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器大师 > 正文 第66章 福祸难料

正文 第66章 福祸难料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归来居酒楼第五层包厢内,山珊轻吁口气,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获得“器炼赛会”的魁首,势必会有大势力尝试招揽,若是自身背景不够强硬,拒绝招揽很有可能会得罪对方。

    当然,招揽的时候,那些大势力都非常舍得下本钱,尤其对那些潜力特别惊人的年轻炼器师,开出的东西极具诱惑之力,一般情况下,如果那位魁首自身不属于某个势力,也不会拒绝。

    刚才高台上的动静,她都瞧在眼里。

    虽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却也能从他们的举动中猜出一二,发放完奖励之后,应当是神兵阁和大唐皇室相继对唐欢进行了招揽。

    如果唐欢只是普通的年轻炼器师,答应他们的招揽,也没什么不妥。

    可唐欢拥有“神器图谱”残卷,一旦接受招揽而泄露了秘密,很可能立刻就会为他引来灾祸。“神器图谱”残卷,哪怕只有一页,都能引得无数强者觊觎,更何况唐欢还拥有整整五页。

    好在看那边的动静,唐欢应该是都拒绝了。

    她虽不知神兵阁和大唐皇室开出了怎么样的价码,但以唐欢在“器炼赛会”中的表现,肯定不低,难为唐欢忍住了诱惑。

    “不好,得赶紧回去,可别让这混蛋发现我溜出来了。”

    见唐欢正在走下高台,山珊一惊,连忙站起身来,快步向包厢外跑去,蹬蹬的脚步声越来越弱。

    “古兄,你竟将五大灵火之一的‘涅槃圣火’都送了出去。”

    高台之上,望着唐欢远去的背影,勿辛忍不住摇头轻叹,木夔和青叶眼中也是有着惊异之色。

    他们都非常清楚,原本为赛会魁首准备的特殊奖励,就是由古逸大师亲手为其锻造一件适合炼器师的极品中阶武器。可没想到,到了最后时刻,古逸居然改变主意,将“涅槃圣火”的地图送了出去。

    “我资质有限,成为炼器大师,已是极限,就算获得那‘涅槃圣火’,也不可能融合成功,若以那地图在我手中并无多大用处,倒不如送给这个小家伙。”

    古逸轻捋长须,缓缓说道,“况且,送他地图,对来说,是福是祸,也难以预料。他若能成功融合‘涅槃圣火’,或许不到三十岁便能成为一代炼器宗师,自然是我人族之大幸,可若是失败……”

    说到这里,古逸轻轻一叹,眉头微微皱起。

    勿辛、木夔和青叶闻言,也都是陷入了沉默,古逸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可其言外之意,他们却非常清楚,如果融合“涅槃圣火”这种灵火失败的话,唯一的结果,那就是魂飞魄散。

    从这方面来讲,送唐欢“涅槃圣火”的地图,的确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四人缄默不语之时,聚集在广场周围的众人,也都散去得差不多了,而后,开始有大群的年轻男子进入广场来收拾残局。至此,汇集大陆各地数千年轻炼器师的“器炼赛会”已是彻底落下了帷幕。

    不过,这场赛会所带来的影响,却已开始持续发酵。

    “什么?那个唐欢获得了‘器炼赛会’的魁首?你确定就是那个小畜生?”

    怒浪城西部唐家,一处幽静的庭院中,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

    说话的是个衣着华丽的贵妇,看起来才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瓜子脸,丹凤眼,容貌美丽,身段也是成熟窈窕。此刻,她呆呆地看着对面那个头发花白的老者,面庞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女子便是唐家家主唐天仁的正室梅馨!

    “的确就是他!”那老者微微躬身,面色也是阴沉。

    “可恨!可恨!那个小畜生居然还混得越来越风生水起了。”

    片刻过后,梅馨的震惊就被难以掩饰的怒意所替代,“唐天士挑出来的那五个人都是废物,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说不定全都死在了秘境森林。林伯,还有你那个侄子,也是废物,居然被吓得疯疯癫癫,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那个小畜生要是死在了‘秘境森林’,哪还有今天这档子事。”

    林伯微微垂头,没有吭声,只是苦笑不已。

    梅馨气得胸脯急剧起伏:“获得赛会魁首,必然会被人招揽,林伯,可知他最后被哪一家所延揽?”

    “听说神兵阁和我们大唐皇室都招揽过他,请他去天铸城和落神城,可惜都被他拒绝了!”林伯狐疑万分的道,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是吓了一跳,居然有人连续拒绝神兵阁和大唐皇室的招揽?

    “拒绝?那个小畜生脑子有毛病么?”

    梅馨愣了愣,显然也是大出意外,可紧接着,她便冷笑起来,“拒绝得好!拒绝得好!他若不拒绝,去了天铸城或落神城,我们还真是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可现在,倒是还有下手的机会。”

    话音微顿,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林伯,你想想办法,定要将此人除去,否则,我寝食难安!”

    “是,老奴明白。”林伯微一躬身。

    “家主呢?可回来了!”梅馨唇角露出讥讽的笑意,“看到自己留下的孽种夺得了‘器炼赛会’的魁首,想必非常的不是滋味吧?”

    “家主一回来,就被老祖宗传唤过去了。”林伯连忙道。

    “那个老东西,不好好闭他的关、修他的炼,突然冒出来做什么?”梅馨一听,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夫人慎言。”林伯吓了一跳。

    “怕什么!”

    梅馨却是哼了一声,丝毫不以为然。

    这时,唐家宅院的深处,唐天仁正走入一座简单而古朴的小殿之内。没过多长时间,里面便响起了一个苍劲的声音:“天仁,听说此次获得‘器炼赛会’魁首的那个唐欢,是你的私生子?”

    “祖父大人,您都知道了?”

    唐天仁神色恭谨。

    在其对面,是个形容枯槁、风烛残年的白衣老者,瘦削的面庞上满是皱纹,仿佛一只脚已踏入棺材。

    “如此重要的事情,我如何会不知道?”

    白衣老者鼻中轻哼,“我唐家在这怒浪城中立足百余年,还从未有家族子弟流落在外。天仁,你此事处理得太过不当,岂能因妇人之言而抛弃子嗣。去把唐欢请回唐家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祖父大人,这……这……怕是不行……”唐天仁面色一变。

    “怎么不行?”

    白衣老者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

    唐天仁低着头,迟疑片刻,终究还是咬咬牙道,“祖父大人,其实这唐欢并非……”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