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巫纪元 > 正文 第二章 你是我家的了

正文 第二章 你是我家的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叽喳叽喳...叽叽喳喳...”

    等得方洛涯开始恢复意识的时候,便听到了这清脆欢快的鸟鸣之声在耳边不远处一阵阵响起。

    费力地睁开眼眸,看着眼前上方那个类似茅草铺就的屋顶,方洛涯心头闪过一丝疑惑;然后缓缓地转头看向鸟鸣传来的方向;

    触目可见的是一扇窗,窗外不远处是一片透着一缕缕阳光的绿树枝叶,上边几只黄羽小鸟正在上边轻快的跳跃欢叫。

    几缕灿烂而温暖的阳光从粗糙的木屋窗户斜斜地照在床上,让人纷身暖洋洋的;淡淡的带着从未有过的清新气息的微风也通过这个窗户缓缓吹入屋内。

    “不是山洞...”方洛涯满心惊疑地看了看四周,又看了自己身下铺着的兽皮,想起自己晕过去之前的那个原始人模样的家伙,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全身上下,确认一切都没问题之后,这才大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有些费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一丝紧张的心绪,走到那窗旁,朝外望去;方洛涯的双瞳忍不住地微微一缩。

    这栋木屋应该是建在一个相当高的山崖之上,屋外是一个宽约五六米的石坪,在小石坪的边缘长了一颗约有碗口粗细的古怪大树;而石坪之外,便是一望无际苍莽大山...

    虽然大山见得多了,但方洛涯却是也从未见过如此苍莽无际的景象...

    “这好像...真不是自己的那个世界...这到底是哪里啊?难道自己真穿越了不成?”

    正当方洛涯看着那苍茫无际的大山傻傻发愣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隐隐带着些淡淡童稚的清脆声音...

    听得那莫名古怪的言语声,方洛涯转头望去,便见得一个看起来不过是十一、二岁左右的漂亮小萝莉正提着一个木桶从转角处走进到小石坪中来,正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

    见得方洛涯愣住了,并没有回话,那小萝莉疑惑地愣了愣神,然后又叽叽喳喳地对着方洛涯言语了两句。

    方洛涯这时确实是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身穿着一身兽皮短袄和兽皮短靴,露着两条晶莹修长的小腿,身上完全没有任何现代化装饰和物品,面容稚嫩秀美,头发略微地有些散乱的小女孩子,很明显有些傻了眼...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他试图分辨这小萝莉所说的古怪言语的意思,突然却是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脑子里边冒出来一样,无数的画面和声音在脑子里爆开,整个脑袋好像要炸开了一般的胀痛了起来。

    “啊...”不防之下的方洛涯死死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惨呼了一声,感觉着自己的两眼一阵发黑,然后爽快地再次晕了过去。

    只留下那个小萝莉站在那地,愣愣地看着窗口处的方洛涯就这么直趴趴地摔了下去,然后惊呼一声,丢掉手中的木桶,赶紧跑进屋里来...

    昏昏糊糊之间的方洛涯,只感觉自己仿佛在那昏倒的那一刹那之间,经历了无数的画面,听到了无数的声音,经历了无数的事情...

    仿佛自己在一瞬间,便又回到了被一条蛇惊吓坠崖的那一刻;

    下一刻,又发现自己翱翔在半空之中,在那极高之处,俯瞰下方那奇妙而巍峨之山水;

    然后,自己再次出现在了课堂之上,听着着教授解说中药方剂;下课后飞奔回寝室和室友打LOL...

    一时,自己又在半空之中与一只凶猛至极的怪鸟搏斗;

    一时,自己似乎回到了小时候,老头子领着自己上山采药,辨认各种草药...

    然后,无数打扮奇怪,说着古怪言语的人出现在自己的意识之中。

    各种画面和讯息在脑海中不住的闪现。

    终于,当方洛涯感觉自己的心口之内,似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轻轻地跳动着,而且开始发散出一股股炽热的热力之后,才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那些画面片段才缓缓消逝,不知是梦还是什么,但只觉得整个脑子依然是隐隐地胀痛不已;

    朦朦胧胧之间,他又听到了那个似乎有些耳熟的清脆声音,不过这次,他竟然是能够听懂对方话语中的意思...

    “巫...大哥哥不会有事吧?”

    另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随之缓缓响起:“云灵...不用担心,他只是晕过去了而已...不会有事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大哥哥又死了呢...”

    小萝莉清脆的声音再次银铃般的响起,话语之中的欢愉之意,让人的听得都跟着心情好了起来。

    “傻孩子...不用担心,巫再给他看一看...”苍老的声音再次慈祥地响起,然后方洛涯便感觉一个很是粗糙的手指落在了自己的眼睑之上,开始往上推自己的眼睑,明显的是准备检查自己的眼睛。

    这种被人推开眼睑的感觉很是不好,方洛涯微微地紧了紧眉头,用力自己睁开眼睛来...

    “哦...你已经醒了...”

    方洛涯眼睛还有些无神地朝着旁边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便看到旁边一双昏黄之中又充满了睿智的眼睛,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这双眼睛的主人面容苍古、斑白的头发在头顶之处用一枚灰白的簪子挽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发髻。

    一身看起来似乎是麻布纺织的粗糙灰色长袍之下,笼罩着一个干干瘦瘦不太高的身躯。

    看到眼前这个老人,方洛涯倒是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突然来到的这地方,应该还不是什么太过蛮夷的原始之地,至少还能有人工纺织品...

    “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老人的声音稍稍地有些低沉沙哑,但听在方洛涯的耳中却似乎是相当的舒服;

    “能...”方洛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吐出一个字;但却惊愕地发现自己下意识的言语竟然是跟这个老人所说的言语是一模一样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听得方洛涯的言语,老人眼中露出一丝淡淡讶异之后,便又微笑了起来,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听着老人的问话,方洛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又看了看旁边小姑娘身上的兽皮袄和兽皮短靴,还有是老人身上的粗麻布长袍,眨了眨眼睛,断然摇头道:“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方洛涯!”

    “不记得了...”这个被称之为“巫”的老人,睿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微微地笑了起来,道:“没关系,可能是摔伤了脑袋...或许以后慢慢会记起来的!”

    看着巫脸上的笑意,方洛涯的脸略微地红了红,赶紧转移话题道:“这位长者...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怎么来的?”巫又深深地看了方洛涯一眼,眼中似乎再次地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色,然后才道:“你在山里碰到了豹子,被云灵的阿爸救了,把你背回来的...”

    “哦...这样呀...”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

    听得这个脚步声,那个被称之为云灵的小萝莉立马欢快地朝着外边跑了出去:“阿爸回来了!”

    外屋传来了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咳咳...云灵...那个小子怎么样了!”

    “大哥哥已经醒了,巫正在给他看病...”云灵欢快地叫着道:“好大的山猪...阿爸,我今天采了一些豹子菇,正好可以给大哥哥煮新鲜的蘑菇肉汤...”

    “哦?巫过来了?”

    紧接着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快步地走进里屋来,随着这个身影的进入,遮住了窗外的光线,瞬间地连屋子都暗了一小半。

    “巫...您来了!”

    雄壮男子恭敬地向着干瘦的巫问候了一声,看了看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的方洛涯,眼中露出一丝喜色,然后看向巫,道:“巫...他的情况怎么样?”

    “还不错,应当没有什么大碍...除了内伤还未完全痊愈之外,就是脑袋受了点伤,不太记得一些东西了!”

    抬头看着眼前的高壮男子,巫微微地笑着道:“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看来收获不错啊!”

    “对...咳咳...”这雄壮的男子捂着嘴巴,用力地咳嗽了两声之后,便笑着道:“今天按照您早上指点的方向,我们在那边山坡上发现了一个山猪群...”

    骤然光线变暗,方洛涯好一阵才看清楚眼前的男子,跟小萝莉云灵一样,穿着一身的兽皮短袄,身上露出的雄壮胳膊和大腿,上边满是结实盘结如同一条条钢筋一般的肌肉;

    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一张硬朗脸庞之上此时充满了爽朗的笑容;但唯有脸色却是隐隐地透着些苍白,还带着刚才用力咳嗽时所涌起的一抹潮红;

    这让方洛涯大松口气,看来自己当时这男子脸上应该是抹了些泥巴之类的,才把正紧张之下的自己吓成那样...

    “嗯...不错!”巫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看来咱们部落接下来几天的肉食又有保障了!”

    言语了两句之后,巫便转头看了看床上的方洛涯,道:“阿涯,你的内伤尚未痊愈,这两日不能进行剧烈活动,要按时吃药...”

    “好的,谢谢您!”感受着对方眼中的关心,方洛涯赶忙点头道。

    “嗯...好...”巫满意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木勇招了招手,缓步走了出去。

    看着这巫和那雄壮男子走了出去,脑子依然还有些混乱的方洛涯也微微地闭上眼睛,开始试图分析起目前自家的处境来。

    不过,他这还没想得几下,便隐隐地听得外边传来的声音...

    虽然对于自己这隔着两堵墙还能听得巫和那个雄壮男子的谈话声感觉有些惊疑,但两人的对话还是很快地便吸引了他的注意。

    因为两人的谈话,似乎是有关他的!

    “木勇...你真的决定收留他?”巫苍老的声音低低地响起。

    “是啊!巫...我们家只有云灵,咳咳...现在多个男丁很好咧!”雄壮男子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高兴。

    巫缓声地对着木勇,道:“可是你应该知道...阿涯这个孩子来历不明,不太像是我们一族;而且年纪已经不小了,全身的骨头和肌肉都甚是柔弱,资质比起部落的孩子差了极多...就算是真留下来启巫了,也很难成为好猎手;本身部落的食物便不太够,这样的话你的负担会很重!”

    面对巫提醒的言语,木勇明显地沉默了一下,突然却是又朗声笑了起来道:“巫...当年我也是这样遇到云娘的...咳咳...现在我又碰到了这个孩子,所以我还是决定把他留下来,咳咳...不收留他的话,只怕他在山林里会存活不下去;就算是他不能成为好猎手,有我一口肉,便有他一口!”

    听得木勇的话,巫似乎也笑了,道:“那好,我只是作为部落的巫,所以必须要提醒你而已,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你这两日便多给阿涯吃些肉食...尽快让他恢复过来!等他恢复过来,如果他愿意,我就尽快给他启巫!”

    “不过你知道,单独的启巫,这祭品就必须是由你们家自己负担,后天就是十五了,如果要赶在这个月,你就必须抓紧!”

    “是...巫,我一定会让他多吃一些,让我们家和部落再添一条雄壮的汉子!”木勇抬了抬自己的胳膊,露出那雄壮的肱二头肌,朗声大笑道:“至于祭品,当然也不是问题!咳咳...”

    巫大笑着拍了拍木勇的雄壮的胳膊,然后大声朝着屋内喊道:“云灵...走,随巫取药去,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哥哥...”

    “好的,我一定会的!”正在半边收拾着东西的云灵,看了看床上的方洛涯,用力地点着头,那柔美的小脸之上满是认真笃定的表情;然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闭着眼睛的方洛涯听完了两人的对话,又回想了一下自己坠崖之后的一些遭遇,双手微微地有些握紧,心头已经差不多有了定论,看来自己应当是真穿越了,只怕要回去是不可能了...

    而且,看来自己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不容易啊...

    “嘿...小家伙!你叫阿涯?”旁边传来的浑厚声音很快地便打断了方洛涯的思绪;

    “啊...对,我叫方洛涯...大叔你好!”慢慢地睁开眼来,看着对方一脸亲切看着自己的模样,想起方才听到的那些言语,虽然被对方敲着的头还有些闷痛,但方洛涯的心头还是无由来地涌出了一丝暖意。

    “方洛涯?好吧...文绉绉的有些像人族的名字!”木勇耸了耸肩,然后看着方洛涯,道:“巫说你的脑子伤了,那你记得你是哪里人吗?”

    “不记得!”方洛涯笃定地摇着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成...呵呵...不记得最好!”对于方洛涯的回答,木勇似乎相当的高兴,伸手猛地拍拍方洛涯的肩膀,大声笑道:“你是我捡回来的,那你就是我家的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