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之佳妻有色 > 正文 204对我对你自己都有点信心好吗?

正文 204对我对你自己都有点信心好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漫抬眸盯着小鱼儿,眼神直直地对着他。

    “妈妈,我说错什么了吗?”小鱼儿依旧天真不解地看着他们,这让苏漫也不忍信责怪他。

    要知道共用某些东西是两个亲密无间的人之间才能做到的,可她和江临天之间……虽然江临天明说过他对她的感情,可是她却无法接受。

    显然从那天小鱼儿和江临天的对话里他知道了小鱼儿是十分喜欢江临天,是认可江临天的,希望他能追到她。所以她觉得小鱼儿刚才这无心之举是有意这么为之,是想拉近她和江临天之间的距离和关系吧。想要成全他们在一起,那么他离开她之后才不会孤单,有一个人陪着她。

    一想到这里,想到小鱼儿这么小却如此懂事,把她安排得如此妥当,这心里就十分的难过,泪意浮起刺痛着她的眼眶,让她心酸得想哭。

    苏漫眼眶泛红,小鱼儿也觉察到了:“妈妈,对不起,我以后不说话了。”

    虽然小鱼儿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但看到苏漫这样难过的样子,甚至有泪意沾染在她的眼角,他就心里不舒服。他不想自己的母亲这么辛苦。

    “这和你没关系。”苏漫收起自己低落的情绪,努力地扬起了微笑,“好了,该休息了吧。”

    “有妈妈在我睡不着,也不想睡,我想和你一起多说说话,好吗?”小鱼儿不喜欢自己和母亲相处的时间就浪费在睡觉里。

    他知道苏漫的工作很忙,所以她很多时候来看他时都是在深夜凌晨,而他早已经深睡,而第二天一早,她又早早的离开了他,在他还没有醒来的时候。

    他渴望自己清醒的时候和母亲在一起说说笑笑,渴望自己的这不多的时间能和母亲开心地过。

    “好,那我陪你说说话,半个小时就好。你还是要按时休息。”苏漫同意了他。

    “嗯。”小鱼儿开心地点头。

    母子聊了一会儿,都是些开心的事情,谁也没有提小鱼儿的病情。江临天就这样看着他们母子满满的爱的互动,真的很想护住他们都不受一点伤害。

    顾南倾买了晚餐回来时就看到了苏漫和小鱼儿眉眼间都是欣喜之色。让人都不忍心去打扰他们之间难得的美好时光。

    苏漫自己注意到了顾南倾回来了,安抚好小鱼儿:“妈妈要吃饭了,你好好休息。”

    苏漫又对江临天道:“江医生,谢谢你陪小鱼儿,辛苦你了,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苏漫,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这样真的太见外了,似乎我连朋友都算不上。如果你把你当成朋友,就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江临天当然是有些失落的,感觉自己和苏漫之间始终不敢开门着距离,让他无法真正的靠近。

    苏漫轻点了一下头,江临天见她这样,也不想为难她:“那我回去了。”

    他今天是下班了,早才会来上班。

    “好。”苏漫送他到了病房门口。

    江临天看着她,欲言又止,心里的疑问最后只是化为一句关心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她似乎也只有这个字做为回答。

    江临天走后,苏漫折回来,顾南倾已经把晚餐摆在了茶几上:“过来趁热吃点。”

    茶几上有三道茶,两菜一汤,牛肉炒芹菜,一个鱼香茄子,还有一个是小白菜肉丸子烫,菜色看起来十分的美味,应该是好的餐厅里带出来的。

    她坐进沙发里,顾南倾替她先盛了一碗汤递给她:“饭前一碗汤,养胃。”

    苏漫接过碗来,捧在手里,然后喝了那小半碗汤,然后再盛饭吃着。

    顾南倾吃饭地时候没有多话,吃相优雅,并默默替她添菜,于无言中表达着他的关心和体贴。

    饭后,也是顾南倾收拾的一切,苏漫的心里的情绪不断的涌动着。

    小鱼儿已经睡着了,晕黄的灯光就打在他安静的睡颜上,只是他的脸色透着不健康的苍白,脸瘦削,整个人看起来都清瘦。

    苏漫对于现在的境遇真的是一筹莫展,除了能找到那个人要求他做出牺牲。

    顾南倾不知道何时站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扶在她的肩上,轻轻地安慰示的捏了捏。

    “你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早点休息吧。”顾南倾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越发显得温柔低沉。

    “我想多陪陪他。”苏漫握着小鱼儿的小手,“而且我一点都不困。你要是困了就先回去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回去的?”顾南倾反问她,“你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可这里你怎么休息?”苏漫看了一下病房里,唯一能休息的就是那张沙发。

    “一夜而已怎么样也能凑合的。”顾南倾坐在一旁的椅子内,“既然你想多陪陪小鱼儿,不如不飞了。”

    “可是电影的宣传工作我不能耽误。当时拍电影签的合约条款里就有替电影宣传的义务,我若不去,只会让人觉得我真的是在耍大牌,况且这是我的工作,我怎么能这么不负责呢?”苏漫摇头,“我会尽快完成工作,然后把小鱼儿的事情处理了。”

    “苏漫,如果你担心的是合约的问题,有我在,你还怕什么?”以顾南倾的身份自然可以解决好,“我不是让你放弃工作,而是你现在的重心应该是小鱼儿,你能等,可是他呢?晚一天治病,他的病情就恶化一天。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事态发展。一切都由我安排,什么都不是问题,你放心吧。”

    顾南倾一句话惊醒梦中人,的确,她想努力工作,但又不能延误小鱼的病情,而现在小鱼儿的病情已经恶化了。

    “宣传电影你要飞很多城市,至少一个月的时间都得花在这上面。一个月里,也许我们已经说服小鱼儿的父亲捐出他的肾,不是吗?现在的第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应该用在更重要更富贵的事情上。”顾南倾说服着她。

    苏漫微敛下了长长的羽睫,觉得顾南倾说得很对。

    现在的时间富贵,小鱼儿才是最重要的。

    “那你安排吧,我去找那个人。”苏漫当下就做了决定。

    “不,不是你一个人去找,而是我们一起。”顾南倾握紧她的手指,感觉到她的指尖在泛冷,“小鱼儿不能没有一个父亲,你不能是单身。这样会让对方以为你好欺负,或者说会知道小鱼儿的身份。有了我这个父亲做掩护,你和小鱼儿才是安全的。”

    “我只是以孩子的父母的身份去请求这个人帮助我们,帮助小鱼儿。这样才不会让对方起疑心,不会和你抢小鱼儿。”

    苏漫晶莹的瞳也盯着顾南倾近在眼前的俊脸,心里隐隐滋生出不安与难受。

    顾南倾什么都不知道,却可以为她想到这般周全。

    “顾南倾,你可知道我要求的那个人是谁吗?”苏漫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得不提起这个她不愿意提起的人。

    “你放心吧,不管对方的身份地位有多高,我都会尽我所能。”顾南倾以为苏漫怕他会怕了这个有权势的人。

    “他……他就是傅寒羽……”苏漫忍着心上传来的尖锐刺痛,把这个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说出了出来。

    她的眼眶泛红,并没有因为说出这个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心头的名字后感到轻松,反而是绷紧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唇瓣,甚至是抿白了,她紧张得连呼吸都很轻薄。

    而顾南倾握住她的手的手微微松了松,瞳孔放大,又收缩,似乎有些不敢肯定自己刚才听到的答案。

    整个病房无比的安静,沉默,甚至是压抑的,静得仿佛只要一个喷嚏都会掀起暴风来。

    两人都不说话,视线相接在一起,没有波澜起伏,只有小小的涟漪在荡漾着。

    顾南倾似乎还在消化着这个消息,仿佛是一道闷雷打在了他的头上,现在都有些晕晕的。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寒羽?”顾南倾扯了扯唇,笑得有些牵强,“他怎么可能是小鱼儿的亲生父亲,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本来也不知道是他,可是经过我这些年的打听,真的是他,那夜入住那个房间里的人就是他,没有别人。我也希望不是他,因为他根本就是我可以招惹的人。可是命运像是和我开玩笑一样,偏偏那个人就是他!所以当初我接近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苏漫拧着洁白的眉心,很是心虚的低垂下了眸子,不敢去看顾南倾。

    “接近他后又怎么做?打算用自己去换一颗肾吗?”顾南倾似乎已经猜到了她当初的想法。

    “当初的确是这样的想的,这是我不得已走的最后一条路。”苏漫的设想是这样的,现在已经被顾南倾识破,“现在你还有机会考虑。”

    “我考虑什么?”顾南倾有些气急败坏,脸色铁青,“虽然我也很震惊那个人会是寒羽,但是我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苏漫,对我对你自己都要有点信心好吗?我不是那样肤浅的男人!”