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求篡位,腹黑王爷好闷骚 >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大结局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大结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地!轩辕少凌手持着星剑冲破这间宫殿的殿顶,直冲上了那片魅色黑暗的天幕……

    然后,那份光影划破了这片长空,就像流星一般地灿烂着这星空,接着,终是消逝不见……

    “少凌——”夜无情痛呼一声,咣铛!另一手的乾坤枪掉落在地面上,她的双膝也跪倒在地上,久久地仰望着那星空,痛不欲生……

    片刻,泪如雨下淌满了双颊,夜无情紧紧地扶着自己的心口,仿佛要抚平那股撕裂开的心,但是,越抚越痛,只有任着灵魂在痛苦中挣扎与徘徊。

    闻音冲进来的众女星师们看到这一幕都惊震住了眼眸子,只有那怀中婴儿哇哇大哭时,才带回了人们的神思。

    “法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终于有一位女星师大胆地问道。

    夜无情好久都没有说一句话,在那里也跪了很久很久,直到膝盖都有些麻木了,她才站起身来,看向她们,声音沙哑疼痛,“月水涵这恶神作恶多端,死有余辜!现在已经被本法神制裁了!你们也都回去仙渺岛吧!”

    夜无情的话说完,众女星师们谁也没有动,站在那里有些怔怔地看着她,似乎对她的话还是非常震惊。

    夜无情走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孩子月凌情,满眼含泪地看着他的小脸孔,白希幼滑,那么纯净和漂亮。夜无情看着,眼神里也更映着份光泽,这么完美无邪的生命却没想到会是那恶神接生下来,这一点倒是让人唏哗不已。

    也很神奇的是,小家伙在夜无情的怀抱里很快便停住了哭声,双眼睁得圆圆地看向她,忽而,一个甜甜的笑绽开在嘴角边,让夜无情的含泪的眼神也微微眯了下,一份苦涩绽在心底。

    “凌情……娘亲,现在带你出去!你要乖乖的哦!”夜无情说着,脚步缓缓地走出这殿堂,最后,抬眼望了眼那片黑暗的星空,在心底默默地祈祷着什么。

    随即,一道魔法念力透了过来,在夜无情的脚下现出魔法传送光阵,很快她就抱着孩子消逝在这片光阵里,遁形而去。

    晚风拂过这片月水神殿,轻悠悠地划过落叶飘飞在空气中,卷起一道道凄美的弧线,惊艳住了世人的眼。

    ……

    地乾国,一片祥和与宁静,朦胧的月光映着皇城的楼檐上,划开一袅难舍的情怀。

    那暗影一直浮在空气中,看着这那某处宫殿,夜无情的眼神沉了沉,什么话也没说,低下头颅又看了看怀中的孩子,眼瞳里光莹闪动,一份晴欲要控制不住时,她又狠狠地忍住了情绪。

    地乾宣殿内,一袭龙袍的沈星辰正在那里挑灯夜战,正常处理着各地呈上来的奏折,不知过了多久,待审完面前最后一本奏折时,手也有些无力地垂了下来。

    “还有吗?都给朕呈上来!”沈星辰发话道,一张俊颜上映着认真,可那眼瞳里却是藏尽了疲惫。

    “回皇上,已经都审完了,这是最后一本折子了。”一旁的叫小顺子的太监小声地答道。

    “哦,今天……竟又这么早地批完了。”沈星辰望着那厚厚一叠的本子,视线都有些呆滞。

    “皇上,已经不早了,夜已经二更都过了。”小顺子提醒着他,看着这才登基没多久的新皇夜夜为国事操劳,小顺子的心底也尤为心疼。

    “又二更了?”沈星辰抬起头来,望着那扇紧闭的宣殿大门,神思也沉湎了下来。这样的夜又会过多久?

    “是啊!皇上,奴才还是陪你回寝宫去休息吧?”小顺子言道。

    “回去做什么?一个人都没有……”沈星辰看着前方的大门,苦涩地笑了下。

    “皇上,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小顺子的眼神有些闪烁。

    “说罢。”

    小顺子壮胆说道,“皇上为什么就算不立后,可这后宫可不能没有的啊!皇上,这皇嗣的基业也得继续传嗣下去的啊!”

    “闭嘴!”沈星辰脸孔一变,眼底摄出几道寒芒。

    “皇上恕罪!皇上饶命啊!”小顺子连忙跪拜于地。

    “你就给我在这里跪着反省,朕以后都不想听到此话!”沈星辰冷冷地说着,手袖一拂,随即不再理他,快步地站了起来,离开这宣殿。

    月茫茫,华光幽幽。

    沈星辰望着这样的天空,思绪万千。这又是多久了,她都离开了多久了,心却还是那么疼,那么痛……

    一道魔法念力透了过来,沈星辰身体虚隐影,已然消逝在这片空气中,很快就去到了皇陵。

    那天空中某处隐匿的人儿看到地上的人走后,这才一个纵身驰下,快速地朝着那皇帝寝殿而去,轻烟如雾似纱,很快就飞跃过层层障碍,到了这内寝殿。

    夜无情看了眼这片富丽堂皇的宫殿,眼沉了下,随即很快将那孩子月凌情放在沈星辰的龙床上,深深地看了一眼。

    孩子冲着她笑,她也笑了,可心底却味同嚼蜡。

    “凌情,娘亲把你送到你亲爹这里来了……你一定要好好地跟着亲爹在一起,好好地听他的话,好好地长大成人,娘亲会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的……”夜无情笑着,眼泪泛涌而出,随即快速地取过怀中的一绢帕,咬破自己的拾指,写下了一行血书……接着快速地塞在他的襁褓里,站起身来。可还没走动两步,那孩子凌情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竟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别哭!孩子!”夜无情的眼泪泛滥成灾,一下子又抱起了那孩子,一抱那孩子果真是不哭了,过了会,夜无情又再次将他放了下来,“对不起……原谅娘亲不能陪你……”

    一片郁重沉沉地覆盖在了眼眸子深处,夜无情快速地站了起来,不再回头地快速用魔法传送阵消逝而去。

    孩子再次大声地啼哭起来,由此也惊动了那宫外的宫女太监们。所有人涌了进来,看着那龙榻上竟然躺着一名婴儿,均是惊奇不已。

    而夜无情在众人涌去寝殿之时,已然悄然无息地朝着另一殿堂而去。在那里,她看到了那已经安睡的父亲夜剑。

    看着床榻上的夜剑面色如常的样子,心底也颇有几分安慰感。她知道父亲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这一切的功劳都是他的。

    原来,夜剑在沈星辰细心照料下,已然能够恢复了意识过来,并且还能下床走几步路了,虽然不像之前那样利索,但能恢复达到这种水平已经是个奇迹。

    “父皇……对不起,都是儿臣不孝,才会造成你今天这样子……”夜无情轻语地说着,接着跪拜了下来,在他的床前叩了三个头,好一会才站起身来,强忍住心底的悲痛,快速地逸出了这宫殿。

    那一头,沈星辰从皇陵里回到自己的寝殿时,看到众宫人正围绕着什么,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沈星辰冷冷的声音透在空气中。

    “皇上,您看,刚才在您的龙床上发现了一个男婴!”小顺子惊喜地说着。

    “什么?”沈星辰有些吃惊,立即上前,抱过那个婴儿,咋眼一看之下,这颗心都震撼住了。这……

    秀气的鼻,白希的脸蛋,精致的下颚,竟然这么像她……

    很快地,沈星辰便发现了这孩子的襁褓里放着一件东西,他单臂抱着婴儿,另一手快速地摊开这绢帕子。

    上面用血书字字写着几行字:星辰,这是你的孩子,名叫凌情,好好地把他扶养长大,我会在远方为你和孩子祈祷、祝福!勿念,夜无情!

    “无情!”沈星辰痛呼一声,再也顾不及不上什么,快速地冲出殿堂,只是再也看不见某人的影子。

    “无情——你在哪里?你快点出来啊!”沈星辰抱着孩子在殿外大声地呼道。只可惜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远处的天空中,虚影着一抹纱影,夜无情看着那殿外的人儿,还有那怀中的亲骨肉,那一刻也是痛得胆肠寸断。夜无情看了一会,猛地吸了吸鼻翼,正准备离开时。

    对方的身影也挺快,竟然感知到她在这里悬浮的气息,一道魔法光阵直接送他与孩子来到了这里。但是,夜无情却也快速地再次闪身离开了他的视线,潜藏得更深了。

    虚影幻实,沈星辰现出了实体,看着这片黯黑无边的星空,大声喝道,“夜无情!你出来啊!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快点出来,好不好?你难道就真舍得丢下孩子和我吗?”

    夜无情躲在深空的深处,听着这样的话语,眼眶是再一次地禁不住潸然泪下。

    “无情……出来吧!我和孩子都不能没有你啊!”沈星辰的身影在这片天空处左右徘徊着,凭借感知,他知道她一定就在附近,而且正听着他说话,但是,她既然听到了,她又怎能这么狠心地离开他和孩子呢?

    “无情……你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吗?多么想着你和孩子吗?你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留下来,留下来啊!我求求你了,留下来吧……”沈星辰说着说着,眼眶里憋得厉害,有种情愫真的很难忍,很让人痛心,但是却又是那样无怨无悔地坚持着心中挚念,宁愿来承受这份痛苦和折磨。

    夜无情的眼泪终是淌过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她知道自己是无法再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也许就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也清楚地明白了自己的心已经随着另一个他而去了……既然他上了天堂或者下了地狱,她的心也只会追逐追随着,直到永生永世……

    “哇哇哇……”一阵孩子的哭泣声响在这片半空中。牵动着这父母心也跟着一遍遍地痛苦着,百肠揉结,是怎么都无法解得开来。

    沈星辰望着怀中的儿子,那小脸庞的光莹布了一片又一片,忍不住的疼惜划在心底深处,融成了那化不开亲情与父爱。

    “孩子,不哭不哭,爹爹一定替你找回娘亲,一定替你找回娘亲……”

    沈星辰一面哄着,一面自己的眼泪却也掉了下来,落在了孩子脸庞上,更添重了心底那份苦涩和伤痛。

    夜无情一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唇,泪光泛滥,就在再次控制不住情绪时,夜无情已然快步地跃了起来,速度地朝着远处驰骋远去,消逝得无影无踪……

    一片空气的寂寞带起神魂感伤着,痛苦着,仿佛无边无迹,就像这片黑暗的天空里,找不到可以出去的方向,也找不到那片黎明的青蓝天幕。

    沈星辰抱着孩子久久地悬在这片天空里,望着这已然空寂无物的天幕,他的心也沉了,眼也重了。但是臂弯里的孩子他是越加地揽紧了。

    “你就真的这样狠心的离开了么?”沈星辰自语地喃喃,心揪了起来,再放下去时,仍是疼的,仍是痛的。

    注定没有人来回答他什么,沈星辰低睑下视线,看着怀中的孩子,一份执念也再次映在了心上,探出一手不禁抚了抚孩子的小脸蛋儿,“孩子,你放心好了,我会替你找回娘亲来,无论她在天涯,还是海角,只要她还活在这个世上,我一定把她带回到你身边,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自语地说罢,沈星辰已然打定了某种主意,接着抱着孩子快速地驰骋朝下,回去了皇城。

    ……

    夜幕幽幽,漫无边际。

    夜无情孤独寂寥地徘徊这天空下,裙裳飞舞,那份倾城绝美就像一曲歌,唱绝在这片天空下。

    “少凌……你在哪里?我是不是再也无法找到你了?”夜无情自语着喃喃,望不尽这空的尽头,看不穿这片魅色的深空。有的只是那样辗转反侧徘徊回放在脑子里的印象和记忆。

    不知不觉得来到一片深海的上空。这里也就是曾经自己和轩辕少凌摔下永乐暮族的地方。

    夜无情呆呆地看了一眼,想到曾经允诺某人的誓言,眼一沉,唇角里喃喃啐语,“……是该回去了啊!”

    夜无情随即很快一个倾身,化作一道电光倾刻便没入了这片深海中……

    ……

    碧海奇空的永乐暮族仍然是一片安宁与祥和的画面。

    当夜无情走到那皇城大门时。已然被人给认了出来。

    “国师?”一名鱼兽侍卫惊讶万分地看着她。

    “是,请麻烦向陛下通传一声。”夜无情言道,脸庞上保持着平静,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请国师大人稍候!”接着鱼兽侍卫很快便进入了海暮殿。

    不一会,永乐暮族的皇帝夜修罗亲自迎了出来,看见那夜无情时,顿时也惊异住了眼神。

    “夜爱卿,真的是你回来了?朕没有作梦吧?”夜修罗都有些不敢相信这眼前所见,自从那夜无情带着皇妹海莹去地乾国和亲后,便了无音讯,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虽然他也曾怀疑过她不会再回来的事实。

    但,夜修罗终是在心底原谅了她的欺骗,毕竟她本就不属于这里,她是地乾国的人,那里一定有会有很多很多的牵挂和不舍,就像自己爱着这片海域一样,一样不会愿意离开。

    可现在,他确实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再回来?

    “陛下没有作梦,夜无情迟归了!请陛下恕罪!”夜无情说着,很快便朝着对方跪了下来。

    可更快地一双手已然扶住了她的肩膀,“勿用多礼了,快起来吧!”夜修罗俊颜上荡漾着一股柔和。

    “谢陛下!”夜无情站了起来,看着对方,他的眼很蓝很亮,那么清澈透润,冥冥地似乎带着一种力量的象征,不禁言道,“恭喜陛下又进一阶!”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夜爱卿的眼啊!”夜修罗笑言,接着看向对方,“走,夜爱卿随朕一起进殿去好好聊聊。”

    夜无情没说什么,随后跟着夜修罗一起进入了海暮殿。

    通过交谈,夜无情将那海莹公主到了地乾国后发生的一切事情详细地告诉了夜修罗,毕竟这可能一国公主之死,不说清楚恐会引起更严重的事端。

    夜修罗听完夜无情的陈述之词,开始还淡若无常的脸孔在她的述说下是越来越蹙紧了眉头。

    “夜爱卿,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夜修罗脸庞上映着几分愧疚,看向对方,语气也沉了起来,“那月水涵竟然还没死,而且歹恶地利用我皇妹海莹在地乾国作恶,谋害皇上?他真是不配做这神尊!这天下若是落入此人手中那将会是一场动荡不安的大浩劫!”

    “是!陛下所言极是,所以他注定是要被灭亡的,少凌为了毁掉他,也毁掉了自己……”夜无情说到这里沉默着不语,好久好久都没再说一句话。

    夜修罗听着,看着对方那份平静的脸庞,虽然看似乎平静,但是他能感觉得到那份眼底和心底的沉重。

    “夜爱卿,一切就不要再想了,相信轩辕少凌也不愿看到你不开的。”夜修罗安慰道。

    “是,陛下说得很对,他是希望我能开开心心的,也希望这世上的所有人都不再受伤害,受痛苦,受磨难。”夜无情勉强地一笑,脑子里想到是轩辕少凌最后所说的几句话。一份沉重的心也缓缓地浮了起来,带着那丝温度,融成更有情有义有爱的信念。

    “嗯。”夜修罗点了点头,看着她满脸的疲惫,不禁关心地言道,“你一定累了,好好地回寝殿休息一下。”

    “是,陛下,无情告退!”夜无情随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转过身去,迈关沉稳的脚步,缓缓地走出了海暮殿。

    ……

    时光如梭,月影似剑,转眼已经有三个年头。

    这天,碧空如洗,海一样的波纹映在这片天空中,瑰丽多姿。

    夜无情正端坐在那修罗殿的莲台上,炼制着金丹,这些时,夜无情经过自行修炼已经成为了一名圣级炼药师,而夜修罗又传授她一些高明的炼丹方法,让夜无情和自己也能够一起开始炼制金丹。

    然后他们预备将这种金丹以奖励的形式散发给海乐暮族的人们,让自己的臣民也能更加地强大起来,一起来保护自己的家园。

    夜无情双目紧闭着,表情如水般平静,一头深蓝的长发全盘束起头顶成冠,只用一根普通的木簪子将发给插住,一身浅烟色的纱袍披裹住身体,身上未有多余的装饰,一切都相当清爽和干净,那份尘仙入骨的味道很轻易地便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

    夜无情双手微微捏禅,就等面前的那面鼎炉开起时,她的眼也睁了开来,一道金光逸了出来。

    夜无情透过那道金光,却看见了那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站在修罗殿入口的羽袍男人……沈星辰。

    夜无情眼神片刻有些紧,都还没未有来得及收住那枚金丹,那金丹就要重新落入那鼎内给融掉时。

    一道力量推了过来,沈星辰已经用暗系魔法将那金丹给直接推向了夜无情,对方伸出一探,已经将丹药抓在了手心。

    “好久不见,无情,你还好吗?”沈星辰看着她,俊美的脸庞上映着柔柔的浅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一切的事情都如过眼云烟,留下过美好,也有过无限的伤痛,但最终都成了可以去记惦的回忆,让人思苦忆甜。

    “你……”夜无情犹豫了下,眼底里透着一份疑惑,但是事隔几年再见他,却已没有了当初那些多余的难堪和难受。就像一位多年未遇的好友般,心底反而有些感动。

    忽而一道声音插入了过来,“夜卿家,是朕让他来的,朕其实早就知道你的事情,就在三年多年的那时,地乾帝已经来到了这里,告诉我了一切。但是,他看到你在这里生活得平静祥和,也就隐忍住了带你回去的打算,现在都过去了三年了,夜爱卿,你的孩子也长得好高了,你应该回去看看他了吧?”

    夜修罗说罢,已经从殿外走了进来,看着夜无情,一份关心透在那张俊颜上,也缓缓地劝道,“都是做父母的人了,朕也有子女,你心底是怎么想的,朕心里很清楚,但是,探望孩子,照顾孩子成人却是你责任,夜无情!”

    “……”沈星辰没有说话,或许他想说的话都已经被夜修罗给说了,而且他的话或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比自己有力度。

    “我……”夜无情犹豫了,看看夜修罗,岂能不晓他是全为自己考虑,秀颜上映着丝困顿,“我若走了,那这里怎么办?我还有炼金丹的任务。”

    或者这不过找的一个理由,但是她的心却是真的动了。不想去看孩子那真是骗人的,每每夜里的思念都会让人想得彻夜难眠。

    “任务不急,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急事,你去吧!还有朕在这里呢!朕准你在地乾国呆二十年,你就好好地把凌情带大成人后,你再回来炼丹吧!”夜修罗宽容大度地说道。现在就算没有那镇海魔轮,他也有了足够的力量稳定这片海域的平衡,那就是大量的炼制金丹,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强大起来。凭借自己的力量将这片海域天地平衡。

    “陛下!二十年,很漫长的,陛下真的等的起吗?”夜无情忽而笑道。这是允的一个承诺吗?但是,这样的承诺是不是好滑稽啊!

    “呵呵,有什么等不起?朕不仅等得起,而且还要你将凌情也带来!朕要亲自看一看我这义子!”夜修罗眼底透着光亮,唇角微微勾勒起,一份炫美洒落在颜面上瑰色又俊美。

    “义子?”夜无情有些意外了。

    “无情,修罗皇陛下已经收我们的孩子为义子了。”沈星辰在一旁插语道。清爽俊俏的脸庞带着浅浅的柔和,现在凌情有这么多人爱着,而且在也无形地让两国的关系更加地融洽和睦。

    夜无情望向夜修罗,一份感动在心间,现在还有什么好犹豫不决的呢!三年了,那孩子应该长了很高了啊。

    “多谢陛下成全,那无情定会守二十年之约,到时一定带着凌情回来见陛下!”夜无情揖手言道,朝着夜修罗深深地鞠了一躬。

    “去吧!一家团圆幸福才是国之根本!”夜修罗笑道。

    夜无情倒是没有答话,眼底掠过浅浅淡茫。

    “那我们就先告辞退!修罗皇,以后也要常来地乾国坐客哦!”沈星辰笑道,没想到三年后的这次之行这么顺利。也许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情吧。

    “肯定的,我一定会去的,老是这样闭关自守也不行啊!我国也想通商通外,继续发展啊!”夜修罗笑着,接着看着他们俩,“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亡灵法神啊!朕送你们出去!”

    沈星辰望着夜无情清浅地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多说。夜无情更是笑得含蓄,也没有搭语什么。

    很快在夜修罗的护送下,沈星辰和夜无情顺利地回到了地乾国。

    ……

    一片星光璀璨,华光遴眼。

    在这里沈星辰为夜无情的归来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晏会。

    席间,夜无情看着已满三岁的儿子凌情也格外的欣慰,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那些过往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去计较的了,留下的就是最重的珍惜!夜无情睨着身边的孩子,也重重地下定了这个决心。

    为了夜氏皇族的夜氏传承,所以沈星辰已将凌情赐夜姓,谓之夜凌情。沈星辰看着旁边而坐的母子俩,淡淡地笑了下,虽然孩子表面仍是叫她姑姑,可能够将她留下来,他已经很安慰了。

    夜魅华灯静,夜无情送夜凌情入睡过后,刚回到自己的无情殿,便看见那早就站在自己殿堂处窗边的他。

    夜无情沉默了会,缓缓地朝着他走了过去,“夜深了,陛下,怎么还不去休息?”

    沈星辰回睨过视线,迎着她的眼,淡淡地笑了笑,“无情,朕今天看你很开心,朕也很开心,这是很久都在圆的一个梦啊!”

    情不自禁地将手臂伸出去,可还没搭上她的肩膀,夜无情已然退开了一步,看向他,勉强一笑,“敢问陛下,做得是什么梦?又想圆什么梦?你真的是懂我的吗?陛下?”

    “若是……朕要立你为后……”沈星辰的话还未有说完。

    “那将会被万民耻笑!”夜无情很快地接了下去。

    “难道……你就想凌情永远叫你姑姑吗?”沈星辰看着对方,视线里微微沉湎了下,若是之前还有所犹豫,那么这会的某种决定也应该下了。

    夜无情沉默了一会,眼神黯淡地沉住了,话语更是清浅淡淡,“陛下,时间晚了,皇妹要休息了,就不陪陛下了。”

    接着侧过身子与他擦肩而过时,朝着内寝殿而去。

    “好!朕不打搅你,不过,有件事情朕想告诉你,请明天傍晚去地乾国的第一琴楼一叙。你一定要来,不见不散。”沈星辰说罢,眼底掠过重重的阴郁,可唇角却是笑着的。

    夜无情微侧过身体,睨了他一眼,没说别的,只是应了声,“嗯,我会去。”接着快步地迈入了寝殿。

    沈星辰看着她进入了寝殿,一种仿佛如释重负的笑也逸在了唇角上。

    “无情,只要你快乐,要我做什么都好,哪怕就这样一辈子,又如何呢?”沈星辰喃喃地啐语着,很快转过身出了这殿堂。

    ……

    翌日的霞光映着天空,撒播下七彩斑斓的魅色华光。映得人的脸都格外地亮了起来。

    这一天的傍晚,夜无情是如约来到了这地乾国的第一琴楼,不过让她甚有疑惑的是,为什么这沈星辰会邀自己来到这地方。或者又是想拿凌情说事,让她同意什么当皇后之类的话么?

    夜无情不禁在心底微微地淡笑了下,她知道她之所以从那永乐暮族出来,可绝不是为了贪图这后宫之位而来的。可他却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意,却偏生说些让人难堪的话。这样的话她是一天都在皇宫里呆不下去,又怎么能够呆到那长长的二十年呢?

    星辰啊星辰,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夜无情想得入神,忽而走到了二楼都有些浑然不觉。

    耳畔渐渐地听到了一曲悠长的笛声。婉转翩跹,曲乐如行云流水般快速地划开一道又一道绝美的意境。

    夜无情不禁听得入神了,就那样站在一处竹帘外很久。直到这乐虑声音过罢,那里面的客人出来后,她的神思也被卡断了。很快只听见里面传出声音来。

    “清风,今天还有客人吗?”一道朗朗又低沉的男声从里面透出来。

    “公子,还有一位。”里面的小僮清风答道。

    “是哪里的?”这人又问。

    “好像是地乾国皇城来的。”清风继续言道。

    这人似乎沉默了很久,道了句,“请他请来吧!”

    “是,公子!”清风掀开门帘走了出来,看见那门口处站着的清仙脱俗的女人,不禁看了又看,问道,“姑娘,你是来听曲的吗?”

    夜无情怔住了神思,那声音好熟悉啊!那霎时都有种被惊住的感觉。

    直到清风问了第二遍时,夜无情已经不待再说什么,快步地掀开门帘,抢步走了进去。

    “喂,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家公子给人吹乐都是要预约的!”清风的话刚说完。

    夜无情的眼瞳里已然再也止不住地泛出了泪花,她看到隔着一面薄纱屏风中的他……

    依然就像是在昨天,一身雪袍包裹住那单薄的身体,傲立在风中。那份身姿那份倾城傲颜是在片刻吸住了她的视线。

    “那我……就插个队吧!少凌,你说好吗?”夜无情泪眼朦胧了,泫泪欲滴,一份苦涩划开在唇角,揉成那份让人相思的甘甜……

    “无情!”那头屏风里的人儿顿然低呼了声,站了起来,但是那快步而出时,差点没被前方的台子给摔到。

    一只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扶住了他的肩膀,霎时,夜无情已看向他的颜。他的眼睛仍是睁着的,却已目不见物,看不见那份动人心魄的光华。

    “无情,是你吗?”轩辕少凌一阵激动,双手胡乱地抚摸着她的脸,想要努力确定那心中的感觉。

    “是我是我!少凌,你没有死,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夜无情抓住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

    轩辕少凌笑了,一把将她抱入了怀中,两颗破碎的心终于融合在了一起。

    原来,在三年前的某一个夜晚,有一个法力十分高强的黑衣面具人将身受重伤的他放到了地乾皇城处,然后那黑衣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是谁也没人知道。

    后来,轩辕少凌被沈星辰给救醒了,已双目失明的他却不愿谈再多说任何话,也不愿再谈起那夜之事,只告诉沈星辰,他不想再理俗事纷争,只想到一处安静之地,平静地过下去。然后沈星辰就将之安在了这里。

    几年了,他不是没有幻想过再与她重逢,但是这种念想是刚一起就被他自己给生生地掐灭了。

    可,没想到,再次的遇见,也再也控制不住……没有愿与不愿,只有那浓浓的爱意让彼此的心给包裹。

    “无情……我没想到还能再遇见你……”轩辕少凌笑着,俊仙的脸庞洋溢出醉人的笑靥。

    “我们不要再分开了,答应我,少凌!”夜无情望着他,如醉似魔地凝视着他。

    “好,永不分开……唔……”轩辕少凌的话被一股热情给堵住了,霎时间,心腔里柔情似海,紧紧地回吻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