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终救赎 > 正文 第十二章 莫名死亡

正文 第十二章 莫名死亡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悚然一惊,因为之前,我根本没有发现。

    这原本是一位老者,拄着拐杖,但是身手不错,他的头颅滚到了我的脚边,眼睛是闭着的,根本没有任何的挣扎。

    脖子处的伤口很平,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直接斩断,只不过这样的攻击,绝对不会逃过我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一无所知。

    暮然之间,全身一抖,因为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可能也未必躲得过。

    “怎么回事?”郭黑瞪大了眼睛,走了过来,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伤口,脸色阴晴不定。

    “是一个高手!”他这般断定,眼神犀利的看向我。

    而在场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时间都将目光投向了我。

    因为,只有我有这个实力和可能,将这位老者杀死。

    我的后背紧了紧,第一时间做好了防御,而唐灵更是悄然拿出了匕首,那样的血红,如同噬人的恶魔。

    “肯定是他杀的……”黄上嚷嚷道,眼神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他在风中摇摆不定,这样的身形让我愈加的注意,这是一种即将攻击的姿态,一旦启动,十分凌厉。

    “军方的人?”我心里惊讶,难道这家伙是军方派来的卧底?那么军方的心思就耐人寻味了。

    军方最近在蠢蠢欲动,而且据我所知,连镇长也是暗地里有所动作,看来这希望小镇,真的要变天了吧。

    “对,就是他杀的。我们大伙应当杀死他,替那老人报仇。这人太狠了,竟然连老人都不放过,你看这老人身上的食物都没了……”一个偏瘦的中年人目露精光,挥舞着双手,鼓动群众。

    “杀了他,让他交出食物。”

    一听到食物二字,人群顿时就沸腾了。

    他们犹如饿狼一般,将我们团团围住,这个时候,老人为什么会死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了。

    毕竟这年头,死人早就见多了。

    “黄上,不要乱说话。”在我面前,郭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而后回头对着黄上喝道。

    但很显然,黄上本来就没有怕他,面对着众人,侃侃而谈,完全是在蛊惑。

    大家也都不是傻子,都知道我没有理由杀那老人,但是,所有人都看上了我的食物,理由早就不重要了。

    “对,就是他,就是他杀了这老爷爷!”让我意外的是,那之前接受了我一片土司的小女孩,竟然跳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我,“我刚刚亲眼看到的。”

    心凉如水。

    唐灵嗤笑一声,对着我不无嘲讽的说道:“你看,这就是你给她面包的下场,这个世界上,好人几乎已经绝种了。因为凡是好人,都是死的最早最快的。”

    我悲哀的叹了一声,而后拿出早先的小刀,又将黄上的军用枪拿在手里,这个时候换上霸枪就太过显眼了。

    场面对我们来说很不利,舆论几乎是一面倒,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看上了我背上那一小袋基肉。

    郭黑皱了皱眉头,这一次却没有阻拦,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力挽狂澜了,叹了口气,只能顺势而为,毕竟这里的都是狠人,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听他的话。

    众人像是狼群一样,围了上来,望着他们一张张阴沉的脸,没有丝毫的同情,更不用期待有人跳出来帮助我和唐灵。

    黄上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他搓着双手,仿佛看到了胜券在握。

    “看来是他干的了,这里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毫无疑问,这个老人绝对是黄上杀的,“能做到这样无声无息,难道他也有卡牌?”

    这是我最担心的一点。

    如果黄上有卡牌的话,那么我们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大家杀了这坏人。”尖锐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急不可耐,众人有点吃惊,因为又是那小女孩,很多人不解。

    她满脸通红,因为气愤,身体剧烈颤抖,双眸里喷出怒火,宛如一只被抢走了食物的野兽,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大家伙看啊,连一个小女孩都知道那人是凶手,我们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黄上晃着脑袋慢慢朝着我们逼近,他走路很轻,但就是因为如此,才让我心中更加的谨慎。

    “这家伙,军中的格斗步伐竟然也如此娴熟。”我的瞳孔猛然一缩,正打算有所动作的时候,忽然,在人群之中,有一个开始狂奔起来。

    “鬼啊!”是一名女子,披头散发,张牙舞爪,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中,竟然一跃而起,跨过了天台的护栏,纵身而下。

    死了。

    下面的尸蟞顿时刷刷刷的涌到了她的身体之上,瞬间就占据了她的尸体。

    静寂!

    死一般的静寂。

    这一次大家看得都十分清楚,因为是这女人自个跳下去的。

    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这样的情形,太过诡异,饶是在场的众人从末日里活了半年也没有见到过。

    啪!

    有一大汉直接走到了地上,两眼无神,他呆呆的望着那个方向,双目渐渐浑浊,泪水流水。

    “老婆……连你都走了,我活着还干嘛?”

    死去的人是他的妻子,这位大汉直接崩溃了。

    他一边哽咽,一边流泪。

    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沉。

    毕竟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亲人的死去,朋友的牺牲,到最后,只有自己,孤单的活着。

    何其悲凉。

    冷风吹过,这夜,才过了一半。

    我打了一个激灵,站在乌云之下,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个小镇,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会成为所有人的梦魇。

    “他……他……”就在这时,所有人如履薄冰的时刻,一个人指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支支吾吾,舌头打结。

    我目光一凝,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刚刚还好好的大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双目流的不是眼泪,而是两行殷虹的鲜血,流过脸颊和下巴,啪嗒啪嗒的滴落。

    “老婆,我来了……”更令我们发麻的是,他还在说话,直到一分钟之后,扑通一声,砸落在地。

    那一声,仿佛砸到了众人的心中。

    又一个,死了?

    我的拳头捏得死死的,这样无声的恐惧,远比杀戮更加可怕。

    我原本以为只是黄上所为,但是此刻看到他惊恐的模样,显然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

    “糖糖,有没有感受到什么波动?”我稳重心跳,问向糖糖。

    糖糖白了我一眼,一双小腿晃啊晃,无所谓道:“我现在受伤严重,而且还在你的灵魂里面,根本感受不到外面的情况,除了知道谁是魂师之外,我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该死!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气绝身亡。”郭黑稍微验证了一下,便报出了结果。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倒是稍微舒心了一点。

    “原来是因为妻子的死亡,而伤心过度啊。”有人叹道,但是一说到那女的,众人又开始犯愁。

    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味道,一股阴霾涌上众人的心头。

    逃?

    能往哪里逃?

    下面全是丧尸和尸蟞,冲出去也是死,而呆在这里,也不安全。

    “有人谋杀。”忽然,唐灵开始“摆弄”第一具尸体,淡淡的得出一个结论,让众人疑惑。

    紧接着,她又向下望了望那具尸体,摇摇头,道:“无法判断。”

    而下一刻,唐灵从容的来到那大汉身边,掰开了他的嘴巴,用力的闻了闻,又检查了下他的瞳孔,清冷的声音,如同泉水:“这是虫子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