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 > 正文 小番外11情人花海,一生一世(全书完)

正文 小番外11情人花海,一生一世(全书完)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半路的位置,梨晲看见了很多的姑娘都在这儿,从她们的身形来看,都是相差不多的,不过梨晲和盛晚晚的身形却差的很远,盛晚晚的身材要高挑一下,而梨晲的身子稍显几分玲珑瘦小。

    不过这儿这么多的女人都在,也很难去辨别。

    “来来来,穿上。”盛晚晚将衣裳递给了梨晲。

    梨晲将信将疑的接过盛晚晚的衣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女人们,她们穿的衣裳都和自己一样。

    “季姐姐怎么没来?”梨晲扫视了一圈四周,想起刚刚好像也没有看到季晴语和傅烨,难不成二人不来参加?

    盛晚晚边换衣裳边说道:“季姐姐待产呢,你这都不知道。”

    “啊?”梨晲慢半拍的愣了一下。

    “看你就是不关心,就想着和自己的男人嗯嗯哼哼。”

    “……”梨晲暗自送了一个超级大白眼给她,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得瑟个什么劲,分明她盛晚晚和自己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个时候,梨晲也懒得再去反驳什么,拿起衣裳也往身上套。

    不过一会儿,盛晚晚又把盖头递给了她。

    梨晲才发现,这都是集体穿着凤袍,盖着盖头,这是什么把戏?

    梨晲一脸惊奇的看着盛晚晚。

    “哎,你用这眼神看着我做什么,不觉得很兴奋吗?要是敢把自己的女人选错的话,我回去让他跪搓衣板。”

    梨晲嘴角狠狠抽动了一下,佩服起盛晚晚的想象力了。

    盖着盖头,身形大相径庭的情况下,选自己的女人,那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呢。

    “有人来了,赶紧。”有人在门口叫了一声,催促着她们赶紧动作加快。

    盛晚晚立刻把盖头盖在了梨晲的头上,顺道也自己随随便便盖了一下,拉着梨晲站在一边。故意把梨晲拉到角落去站着,两人都站的比较隐蔽之处,若是一进屋很难察觉到此处有人。

    “晚晚,你这样就不怕他们找不到吗?”梨晲小声问道。

    “找不到就等着被惩罚。”盛晚晚在盖头下轻轻哼了哼。

    梨晲扶额,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红色的盖头遮盖了视线,她视线所及之处,只有地面上的鞋子。

    忽然身边的盛晚晚被牵走了,梨晲清晰的听见了男人的声音:“晚晚。”这么两个字,带着万分的笃定,好像都不用犹豫。

    盛晚晚也丝毫不犹豫就把手交付给了对方,由着那紫袍的男人牵着走出。

    梨晲却在这里有些急了,恨不能现在把盖头提起,四处看看自己的男人到底跑到了哪里去了,为什么现在还没来。

    身边一个个女人被牵走了,可她还站在这儿,没有人来牵,她的心中那点点兴奋之感,因为这样的时间消磨的一干二净。

    她心中是恼的,更是愤怒的,还有一丝丝的埋怨。

    说不在乎这些输赢,其实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其实心底真的还是非常在乎的。

    等了好一会儿后,在她快要耐心用尽,准备把盖头给掀起找人的时候,忽然一双黑底缎面的靴子映入眼帘。

    “晲儿。”男人的薄唇轻启,带着一丝喜悦。

    梨晲在盖头下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你怎么才来……”

    她的话还没有埋怨完,眼前的光线一亮,盖头被男人给掀开,她立刻就扬起了小脸。

    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她应该做出一副羞涩的表情来,事实上她也有想过羞涩的抬头来,毕竟这样才符合眼前的状况才行。

    但是现在,她的心中带着几丝埋怨,她不免把眼睛给瞪得老圆。

    然后,猝不及防的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漆黑如墨的眸子,定定的落在她的脸上,那眼角眉梢间都染上了几丝笑意。

    “是不是等的不耐烦了?”他忽然出声问道。

    梨晲咦了一声,因为他这么气定神闲的样子,把她给搞蒙了。

    “走吧。”花墨炎却牵起她的手,将她牵着走出去。

    “你去哪儿了?刚刚这么久都不来。”梨晲忍不住问出了声来。

    其实她想装作随口问问的样子,可是心中其实很在意。

    花墨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将她抱上了马背,淡淡说道:“去给你挑选一匹好点的马儿。”

    “额?”梨晲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然而,她已经被男人给抱上了马背,随即扬鞭往前奔去。

    风呼啸在耳边,两人的发丝衣袂纠缠在一起,还有那丝丝缕缕的呼吸萦绕。

    梨晲现在想想,蓦地发现,比赛的输赢,确实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好像这一刻在一起的真切感,才是最重要的。

    到达终点时,所有人都等候在了最后的位置上。

    “哎哟。”盛晚晚瞧见他们两人,轻轻咂舌,“花小弟,看不出来,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梨晲听不懂,万分疑惑的看向花墨炎。

    花墨炎嘴角一勾,回道:“彼此彼此。”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咱们就换一下,换成女人载男人。”盛晚晚小手一挥,霸气宣布。

    梨晲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花墨炎说替她去选马了,感情是希望她赢过盛晚晚?可关键的问题是,这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啊?

    ……

    在起点处,梨晲上了马背。

    刚坐下,一旁的盛晚晚出声说道:“小梨子,这次,我会让你。”

    “让我?”梨晲懵懵懂懂。

    “谁让我,受热之托呢。”盛晚晚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梨晲眨了眨眼眸,有些莫名其妙。

    盛晚晚看着她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忽然一鞭甩向了梨晲坐着的马屁股上。

    马儿嘶鸣一声,立刻载着梨晲就往前冲去。

    梨晲惊呼了一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她的敏锐度还是极高的,下意识的揪紧了马缰,朝着终点跑去。她也搞不懂盛晚晚说的,什么让她一把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显然是看出来了,让她先冲出去,然后再把男人载走,这样的话……

    到达中途的时候,梨晲抓过花墨炎就冲。

    男人的手臂环着她的腰际,由着她操控着马缰,丝毫不会担心。

    “花花,我们这样有些胜之不武呢?”梨晲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有什么关系?”花墨炎淡淡勾唇,“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可好?”

    “咦?”梨晲愣了一下,因为他这话,还真的有些惊奇住了。

    带她到别的地方去玩,难道不是特地来参加这儿的运动会的吗?

    花墨炎含笑扯过了她手中的马缰,操纵着马缰朝着别的地方跑去。

    好像,他们就是来度假的,并非是来参加比赛的。

    事实上,原本就是如此。

    梨晲也就放心大胆的由着他带着往前跑,直到奔出了皇宫,朝着人群稀少的地方而去。

    风还在耳边呼啸着,可梨晲的视线却有些模糊。

    “好了。”马停下,花墨炎率先下了马背。

    梨晲愣怔着,这才慢半拍似的跟着下了马背。

    “你为什么……”梨晲看着眼前的花海,愣了一下。

    满满的香气袭来,这是一片她叫不出名字的花海。

    不过她原本就是对各种花认得不多,因此此刻看着这么一大片火红的花朵,在眼前盛开的样子,让她的眸中还是轻易闪过了一抹惊艳之色。

    “花花,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啊?”

    “嗯,觉得今天的你,特别适合这里。”花墨炎牵起她的手,往花海中走来。

    “哦,我特别适合这里?”梨晲发现,她最近脑子特别迟钝。

    是因为那老头把她身上的数据移走的缘故呢,还是别的缘故?

    不过这好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这个男人忽然将她抱起是什么情况?

    脚下一轻,她被男人打横抱起,望着花海伸处走去,随即被放下。

    “你,你要干嘛?”她张口结舌。

    “嗯,喜欢你现在这样。”他高大的身躯覆下,将她压在了花海之中。

    哦买噶的,难道这个男人特地奔出皇宫老远,然后带她来这个火红的花海之中,就为了和她在这里打野.战?

    坑爹!

    梨晲见他的吻就要落下,当即要伸手推拒在他的胸膛前,想让他冷静一点。

    “花花……”她嗫嚅着开口。

    可是她一出声,这声音把她给吓得结结实实,这还真是无法言喻的娇媚动人啊!

    这花海是不是有问题呢?

    花墨炎幽深的目光,凝锁在她的脸上,眸中似乎燃起两簇火焰,要深深把她给灼烧了去。

    “唔……”梨晲刚想开口说话,可是根本来不及说话,就被他刹那落下的吻给淹没了所有的声音。

    好像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和理由,她就只能这么由着他疯狂的亲吻和掠夺。

    额,不对,说掠夺似乎有些不对,分明她自己也很想。

    太刺激人了!

    ……

    “唔,小寒寒,你看,好激烈啊!”不远处,某个女人蹲在隐蔽的地方,轻轻拉扯了一旁的男人的衣角。

    轩辕逸寒的嘴角轻轻抽了一下,却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这个花海,可是我培育出来的,在花海之中,可是让人会产生情愫,会分泌出男女之间的荷尔蒙,哼哼,甘柴猎火,马上准行!”盛晚晚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轩辕逸寒默,想起几个月前,盛晚晚也是这样,把季晴语和傅烨给骗到了这片花海之中,让两人彻底破除了最后夫妻的那一道防线。

    傅烨和季晴语成亲也有几年,在外人面前相敬如宾,但实际上,并非是他们所想,季晴语和傅烨一直都分房睡的。

    盛晚晚得知这事情后,毫不犹豫的就给这两人下了圈套。

    “晚晚。”男人轻启薄唇,忽然唤了一声蹲在地上的女人。

    “嗯?干嘛?”盛晚晚的一只手还拽着他的衣角,正看得津津有味。

    此刻她的形象,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一手揪着男人的衣角,一手正往嘴里塞着零食,那一副看戏模样,要是让梨晲知道,估计会追杀她来。

    “看别人,多没有意思。”男人魔魅的嗓音,一如往常的低沉,但此刻又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力道。

    盛晚晚不知道是被他的话给呛到了,还是被自己的零食给噎到了,忍不住轻轻咳嗽了起来。

    “喂喂,这里可不适合我们。”她扔了手中的零食,蓦地站起身来。

    轩辕逸寒的眉梢轻挑,带着几分疑惑的反问:“那哪儿比较适合?”

    “当然是……比较隐蔽的地方。”盛晚晚嘿嘿笑着,不敢在这么露天的地方做这种事情。

    某男心中可不这样想,这么厉害的地方,他倒是很想尝试一下。

    尤其是那不远处花海中,此起彼伏的暧昧声音,撩人的紧。

    盛晚晚感觉到男人的眼神中,似乎燃着几簇火焰,他忽然朝着她靠近。

    一股强大的危险感袭来,她猛地往后退了两步,“小寒寒,咱们回去闹好不好?”

    “不好。”某男人的傲娇劲上来,可不会就此罢休。

    盛晚晚觉得这有一点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好像不是这么形容。

    突然听见了动静,那方的梨晲忽然啊了一声。

    这一道啊的叫声,把正欲要动手收拾盛晚晚的男人给停住了。

    轩辕逸寒和盛晚晚同时看了过去。

    这下,四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场面格外奇妙!

    盛晚晚暗骂了一声:“卧槽!快跑!”

    她意识到梨晲要杀人的眼神,恐怕下一刻就要穿起衣裳过来杀人了,她抓住了轩辕逸寒的手就跑。

    这个时候不跑等着被人给追杀吗?

    “盛晚晚,你等着,我要弄死你!”身后梨晲嚎叫的声音传来,带着熊熊的怒火。

    大概也是彻底想明白了,肯定是盛晚晚搞的鬼。

    ……

    盛晚晚跑了很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人后,她才停下脚步,扶着一旁的树干长长的喘息了一声。

    她跑得气喘吁吁,可转首,却发现身边的男人大气也不喘一下,好像刚刚根本没有运动过似的。

    盛晚晚的嘴角狠抽了一下,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小寒寒,我跟你说啊,晚宴的时候我不去参加了,我要逃命。”一想到梨晲可能会来掐死她,她觉得她还是要躲起来比较好。

    “好。”男人却出人意料的答得飞快。

    盛晚晚有些怀疑的看他,不解他为什么会回答的这么顺畅。

    “我也不去。”然后,男人随即说了一句话。

    盛晚晚疑惑不解的看着他,反问:“你为什么也不去?”

    “陪你。”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拿在手中把玩,小手柔软至极,他玩的相当认真。

    盛晚晚细细咀嚼着“陪你”这两个字,总觉得这两个字别有深意呢?

    事实上,确实别有深意……

    ……

    晚宴,两人都没有参加。

    盛晚晚就被男人给抱着入了屋子,然后关上了门。

    门口的侍卫仆人丫鬟集体扶额,早已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了。

    他们家王爷和王妃,可真是恩恩爱爱,这么多年了,也从来不害臊。

    “哦对了,叶宁,待会儿要是小梨子和花小弟来了,帮我们挡一下了。”门刚刚关上,可很快,门又打开了来,盛晚晚探出了个脑袋来,轻轻吩咐着。

    叶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盛晚晚的身子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拖入了屋子中。

    叶宁扶额,有一种无语望天的感觉。

    挡得住吗?这梨晲和王妃的脾气就是一样的暴躁!

    刚想着,门口就传来了暴怒的叫声。

    “盛晚晚,给我滚出来!”梨晲连晚宴都不参加了,直接就冲入了屋子中,怒气冲冲。

    梨晲身后跟着的玄袍男人,却是淡定至极,好像并不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有所动容,即便是今天白日里,他露天和梨晲战了一场被人看光光了,他都不觉得有什么。

    但对梨晲这样脸皮薄的人来说,可真是不一样。

    梨晲怒声在王府里响起,让人禁不住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倒是叶宁,小声说道:“皇后娘娘,我们王妃吩咐了……”

    “吩咐什么啊,让她出来给我说清楚!”梨晲一把推开了叶宁,刚要去推门,却被一抹小身影给挡住了去路。

    轩辕芸芸眨了眨双眸说道:“梨阿姨,你不要这么粗鲁嘛,我可以给你解释解释哦,娘亲说,你们的所在那片花海,被称作情人花海,在那里做过的情人,一生一世都会在一起滴哦,真滴哦!”

    梨晲原本有些暴怒的情绪,但在听见了这小女娃娃的话后,所有的情绪瞬间消散无踪,她垂眸看着眨着无辜纯洁双眸的轩辕芸芸。

    暗暗想着,若是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放过盛晚晚。

    屋中。

    盛晚晚看着突然在身上的男人停住了动作,她眨了眨眼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轩辕逸寒那双深邃的紫眸落定在她的脸颊上,挑眉问道:“一生一世可以在一起?”

    “嗯?怎么了?我这个寓意不好吗?”盛晚晚没有反应过来,男人这样的话语的意思。

    “挺好,不过,你为什么不让我在那儿睡你?嗯?”男人微凉的指尖,轻轻抚弄在她的脸颊上,指腹上的薄茧,摩挲着她的肌肤,酥酥麻麻的触感。

    盛晚晚差点忘记了,这个男人可是个小心眼的男人,这个时候听见这个话,肯定是对那话耿耿于怀。

    盛晚晚轻咳了一声,赶忙将他的脸拉下,小声说道:“好好,下次我们也去那儿翻滚一下可好?”

    男人眉间轻蹙的“川“字终于舒展开来,他沉声说了一个“好”字,俯首堵住了女人喋喋不休的声音。

    这男人,还真是好哄啊!

    华账落下,红烛熄灭。

    看着熄灭的烛火,梨晲的目光盯着一瞬不瞬。

    梨晲却站在门口安静了,花墨炎上前挽住了她的肩膀,淡淡说道:“回去休息吧,嗯?”

    “也好,今天白天累死我了。”梨晲说到白天的事情,白希的脸颊上因此飞红了两片云霞,再怎么说,也是有些窘迫的。

    “晲儿,其实应该感谢她。”花墨炎挽着梨晲的肩膀,小声说道。

    “感谢晚晚吗?”梨晲眨了眨眼眸。

    “是,若不是她,我恐怕不会遇到我这一生中最珍爱的女人。”男人的大掌,握住她的,轻轻说道。

    一句话,暖流轻轻缓缓在心底划过。

    梨晲的眉眼间染上点点笑意,温柔而幸福的笑意。

    “说的也是。”确实如此!

    她又想了想,反驳说:“但我们这是命中注定在一起的!”

    (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