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巫纪元 > 正文 第十九章 凶兽青鳞豹

正文 第十九章 凶兽青鳞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勇叔你可不能出事...”方洛涯脸色紧张地拉着云灵,一刻不敢停地跑过去;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情况,而木勇又一直没有回来,这只怕是一定跟木勇的狩猎队有关。

    而云灵这时,更是脸色苍白,被方洛涯拉着跑起来的时候,连眼泪都出来了。

    两人跑近那大土坪之后,听得前边传来的声音中,似乎多是兴奋的模样;方洛涯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但这没有确定到底是什么事之前,方洛涯可是依然放不下心来;

    当下拉着云灵,两人挤进那被人围的水泄不通的大土坪之后,这才看到,这大土坪中央竟然有一只长约丈许,纷身黑毛,而且在那肩胛和胸口的位置,竟然生了一大块青黑色鳞片的豹子。

    这只豹子虽然已经被杀死,就这么躺在地上,但依然却是有着一股凶威四溢,让人看着都觉得心头一阵发寒。

    “这...这难道是...凶兽青麟豹?”方洛涯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只可怕的豹子,脑海中浮现出了当初木勇说过的那些东西。

    “对了...勇叔呢?勇叔?”看着这青麟豹,方洛涯哪里还不明白,定然是木勇的狩猎队碰到了这只豹子;既然碰到了凶兽,那勇叔呢?想着这个,方洛涯不由地紧张地叫了起来。

    “这里...我没事!”正当方洛涯紧张地大叫着四处张望的时候,不远处的人群之外传来了木勇有些虚弱的声音。

    方洛涯大喜地拉着云灵挤了过去,才看到那边或坐着、或躺着不少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身上带伤,而巫正领着康铜和霍石两人,在给这些人治伤和包扎伤口。

    而木勇此时正坐在一个椅子上,虽然脸色有些苍白,纷身上下沾满了干结的血液,但总算看起来还不错。

    见得方洛涯和云灵脸上那紧张担忧的模样,木勇招了招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咳咳...我没事,已经被巫治疗了过了,没多大事!”

    两人靠近前去,只见的木勇身上被几条长长的白麻布裹得紧紧的,里边还隐隐地透着一丝血色;就连左手胳膊也被用几块木板子和藤条紧紧地包扎着,不过人倒是很算精神;

    “阿爸...你吓死我了!”见得木勇没事,云灵这才破涕为笑地扑进木勇怀里。

    被云灵撞进怀里的木勇,这时呲牙咧嘴地赶紧道:“哎呦...我的好闺女,阿爸没事...没事啊...”

    见得木勇的模样,方洛涯赶紧地把云灵从木勇怀里给拉了出来,生怕木勇的伤口又被云灵给撞裂开。

    木勇这时看向方洛涯,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开心之色,赞扬道:“阿涯...我今天听韬刚说你很努力,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了三级接近四级巫士,很不错!”

    看着木勇开心,方洛涯稍稍有些涩然地笑道:“还好啦...不过还是比卡平他们差一点!”

    “哎...急什么,你启巫才多久?咳咳...现在就已经三级了,只要这样下去,我想你最多还有半年就能达到五级了!”木勇欢畅地大笑着,却是又引得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

    “阿爸...你不要说话...”看着木勇咳嗽得厉害,而且那身上的伤口似乎也隐隐地有些渗血,云灵赶紧言语道。

    “好好...不用担心,阿爸只是高兴...阿爸没事!”

    既然木勇没事了,方洛涯也就放了心,只是看着巫和康铜三人正在给其他几个狩猎队的成员治伤,方洛涯便也忍不住地朝着那边张望了两眼。

    这时大多数人都已经包扎好了,但巫这个时候,却是盘膝坐在一个躺在地上的伤者面前,面容肃穆地双手快速地打出了几个姿势,最后并指如剑,沉声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万物之灵,为我所用,咄!”

    随着这一声的沉喝,然后便挥指朝着地上那个纷身鲜血,而且奄奄一息的伤者猛地一指;

    看着巫的手指,方洛涯却是瞬间地瞪大的双眼,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随着巫的这一段咒语,便有一团清灵至极的气息在巫的身前聚集,然后随着巫的这一指,然后这股清灵气息便猛地投入那伤者身上去。

    “这是什么?”正当方洛涯满心惊疑地时候,他却是看到,随着巫的手指指向,那股清灵气息投入那伤者的身上,那伤者身上那原本两条巨大的伤口,似乎骤然之间地便隐隐地开始蠕动了起来。

    而且随着那清灵气息的持续灌入,那伤口的蠕动越来越明显,不多时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地愈合了起来,到最后,竟然是一点痕印都没有留下,仿佛那伤口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过待得这伤口完全愈合了之后,巫才骤然地收回了手指,然后长长的喘了口气,只是方洛涯可以清晰地看到,巫的额头之上,此时满是汗珠,竟然连脸色都是一片苍白。

    很明显,刚才这一招不知道是什么法术之类的东西,十分的消耗他的巫力!

    看着这些庞大的伤口在在巫的术法之下,短短十数秒之内,便瞬间愈合,方洛涯的眼睛瞬间瞪得鸡蛋大;来这个世界这么久,虽然早已经知晓这世界有各种特殊的术法,但此时看到此等情况,依然是让他大大的震撼了一把,半天都还没能回过神来。

    那个伤者的旁边,这时也围着一个妇人和两个三、四岁和七、八岁左右的小孩;见得伤者身上的伤似乎都好了,那妇人喜极而泣地朝着巫拜了两拜之后,便伸手去摇伤者...

    “鲁磨...巫已经治好了你,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

    只是这妇人连接地摇了几摇之后,那躺在地上的鲁磨却是依然没有反应,而才刚刚缓过气来的巫,此时低头看了这伤者一眼之后,脸上却是也闪过了一丝凝重和意外之色。

    “巫...巫...这是怎么回事啊?鲁磨怎么还没醒?”妇人这时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惊恐地看向巫道。

    巫再次俯下身去,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伤者,皱了皱眉之后,便伸手用力地掐住了鲁磨的人中。

    只是这鲁磨被巫掐了一阵的人中之后,确然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巫的眉头缓缓拧紧,又伸手摸了摸鲁磨的脉,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唉...晚了些时候,我的回灵术...没有办法...”

    “啊...”看着巫那无奈的模样,那妇人愣了愣神之后,便又失声大哭了起来,一把拉住巫的衣袖,哀求道:“巫...您再想想办法吧,我们家不能没有鲁磨啊!”

    听着这妇人绝望的哭嚎声,旁边的诸人脸上都露出了悲戚同情之色,当家的猎手若是死了,这两个孩子都才这么大,这以后...

    就连一旁的木勇,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伤者,脸上也露出了悲痛至极的神色;鲁磨是狩猎队里的主力之一,这次若是没有鲁磨帮忙牵制着青鳞豹,这次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但现在,大家虽然都受伤不轻,但总算是平安回来了,而且还猎回了这只青鳞豹,但谁知鲁磨却是没有坚持过来?

    方洛涯在一旁看着,死死地盯了地上的鲁磨两眼,又看了看旁边那悲痛欲绝的妇人和两个还懵懵懂懂的孩子,这终于咬了咬牙,看了看正要摇头的巫,终于沉声出声道:“巫...我可以试试吗?”

    听得方洛涯的言语,旁边的诸人都是一愣,一脸惊愕疑惑地看着方洛涯;就连巫也是皱着眉头,定定地看着方洛涯,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什么。

    “巫...他或许...还有救!”

    见得众人都盯着自己,就连旁边的妇人也是一脸愕然地看着自己,方洛涯再次咬了咬牙,对着巫沉声道。

    随着方洛涯这言语再次一出口,在场的诸人都是惊呼了一声,一个个都满脸古怪地看着方洛涯;这更有几个,脸露森冷之色,冷冷地盯着他。

    很明显的,巫都摇头了,这个小子竟然还敢在这狂言?

    一旁的木勇回过神来,这赶紧便出言呵斥,道:“阿涯...不要乱说话!小孩子家,懂什么!”

    那边的妇人这时也反应过来,这愣愣地看着那一脸坚定的方洛涯,吞了口口水,然后缓缓地转头看向巫。

    巫定定地看了方洛涯两眼,看着他眼中的坚定之色,这轻吸了口气,脸色数下变幻之后,便缓缓点头道:“你试试!”

    得到了巫的允许,方洛涯便赶紧快步上前两步,伸手翻开那伤者的眼睑看了看。

    他刚在一旁可是看得真切,这鲁磨乃是失血过多引起的心跳骤停,虽然刚才巫施展了什么特殊术法,治好了这伤者的所有内外伤,但却似乎并没有能尽全功,刺激这伤者的心跳复苏。

    只要时间没有耽误太久,那还是有希望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