

    那边的诸人,此时也都看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木勇此时更是眼中泪眼磅礴...

    十年前,云娘为了不与自己和云灵分离,以命相胁,自伤其身,才得以留在部落,坚持了两年之后,便伤重去世;从此夫妻二人天人永隔!

    但却是没有想到,十年之后,自己却是又要失去女儿...

    那云家的宫装女子,见得云灵之后,眼睛便是一亮,身躯一闪便跨越了十余丈的距离,出现在了云灵面前;

    俯身看了满脸泪痕和惊惶之色的云灵两眼之后,便笑了起来:“跟大小姐好像,果然是云灵小姐!”

    当下伸手便抱起云灵,再次一闪身,便回到了那大鸟之前。

    “好啦...我这便带云灵小姐回青云城了,从此以后,云灵小姐便是我云家天骄,一步登天,尔等莫要相念...”

    说罢之后,宫装女子这便踏上大鸟,正要飞起...

    木勇九尺高的汉子,此时却是眼中泪如雨落,愣愣地看着那被云家女子抱在手中的云灵,颤抖着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最后再拥抱上一把一般...

    云灵此时更是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大声地哭喊了起来,一边挣扎着伸手想要扑回木勇怀里。

    “阿爸...阿爸...我不要走...我要阿爸!”

    听着云灵那凄厉的哭声,木勇纷身一僵,仿佛骤然地醒过神来一般,看着哭喊着的云灵,终于眼睛红了起来,怒吼一声,朝着那女子冲了过去:“你...你还我女儿来...”

    “不知好歹!”那宫装女子怒喝了一声,手中水袖随手一甩,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浪骤然而生,而刚刚冲近的木勇,被这气浪一撞便惨哼一声,喷着血倒飞了出去。

    看着木勇被对方随意一击击飞了出去,而云灵在对方手上,尖叫惊恐不已...

    方洛涯的眼睛渐渐地通红了起来,手中的长矛更是骤然一紧!

    “阿爸...”云家女子不顾云灵的凄厉哭喊,跳上大鸟,又冷冷地看了一眼已经开始举杖的巫,然后轻轻地一拍大鸟的头,大鸟便开始展翅,准备起飞...

    谁知此时,后边又传来了一声怒吼:“把云灵放下来!”

    那女子愕然转头,便见得方才那个去叫人的白净巫族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冲了过来,满脸狰狞地一矛对着座下的大鸟捅了过来。

    那大鸟刚刚展翅,正要起飞,却是不防之下,被那少年的长矛一矛捅中了尾巴之处...

    “嗷...”这大鸟尾巴中矛,痛叫一声之后,跳起身来,回身便是一翅膀将方洛涯扫翻在地。

    不过方洛涯这在地上一个翻滚之后,却是又翻身跳了起来,不顾口角之处溢出的血迹,双手握紧了长矛,拦着大鸟之前,怒声嘶吼道:“把我妹妹留下来,否则你不要想走!”

    “洛涯哥哥...洛涯哥哥...”被女子抱在手中的云灵,看着红着眼睛挡在大鸟之前的方洛涯,再次伸出手去,嘶声哭泣道:“哥哥...救我,救我...”

    “该死的!”女子恼怒地看着眼前的巫族少年,发现自己的坐骑已经被对方所伤,这眼中开始露出了一团真正的怒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