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器大师 > 正文 第9章 虎跃拳

正文 第9章 虎跃拳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欢一惊,大步如飞地冲到前面铁匠铺,就发现铺子大门已破碎倒地,一个十七八岁的黑衣少年走了进来,腰挂长剑,身躯高大挺拔。

    在他身边,还有三个少年,赫然是唐鸿、唐江和唐俊杰,气势汹汹。

    “唐超?”

    唐欢先是眉头微皱,眼中多出了些许凝重之色。

    这唐超是唐鸿的二哥,只比其大一岁,但天资却是胜过他不少,据说前段时间已打通了第六条经脉,晋升为二阶武徒,而且,唐超修炼向来勤奋,他的实力绝非唐鸿这样的纨绔子弟可比。

    可即便如此,唐欢心中也是毫无畏惧。

    转念间,唐欢瞥向唐鸿三人,脸上浮起嘲弄的笑意:“打了小的来了大的?唐鸿,上次滋味怎样,是不是还想要再尝尝?”

    说着,唐欢便是快步向前,作势要出手。

    唐鸿、唐江和唐俊杰三人面色一变,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哼!”

    那个叫唐超的黑衣少年见状,忍不住沉着脸哼了一声。

    唐鸿三人醒悟过来,立刻停住脚步,面皮顿时胀得通红,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唐鸿恼羞成怒地咆哮起来:“唐欢,你别嚣张,上次老子只是一时大意,这一次,老子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

    锵的一声,唐鸿抽出长剑,就要向唐欢扑去。

    “来吧!”

    唐欢哈哈一笑,随手就从旁边的武器架上抽了一把剑下来。

    剑一入手,唐欢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为之大变,就像是潜藏在深渊之中的一条龙,似乎随时都可能掀起滔天巨浪。

    唐鸿心中发毛,面色阴晴不定,有些骑虎难下。

    尽管他口中怎么也不愿意承认,可当日的惨状已是给他留下了阴影,在面对唐欢时,心底不自禁地生出了惧意。

    “小鸿,退下!”就在这时,唐超突然上前一步,低喝一声。

    “是,二哥。”

    唐鸿狠狠地瞪了唐欢一眼,脸上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可手上长剑却飞快地插回腰间剑鞘,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唐欢,我这个弟弟虽然有些不太成器,但还轮不到你这么个野种来教训!”

    唐超盯着唐欢,口中冷喝出声,神色傲然,眼眸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一抹讥嘲和轻蔑之色。

    他在唐家年轻一辈中算不得什么天才,却也远超一般的家族子弟。平时虽在怒浪城中见过唐欢多次,却不屑于欺侮这么一个连真气都修炼不出来的人,对唐鸿等人有事没事找唐欢麻烦的举动也很看不上眼。

    可这次,他却不能不为唐鸿出头,唐鸿再怎么烂泥扶不上墙,也是他亲弟弟。

    “我是野种,不知道做为野种他爹的唐天仁又算个什么东西?”

    听到唐超这话,唐欢几乎心底不可遏制地冲出一股怒意,紧攥着剑柄的右手微微发颤,记忆深处,少年最痛恨的便是听到“野种”这两个字眼,源自于他的那股强烈的愤怒,让唐欢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

    “你这野种,竟敢如此大逆不道。”

    唐超眼神一寒,语气中多出了一丝残酷森冷之意,“本来,我只打断你一手一脚,算是对你小小地惩戒一番,可现在看来,只断你一手一脚,实在是太便宜你了。也罢,我今天就替大伯好好地教训你一番,断你双手双脚,让你今后长点记性,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大言不惭!”

    唐欢怒极而笑,清越的颤鸣声中,手中长剑如龙,缓缓地刺了出去,速度不快,却自有一股杀意蕴含其中。

    唐超嘴角微撇,右脚便狠一蹬地,身躯纵跃而起。

    此刻的唐超就像是一头挣脱囚笼的猛虎,不仅速度迅疾,而且气势逼人,身躯跃至最高处的刹那,他的气势仿佛也攀升到了顶点,而后一拳轰出,居高临下地砸向唐欢脑袋,竟是势若雷霆。

    “呼!”拳头过处,竟起激起细微的风啸之声。

    “虎跃拳!”

    后面的唐鸿、唐江和唐俊杰三人见状,都是眼睛一亮。这“虎跃拳”也是唐家的一种低阶战技,攻如猛虎,气势迫人。他们都知道,唐超已将这种拳法类的战技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现在看其出手之势,果然如此。

    唐欢首当其冲,立刻就感觉劲风呼啸而下,似有一颗巨石轰隆隆地从高空砸落下来,令人心神震动。

    不愧是二阶武徒!

    “游龙出海!”

    虽距与唐鸿等人交手才这么点时间,可唐欢却已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此刻心头极为冷静,心中暗哼,剑势陡然一变,已是由第一式转为第三式,剑尖微颤,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撩向唐超小腹,真气流转之下,一股浓厚的锋锐之意从剑尖喷吐而出,似要将其腹部都撕裂开来。

    唐超似没想到唐欢剑法如此凌厉,面色微沉,蓦地化拳为爪,闪电般地朝那剑身拍扫而去。

    “砰!”

    沉闷的撞击声随即响起。

    手爪与剑身碰触的瞬间,两股真气激烈碰撞,那长剑竟是承受不住,铿然断裂开来,瞬即,唐欢手中长剑便只剩下一截剑柄,而剑身则是被唐超拍飞了出去,闪电般地钉在了不远处的柱子上。

    “断了?”

    唐欢微微一怔,心中不由自主地苦笑起来,他早就知道那少年锻造武器的水平很差,可还是没想到,他锻造的长剑居然这般不堪一击,竟连二阶武徒的攻击都承受不住,怪不得一件只值一个金币。

    原本他还觉得,这价钱未免太低了,可现在他才发现,这样的武器能卖出一个金币,已经是高价了。

    “哈哈,二哥真是厉害。”

    “这狗东西,竟敢和超哥动手,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超哥的‘虎跃拳’的确是练到家!不过,这家伙锻造的武器也真是差劲,居然一下就断了,笑死我了。”

    唐欢惊愣失神,唐鸿、唐江和唐俊杰三人却是笑逐颜开,而唐超一爪拍断长剑的刹那,双脚便已落地,可他几乎是没有丝毫的停顿,身躯便再次腾跃而起,如同下山猛虎,凶神恶煞般地扑向唐欢。

    “给我躺下!”

    唐超眉宇间闪过狞恶的笑意,右拳再次击出,势若奔雷,角度刁钻,便如一柄重锤,敲向唐欢胸膛。

    唐欢蓦然惊醒,也顾不得再埋怨锻造长剑的少年,仓促之下,只能直接一拳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